之遥说完后,花孔雀却半天都没有说话,忽地一把将之遥推开。

  “啊~!”之遥被他一掌打在肩膀上,跌坐在他面前,楼顶的瓦片发出咔嚓声。

  推开他的人拍了拍自己的手,侧过脸盯着天上的月亮看了看,又转身道:“你知道吗?我在巫冀等了她这么多年,我有多想她,现在你居然跟我说她死了?她怎么可能死的掉!她不会死的!”风刮起花孔雀大红色的衣角,说着这些话的他在月色的映照下像极了鬼魅一般。

  宫里喧嚣了起来,明亮的火把成队的在各个宫殿游走,他们俩就在摘星楼的屋顶,朝凤殿里大批的侍卫在搜罗着,这些吵闹声很好地掩盖了二人在屋顶的一切动静。

  “也好,既然你非要说袁媛死了,那你就让我试试好了,那个丫头说圣女根本杀不死,我倒是要看看,到底你们俩谁在说谎?!”说罢手中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柄剑,寒冷的剑锋直指这之遥的门面。

  “你疯了!我根本就不是圣女!我当然会死!啊~”剑来的太快,之遥根本来不及闪躲,求生的本能使得她一把抓住了剑锋。

  血,顺着剑刃流了下来,很快就打湿了之遥的裙角,顺着瓦片的缝隙,滴答到了楼内的地面上。

  “铮”的一声,剑一断为二,之遥后退了两步,将抓在手中的断剑扔到了地上。空中有个人影迅速地朝着二人的方向移动着,是凌斐还是施昂?

  风声呼啸到了耳边,没等到任何人,花孔雀手持断剑已然到了之遥的面前,手起剑落。之遥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没有没入身体的那部分剑刃,看着与自己鼻尖相对的花孔雀,耳朵响起了他轻笑地声音:“你动作太慢了,别做无谓的挣扎了,难道你自己就真的不想知道到底谁是圣女吗?这可是袁媛死了以后唯一可以辨别圣女的方法了,都已经这样了,就彻底验证一下吧。”是啊,已经这样了,与其猜来猜去,还不如赌一把!

  “噗。”剑身整个没入了之遥的身体内,只余了剑柄在她的胸口上,她垂下了双手,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遥遥下坠的身体被一双手稳稳地托住了,之遥感觉自己的身子靠在了一个稳健的身体上,她能听到那个身体传来强有力的心跳声,只不过心跳声有点太快了,咚咚咚震得她耳膜有点疼。

  “萧之遥!萧之遥!你听的见我说话吗?!”这个声音,是尉迟烨嘉。

  6k酷3匠网y?正^s版首发@6

  “别喊了,没死的话不用你问她也会跟你说话的,死了的话,你喊她也听不到了,我可是半吧剑穿过她的心肺的。”那个花孔雀还没有走,说话间伸了个懒腰,瞅了瞅之遥,啧啧出声道:“呵呵,我真是运气好,你居然就是圣女。唉,这样也倒是省事了,反正今晚我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杀另一个了。”

  之遥一呼一吸间听到花孔雀的话,心里五味陈杂,这个身份到底是灾难还是幸运?!她缓缓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抬手拔出穿透身体的剑身,扔在一边。

  “好了,你现在试过了,也知道圣女是谁了,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一个人恐怕没办法带走我了。”远处三个人也从不同的方向朝着摘星楼而来,花孔雀环顾了一眼四周,道:“我对你不感兴趣,也不想带你走,将你的身份暴露在相府公子面前不是我的本意哦~这个人你自己解决吧。你看,我就说圣女不会死,我一定会找出袁媛的!后会有期啊小丫头~”说罢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楼顶。

  之遥抬手,手掌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不过血迹都结了痕迹,胸口的肉还外翻着,撕破的衣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把你的衣服借给我,我,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今晚发生的事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密。算了,我怎么可以选择让你保密,是敌是友都还不知道。”

  “你放心,你不说之前我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以后你有什么事你要跟我沟通。”烨嘉将外袍裹在之遥身上,将她横抱起身。

  “好!”应声而落的还有权莫、凌斐和施昂。之遥闭上了眼睛,软趴趴地靠在了烨嘉的身上,任由三人将烨嘉团团围住。

  “她没事吧?”权莫迅速地打断了凌斐的话,抢身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让那个巫冀的祭师跑了?之遥怎么样了?她怎么都不说话?”

  烨嘉闪躲了一下,将权莫伸过来的手挡在了身外,纵身跃下,踏着墙壁落在了地面上,紧接着三个人落在了他的身旁。

  “我敢到了时候她已经受伤了,凌斐你还是赶紧带人去封锁宫墙,估计还能抓到那个祭师,我送她先去公主那儿,之遥要求萧太傅进宫为她疗伤,她信不过其他的太医。”之遥听到烨嘉的安排,心里一阵暖流,这个她不知道是敌是友,却跟自己共同守护了自己的秘密,而对于疗伤的安排也全都是站在她的角度着想的,不知不觉对这个明明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多了更多的信任。

  “好,我这就去安排,你先安顿好她,我稍后再去看她。”凌斐带着施昂便离开了,权莫跟着烨嘉一同去往朝凤殿。

  茯苓焦躁地在朝凤殿踱着步子,而后一阵骚动,就看见烨嘉怀中抱着裹着长袍的之遥,她露在外面的衣裙上都是血渍。

  “不用担心,只是皮外伤,已经通知萧太傅入宫了,她不信任其他的太医。这里是太后寝宫,还劳烦公主给安排疗伤的地方。”温婉听到烨嘉的话立马示意就去她的主殿疗伤,温婉向皇太后禀告了情况后,一众人赶去了公主的那儿。

  朝霞殿内灯火通明,不停的有宫女端着干净的热水盆进去,然后就有人端了一盆血水出来,茯苓等在厅内焦急得走来走去,几次三番想进去都被烨嘉拦了下来。

  萧百知隔着床纱站在内间的门边,看着宫女将温水送进端出,之遥一人在内一句话也没有。就这样过了一刻钟,不再有人进来送水,床纱后透出了一个人影却没有走出来。

  “爹爹,关于我亲身娘亲的事,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那个巫冀的祭师跟你说了什么?关于你娘亲的事我知道也不是全部,我所了解的我都跟你说了,如果你指的是关于圣女的身份,我跟你知道的都差不多。”

  “是这样,那个祭师虽然抓了我但是纯属是巧合,我本以为他也是来找圣女的,可是他口口声声说我娘亲没有死,他此行目的只是为了找到她,对于谁是圣女他毫不关心,所以才没有对我痛下杀手。”

  “哦?当年你母亲自缢身亡是验过尸的,不过我不确实不在场,所以如果有什么细节可能还要找相府的如夫人才能了解清楚。可是,祭师的重点不是找圣女的话,那他们巫冀此行的目的又是为什么?”萧百知问出的这个问题让二人都沉默了,之遥沉默是因为自己已知圣女的身份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萧百知,而萧百知沉默是觉得,难道真的如皇上今日在德政殿所料的那般,巫冀另有所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