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这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会儿去了皇奶奶那儿,我要一并问问。”温婉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之遥的脸色,她刚才听到之遥口中说出二皇子三个字,就已经察觉不对,此时茯苓说了出来,她倒是像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吭声,只是握着自己的手悄悄松开了。

  从凌斐出征,到前几日回来。这短短的数月光阴,改变的不仅仅是物与事,还有这些穿插其中的我们。她不能否认,前几日看到施昂后,她有一直在期待凌斐会不会来找自己。虽然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凌斐与自己的关系不再似以前那般纯粹与美好,可是就像与温婉的感情一样,她觉得只要凌斐找自己说开了这些,上一辈的恩怨毕竟与他跟温婉无关。现在看来,凌斐迟迟不见自己,不是仅仅因为自己的身世,他身上的秘密和自己不可知的事,远比她所了解的要多得多。

  只不过这些她不知道,温婉也许也不太清楚,可是,爹爹他知道么?这样的疑惑让之遥自己也吓了一跳,她这是在怀疑父亲吗?可是,从权莫去相府引诱自己见如夫人之后,她其实一直都有在怀疑萧百知,只不过从未问出口罢。

  “今日的宴会怎么不见我父亲跟权庄主?父亲一早就进了宫,权庄主跟我们一同入宫的,我以为他们也是来参加除夕宴会的。”之遥岔开了话题。

  “恩,今晚的宫宴除了皇子跟巫冀贵宾,其他的都是女眷跟当朝出色的公子们。尉迟丞相今天也一早就进宫了,不过晚宴开始后他们就离开了。”温婉道。

  “这样就好了,不然娘亲除夕夜一个人在相府多孤单,现在有爹爹陪着,我就不急着回去了。”茯苓接着道。

  “你急着回相府?我看你是急着散了宴席,去找施昂吧!刚才在宴会上就一直盯着他看,我在你们中间都快被你的眼神烧穿了!”茯苓被温婉一席话调戏的有点懊恼,伸手就去咯吱温婉。

  “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饶了我罢。”温婉想拉之遥挡着,可是被咯吱得笑的都没了力气,只能连连讨饶,茯苓这才罢了手。

  “跟公主一起的是谁家的?居然在宫里这么没有规矩,打打闹闹的,一点仪态都没有。”

  “听说就是那个皇上特地请回宫里的太傅家的千金。”

  ‘V更新"V最.-快~◇上酷√匠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她呀,怪不得这么失德,本来就是个村野丫头~”

  “咯咯,就是呢,谁说不是啊。估计是第一次来商都,所以还没来得及学规矩,不过听说萧太傅家有两位千金,怎么今天只来了一位。进宫这么好的事,她们应该抢着来才是啊!”

  “估计两个争抢着,有一个没抢到进宫的机会,就像我那个妹妹,一个妾室的女儿还想跟我一起进宫选妃,简直就是做梦嘛!”

  “咳咳,宣翎,我好久没见过公主笑得如此开心了,太傅家的千金当真是与众不同,难怪公主与她们交好!”

  “是呀,之前太傅家的二位小姐在府上住过两日,我遇到过,人是相当的活泼开朗的,公主应该是看中了她们如此率真吧。”宣翎当然明白相府夫人话中的意思,商都的千金表面上家教得体,但是人品真的还比不上他们口中的乡野丫头,何况她心里清楚之遥没有以相府千金的身份出现,还有她的缘故在里面。

  相府夫人与尉迟宣翎的对话说的虽然声响不大,但是顺风可以让后面的一群人听的清清楚楚,言语之间的暗示已经说的在不明白不过了,后面的人立刻都噤声不语。

  朝凤殿玉蝶走上前去同殿外的宫女道:“温婉公主与皇上宴请的女眷来请皇太后的安好,烦请带路。”

  “公主千岁,皇太后在摘星楼等候多时了。”说罢引着众人去往摘星楼所在的揽月圆。

  揽月圆的称呼来源于园中的那个湖,满月之时,月亮投射在湖内,大而皎洁,像是被揽入了湖中一般。摘星楼就建在湖边,高高耸起,投射在湖里,像是可以抓到天上的星星、月亮一般。

  众人入了园子,走过湖面的石桥,来到了摘星楼前的阁廊之上。摘星楼入口正对的是一个圆形的亭子,里面摆放好了桌椅与果盘等,亭子的围廊之上挂了纱,风飘过,十分好看。

  “诸位稍等,皇太后马上就到。”这边宫女话音刚落,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慈祥缓和的声音。

  “不用等我这老太婆了,你们都坐,都坐。”众人都回转身看向摘星楼的方向,皇太后扶着宫女的手,步伐健硕地走了过来。

  “皇奶奶,孩儿给皇奶奶请安。”温婉娇俏地跑到黄太后面前跪拜请安。

  “草民给皇太后请安。”众人呼啦啦都跟着跪下请安了。

  “好好好,都来起来吧起来吧,坐下。今天真是热闹啊,我老太婆子把你们都喊过来陪陪我,我也沾沾热闹气儿。”

  众人都依言坐下了,皇太后拿眼前了一圈众人,又慢悠悠地说道:“果然都长大了,长大了,以前温婉还那么小,天天跑来抱着我的腿喊皇奶奶,现在一转眼都比皇奶奶高了。”

  “哎呀,温婉长了可以更孝敬皇奶奶了啊。”温婉挽着皇太后的胳膊,撒娇道。

  “是,是。哪位是相府的千金啊?”皇太后摸着温婉的头,打量着众人。

  宣翎闻言立刻起身,服礼答道:“启禀太后,小女就是。”皇太后上下看了宣翎几眼,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

  “唔,出落成大姑娘了,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们呐。那个萧太傅家的姑娘,来了没?”

  “在这儿呢,太后。”茯苓起身行礼,脆声答道。有几个小姐听了茯苓的回答,都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回答的也太随性了。

  “哦哦。”皇太后没有多言。

  “你陪我去更衣吧。”从皇太后邀众人落座亭内,之遥就与玉蝶左右两侧伺候在廊侧的亭口处,此时不知道是哪家的官府小姐走到了之遥身边,要她陪同伺候。之遥迟疑了,这深宫她也是第一次来,还真不熟悉。

  “你还站着干嘛?我堂堂中书令的千金还使唤不动你?”这位中书令的千金扭着眉毛,一股怒气道。

  玉蝶动了脚步就要上前,被之遥打着手势制止住了,她点了点头领着中书令的千金出了回廊。入宫的女眷哪个没有带随身的丫鬟,此刻她偏偏要使唤自己,如果真的自己不去,只怕还会闹起来到时候惊动了皇太后就不好了。

  皇太后接连问了几家的千金,气氛活络了不少,亭内众人聊得其乐融融,并未发觉有人离开了。玉蝶看着那个中书令千金怒气冲冲地与之遥离开后心里开始有点不安,现在过去了一刻钟了也没见到二人回来,内心开始有点惶恐了,紧张地朝着温婉的方向张望着。

  这时亭外有人喊着,跌跌撞撞地朝着亭子的方向而来,玉蝶赶忙迎了过去,扶住了一看,就是刚才那个中书令千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