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是那个真的圣女是么?所以尉迟烨嘉才设计让你从宴会上消失。”

  之遥整理衣服的手顿了顿,道:“不是,现在没人知道谁才是真的圣女,我想尉迟烨嘉此举不过是为了不让我跟宣翎一同出现在大家面前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太过分了!他如此设计不就是让你不得不装成我的侍女,那个尉迟宣翎却风风光光地作为宴会上的坐上客!凭什么!”温婉眉毛都拧到了一起,仿佛那个受了委屈的是自己一般,之遥心中突然温暖了起来,温婉会这样是真的抛开了身份把自己当作姐妹。

  “好了,相府的千金在都城名气在外,这样的晚宴不出场更让人怀疑。反而是我,没有人对于一个被忽视多年的太傅之女关心太多的。”如果这样真的可以掩护姐姐,也算我守护了与如夫人的那个约定,守护了娘亲的遗愿吧。

  “反正还是那个尉迟烨嘉有私心,亏我还以为他待你不同,原来还是那个一肚子诡计的家伙!不过,等会儿去了宴会你就跟玉蝶一起跟在我身边,有事我会吩咐玉蝶去处理,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知道不?”

  之遥点了头,二人推门而出,之前那个掌头的宫女过来道:“公主,都安排好了。”递给温婉一个玉佩,与她腰间坠着的相同。温婉转手递给之遥,道:“这是玉蝶,她是自己人,你放心。”

  之遥点头,将玉佩挂在自己腰间,与玉蝶一起跟随在温婉身后,朝着忠正门而去。

  三人行至忠正门,门内即刻有宫女迎了上来,领着三人从一个偏门进入祥和殿的耳殿中。耳殿的右边开了门与祥和殿相接,此刻门虽未开可是透过光线能感觉到正殿此刻定是热闹非凡。玉蝶将殿正门掩上,站在门边对着温婉点了点头,她抓了之遥的手轻声道:“我们先看看那个巫冀的皇子什么样子,他既然带了祭师进宫,此刻肯定跟他一同在宴席上!”

  二人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温婉伸手将门稍稍推开了点,二人透过门缝仔细地打量殿内的情况。

  殿内位置沿着中间的走道两边排开,然后依次排到离两边门一百米的样子结束,前后左右每隔十米均有宫女伺候着。对着殿正门的是皇上的主桌,两边顺位第一的左边坐着凌斐和尉迟烨嘉并权莫三人,右边与之相对的席位上也坐着三个人。

  与凌斐坐在同一位置的是一位身穿湛蓝色长袍的少年,有点肉肉的娃娃脸挂着酒窝,笑开来露出嘴角的两颗虎牙,让人觉得涉世未深的可爱模样。他的右手边依次坐着一个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穿的艳红长袍的长发青年,那名中年男子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有意无意地在打量坐在尉迟烨嘉旁边的权莫。而那名艳红长袍的长发青年低垂着头,一头乌黑的头发散落着遮住了他的脸,让人忍不住好奇想多看几眼。

  “诶,那个小屁孩就是巫冀的那个什么六皇子么?”温婉的手肘拐了拐之遥,手指着湛蓝色长袍的少年,之遥的眼光还停留在那个艳红长袍的人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说的话。

  “父皇居然会在巫冀的皇子中选中他来朝贡,眼光未免太差了,这个小屁孩在巫冀的深宫能够起多大作用。跟你说话呢,之遥!”身旁的人没有应答,温婉用力地喊了之遥一声,顺着她的眼光也看了那个艳红色的身影。

  她这一声喊的虽然不大,可是毕竟她们是在偷看,还是吓得之遥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对着她摇了摇头。

  “嘘~皇上选中他估计有他的考虑,再说了,我们不一样也是小屁孩,你这样轻视他不就跟轻视你自己一样。”

  温婉听了,觉得言之有理,点头道:“也是。不过他这么小,选什么妃啊你说是不是?你还在看那个花孔雀啊?你说,那个花孔雀跟那个黑衣大叔,哪个是巫冀的祭师?我猜是那个中年大叔,看他从那会儿开始就一直默不吭声地打量了所有殿内的人,肯定就是在找谁是圣女!”

  “公主怎么还没过来?”之遥还没来得及回答温婉的一串问题,就听到大殿内传来皇上的问话声,伺候在一旁的黄德忠上前言语了几句,退至角落与一个宫女耳语了几句。

  温婉赶紧拉着之遥的手离开了门边,就在这一瞬间,之遥盯了很久的那个艳红色的身影突然动了一下,他抬头朝着二人的方向看了过来,之遥觉得自己与他对视了!

  .@酷h,匠M◎网永Jz久免X费A看N小…说Y

  温婉一手拖着之遥往玉蝶的方向走去,突然身后的人说道:“温婉,那个花孔雀才是祭师!”

  “啊?”温婉一边走一边疑惑道:“他?他一直都没抬头看任何人,你连他的脸都没看到,你怎么知道他是祭师?”

  玉蝶打开了偏殿的门,之遥与玉蝶并排站在温婉身后,守在门外的丫鬟引了三人朝着正殿门口走去。之遥小步上前凑到温婉身边,小声道:“我说不出原因,但是刚才你拽我走的一瞬间,我好像跟他对视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就是祭师。”说完又退到了后面,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门口,殿内传来了黄德忠的声音:“公主殿下到~”

  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一身襄黄色襦裙的公主,身姿窈窕地踏着步伐,轻盈地走在中间的正道上。身后跟着两名宫女,双手毕恭毕敬地摆在身前,微地着头跟在公主身后。

  殿内除了相府跟权府的两位公子,还有巫冀的贵宾之外就是皇子了,剩下的都是女眷。这些女眷看向温婉的目光除了羡慕还有嫉妒,当然也有不屑的,这个不屑的目光就来自尉迟烨嘉。

  换作平日里,温婉肯定会跟用这种不屑的目光看自己的尉迟宣翎挑衅一番,可是今日,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刚才之遥说的那个孔雀男身上了。她眼尾从那个花孔雀身上扫过,殿内大部分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这个花孔雀的眼光却是从自己的身上飘了过去。

  她心里一惊,难道这个花孔雀真的注意到了之遥,她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却意外对上了尉迟宣翎不屑的眼神!

  而此刻站在温婉身后的之遥,虽然从入殿开始就低着头,可是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有目光,从她踏入殿门的那一刻就盯着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