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在刚才,那道让她感觉压迫的目光突然消失了,她忍不住稍稍地抬起了头,刚好撞上了权莫笑眯眯的目光。她心头微微一松,却又与尉迟烨嘉四目交接,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戏谑,她抿紧了嘴角。而坐在尉迟烨嘉身边的,是已经数月未曾谋面的凌斐,从那日离开尧山村到此刻深宫再见,想想自己的身世,尧山村的消亡,所有的一切已经是斗转星移了,之遥刚松下的一口气,又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心口!

  “温婉,还不快入席,大家等你好久了。”温婉闻声应到,坐在了凌斐身后的座位上,玉蝶与之遥并立在座位旁。

  这时钟乐声声,歌姬身姿摇曳,宴会正式开始了。酒过三巡,殿内的氛围慢慢轻松、活跃了起来,圣位上的皇帝偶尔与众人寒暄几句,只说除夕不提和亲。之遥也偷偷抬头打量起众人,她悄悄地偏了偏身体,与离自己特别近的施昂小声招呼了一下。刚随温婉入席路过凌斐的身边,没来得及与站在一旁的施昂打招呼,不过此刻看来,这个冷冰冰的家伙果然对我以宫女的身份出现,表现的十分淡定。

  虽然凌斐背对着自己一直没有回头,但是之遥总觉得他后脑勺像是开了眼睛一样,就在自己刚刚偏向施昂的时候,明显察觉凌斐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倒是他身旁的尉迟烨嘉一直悠闲地沉醉在歌舞之上,对其他事情都毫不在意的样子。

  温婉的右侧坐着的就是权夫人和茯苓,茯苓时不时地回头偷瞄施昂,每每跟自己四目相对都轻轻皱眉,然后顺势瞪了一眼她身旁的尉迟宣翎。席位上的女子目光大多追随着尉迟烨嘉跟凌斐,也有不少人对巫冀的六皇子青眼有加。

  一曲奏罢,歌姬退去。

  “承蒙商皇赏识,在巫冀的众多王子中挑中我虞琛与商朝和亲,今日之宴,一为新春之喜,二来是否也是商皇为我选妃之意?”说话的正是那个有点娃娃脸,看起来还涉世未深的巫冀六皇子,他一出口就点破了今晚的这层窗户纸,但是这一番话说的有点俏皮,如果此时圣上训斥了他或者驳回反而显得商朝过于小心翼翼。

  “六皇子如果如此期许的,恐怕要失望了。这除夕佳夜有选妃之意也不假,不过不是给六皇子,而是给我。”凌斐此言一出,殿内窃窃私语之声骤起。

  之遥的脑袋像是被谁锤了一下一样,直愣愣地盯着凌斐的后脑勺。

  “给你凌斐选妃?那你们今日让这些官家千金乌泱泱坐了一屋子,难道是来参观我的?”这六皇子立马摆出了不高兴的表情,将手中的酒杯摔至桌上,殿中气氛有点微妙。

  “哈哈,六皇子果然如斐儿心中所言那样,直言快语,做人坦率自然。斐儿此话说的不假,可是却也有不实之处,今日此宴是为了你二人择妃的。当然今晚的宴会只是为了让六皇子对我商都的适龄女子有所熟悉,后面再慢慢相看也不迟。”皇帝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尴尬的氛围。

  “啊~商朝皇帝是觉得我初来乍到,不如凌斐熟悉都城女子,所以才有此安排。虞琛在此谢商皇厚爱,虞琛敬商皇一杯。”虞琛起身与皇帝遥遥相对,举杯而饮。

  喝完这杯之后,虞琛伸手又倒了一杯酒,对着商皇又道:“不过商皇早点说明此意,今晚这宴会也就不用如此劳师动众了,虞琛既然来商都和亲,心中自然早就有了属意之人。”

  fi酷:匠v网X永Fq久☆免~z费看(小S说

  商皇疑惑道:“哦?难道六皇子远在千里,早就与我商都少女有心意相通者?不知道在不在今晚的宴会上?”

  虞琛笑着露出他标志性的虎牙,将酒杯高高举起,对着凌斐道:“正是商皇的掌上明珠,温婉公主!”

  此话一出,殿内死一般的寂静,无人敢言其他。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是,孤只有这一位公主,孤答应过她,让她嫁给自己心爱的人。你想娶温婉,恐怕要靠六皇子自己争取了。”皇上的几句话让众人高悬的心,缓缓坠了地。

  “此事我早就听凌斐说过了,既然我说出口要娶公主,我就一定能够说到做到。”虞琛说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凌斐自始自终都没有开口阻拦过虞琛,这让坐在他身后的温婉十分气恼。

  “你开口闭口的说要娶我,我跟你说,你想得美啊!”温婉心中的委屈跟愤怒简直一发不可收拾,父皇没有直接拒绝就算了,就连自己的哥哥也不为自己说一句话!

  “温婉!宴会之上,不可如此没有礼数。孤都说了,六皇子要想娶你,必定是你心甘情愿的。”

  温婉此时哪里还挺的进去皇上的劝慰,直接打断了皇上的话,呛声道:“我才不会嫁给这个什么琛的,他想娶我,做梦!”

  “好了,温婉!不可如此无理!”

  温婉当然听得出皇上语气中的不满,也不敢一味的胡搅蛮缠,只是瞪了对面的虞琛一眼,恨恨地坐下了。而被温婉剜了一眼的虞琛却毫不在意,笑嘻嘻地看着气鼓鼓地温婉,也坐了下来。

  此刻宴会的气氛再次凝重了起来,这时,门外一个太监进来禀告道:“启禀圣上,皇太后问祥和宫的宴会是否结束了,她在朝凤殿的摘星楼设了小宴,想请入宫的各位女眷过去一聚。皇太后说,这么多年宫中都没这么热闹了,她老人家也想借此机会,热闹热闹。”

  “唔,言之有理,这样的热闹场景很久不见了,怎么着也要让太后老人家沾一沾。这边也都差不多了,你领着众人,都过去吧。”

  一众女眷都起身谢了恩,松乏松乏身子,朝着朝凤殿而去。

  温婉与茯苓并肩走在最前面,玉蝶与之遥相随左右,权夫人与相府的夫人并宣翎走在稍后,后面跟着一群莺莺燕燕,一路上大家都不比在宴会上那样拘谨,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

  “简直气死我了,看我到了皇奶奶那儿不告我父皇跟我哥哥一状!”温婉气愤道。

  之遥轻轻地携了她的手道:“皇上说了婚事你自己做主的,这就是婉言拒绝那个六皇子了。况且,你自己真的对他不中意,皇上跟二皇子不会逼你嫁到巫冀的。”

  茯苓点头接话道:“就是就是!虽然那个六皇子说的信誓旦旦,可是你当真看不上他,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凌斐哥哥说今日也是为了他选妃,是真的假的?他不是才从战场回来么,怎么就要娶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