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快,来人,那边有妖人!”玉蝶见她只一个人回来,心下着急问道:“跟你一起去的那个宫女呢?”众人听见声响都从亭内走了出来,温婉这才发现之遥不知何时不见了。

  “什么宫女?那边有个男人想轻薄我,你还不喊人去拿下他!”玉蝶心下一沉,转身去找温婉。

  }酷}匠网唯*一正o版、0,其0)他2都是盗¤I版q

  茯苓看了一圈人,没有找到之遥的身影,抓住温婉身边的玉蝶问道:“我姐姐呢?怎么不见她的身影?她不是应该跟你一起守在亭边的么?”

  “玉蝶,之遥人呢?这是怎么回事?”温婉也着急地问道。

  “什么事情这么吵吵嚷嚷的?乱什么?一个一个来说!”众人慌乱之际,皇太后缓缓呵斥道。中书令的千金挣脱了扶着她的丫鬟,一把跪倒在皇太后面前道:“请皇太后做主,刚才小女去更衣,不想才走到那假山边的回廊,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妖人,还对我出言不逊!”

  “哦?今日宫内守卫森严,怎么会有贼人入宫?”玉蝶噗通一声跪倒在中书令千金的身边,叩首道:“启禀太后,当时陪同小姐同去的是公主身边的侍女,可是现在没有回来,奴婢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

  “你这个时候居然还担心一个奴婢?!受了欺辱的可是我,而且那个妖人我认得,就是那个巫冀皇子身边的!”

  “我问你,我姐姐跟你一起去的,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我姐姐人呢?”中书令的千金被从人群里冲出来,抓着自己领子的茯苓吓住了,磕磕碰碰地说道:“你瞎说什么啊?什么你姐姐?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姐姐!”

  “你还嘴硬!玉蝶都说了,我姐姐陪着你一起去的!”

  “你是说那个宫女?她,她,她......我不知道!”茯苓听着火冒三丈,抬手就要打这个中书令千金,被一旁的玉蝶抱住了手臂将她拖开。宣翎看着被玉蝶拉到了自己身旁的茯苓,上前安慰道:“你不要太担心了,既然我们知道是谁而且人肯定还在宫内,大内侍卫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她不说话还好,茯苓听到她的话再看到她的衣服更是怒火中烧,一把推开她道:“你当然不担心,要不是你哥哥尉迟烨嘉故意送了套跟你一样的衣服给我姐姐,我姐姐也不会扮成宫女。就算她现在人还在宫内,你能保证那个巫冀人会不对一个宫女下手?我看你哥哥就是存心要害我姐姐的!”这一席话说的宣翎冷色尴尬无比,她没想到今天二人撞衫居然是尉迟烨嘉安排的,哥哥为什么这么做?

  温婉拿眼扫了一圈人,凑到了皇太后身边耳语了几句,皇太后脸色一冷,而后大声说道:“那个宫女人呢?还不快说实话!”

  那个中书令千金被皇太后呵斥地哆嗦了起来,伏地答道:“我与那个妖人争辩了几句,他上来要对我动手,我一害怕就将那个宫女推了出去,然后我就跑走了。我以为她跟上来的,我不知道她没有跟上来......”

  “快,召集大内的侍卫搜罗此人!还有把她给我关到摘星楼看好了!”温婉一听气得对着那个中书令千金翻了一个白眼,大声喝道,立刻有宫人上前拖拽起地上的中书令千金关入了摘星楼。

  “玉淑,你拿着我的令牌去求见皇上,与皇上说巫冀贵宾误闯了朝凤殿,哀家要招他们过来问问情况。再着一人去淑贵妃那儿,让她前来安排其他的女眷出宫事宜。”

  扶着皇太后的宫女应了声,拿了令牌一路小跑着出了揽月圆。

  花孔雀饶有兴致地盯着之遥的脸上下打量,啧啧有声道:“你们姐妹俩,一个是相府千金,一个居然是个奴婢?这样的身份设定你也能接受?当真是有意思!”

  之遥看着眼前越靠越近的人,往后退了两步。那个中书令千金肯定会回去大喊大叫的,估计不多会儿就会有人找过来的,只要这之前不出什么差错就行。

  “公子说什么,我不太明白。刚才的事是我们小姐有失分寸了,我待她跟你道歉,还望公子见谅!公子是不是酒多了来此醒酒?这里是朝凤殿,皇太后的寝宫,恐怕公子在此久留不太合适。”

  “啧啧啧,你这是威胁我吗?唔,也是,此地不宜久留,不然一会儿有人来打断我们的谈话,我可不能保证我不高兴了会不会大开杀戒!走,我带你去个没有人的地方!”花孔雀上前一步扯住之遥的胳膊。

  “你放开我,你想干嘛?”

  “嘘,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说不定去把你姐姐也抓过来哦~”之遥挣扎的手臂停顿了下,就这样被花孔雀裹挟在怀中,踏着屋檐一路上到了摘星楼顶的瓦楞之上。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你想干嘛?”二人站定后之遥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开,却被背后的人死死扼住了脖子,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根上,伴随着一阵阵嗅东西发出的声音。

  “恩~你比你姐姐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更像袁媛。”他伸出手指,勾起了之遥脖颈上的一缕头发,在指尖上轻轻地摩挲着。

  “既然你知道的比我还多,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桃姬圣女,你抓我也没什么用的。”

  “有没有用,是我说了算的,不是你!”随着背后加重的声调,头皮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随着拉扯的头发之遥只得扭过了头,与身后的人四目相对。她疼的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平稳声调问道:“那好,你说,你到底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这才是乖乖配合的姿态,我一直都有在说啊,袁媛呢?袁媛在哪里?”之遥借着月光细细打量了摩挲自己脸庞的这个男人的脸,如果说权莫是风流倜傥的那种俊俏,那他更像俊俏中带着冰凉,那种让人觉得冷飕飕的冰凉。

  他的手慢慢从之遥的脸颊滑向了下颚,接着轻轻地抚摸上了唇角,手指传来的冰冷感让之遥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而他却眯起了细长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机会快挡住那双透着笑意的双眸。

  “你在找袁媛?她早就死了你不知道?”这个人明明知道很多,难道不知道桃花夫人跟将军府早就一起消失在了很多年前?

  “嘘,跟我说真话,我知道她没死。就算地脉被传承到了下一代的体内,可是上一代的桃姬圣女的身体依然是不朽的,她根本就死不了。快,快告诉我,她在哪儿?”

  他眼里笑意全无,睁开的双眸透着无辜,像是掐住自己脖子的是别人一般,他偏着头,洁白的牙齿轻咬着薄如刀锋的下唇,就这么看着自己。

  “你说的这些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已经死了,很多年前就死了!如果她真的还在,你觉得会让你现在这么掐着我的脖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