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连我的身世都是一知半解,又何况将军府灭门的事。而且这是上一辈的恩怨,与她本来也就没有太多关系。”

  “嗯。”

  二人静默不语,看着已经消失在路尽头的一行人身影。茯苓自从知道了之遥的身世,一直都不在她面前提起过,她下意识的去避讳这些。可是今日一进宫就发生了这些,此刻看着两个人讳莫如深的样子,对于即将到来的晚宴,心中满是忧愁却不知如何是好,口中无意识地轻声念叨着“姐姐”二字。

  夜幕降临,珠帘翠玉声声,宫女娉婷的身姿有秩序地在宫廷内穿梭,盲目却不慌乱。

  钟鸣乐器,大殿内太监传呼声声,忽而天空中炸开了大朵的烟花。茯苓走出房门,看着一闪而过的烟火,赞叹出声:“哇,姐姐,姐姐你快来看,皇宫的烟花就是比我们的好看,颜色还这么多。”

  之遥踏出门与她一同站在院子里看向天空,这时,院门边站了两排身影,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宫宴已开,请萧太傅的二位小姐并权府一品夫人随我们入宴。”

  权老夫人从房内走出,即刻有丫鬟并一个太监上前领路,之遥与茯苓并肩走在她身后,其余众人皆跟在她们身后,朝着忠正门走去。今日的除夕晚宴,皇上设宴在忠正门内的祥和殿,可谓寓意浅显易懂。

  权夫人一行人自西向东朝着忠正门去,与之相对的行至忠正门的正式尉迟相府,两边的人行至宫门皆停住了,为首的两个太监一同进入宫门内通报。

  权老夫人与相府的夫人见了礼,正要说话,忽然一个拔高的音量打断了二人。

  “哎呀小姐,你看对面那个人是不是跟你穿了一样的衣服?”

  此话一出,众人看了看尉迟宣翎又看了看萧之遥,两人的服装,果然是一模一样的!

  就在大伙儿愣神的时候,尉迟相府跟随的丫鬟提了宫灯走到之遥面前,她举着通明的烛火将之遥从下照到上,看清之遥的脸后,指着她喊道:“怎么又是你!”

  之遥看着与自己身着一样服装的宣翎,心中一阵翻滚,在烛火的辉映下,如果不近看,根本无法从身影分辨二人。

  “你指谁呢?”茯苓上前一步抓住了那个丫鬟的手腕,稍稍一用力便令指着之遥的手偏向了一遍,手的主人更是忍住了哀嚎了起来。

  “冬韵不得无礼,还不退下。”尉迟宣翎走上前来,对着被茯苓抓着手的丫鬟呵斥道。

  茯苓听她如此说道,哼了一声放开了冬韵的手,冬韵立马站到了宣翎的身后,被抓的手腕还清晰地传来一阵阵痛感。

  宣翎感激地对着茯苓屈膝行礼道:“多谢小姐的宽宏大量,我这奴婢在相府被纵容惯了,今日初次进宫,礼数上多有不周之处,还望二位见谅。”

  回头继续呵斥道:“还不快来见过太傅家的二位小姐跟权氏夫人,你什么身份也敢对着二位小姐指指点点,还不谢谢二位小姐不跟你计较。”

  “哼,你这话说的,我还能跟她计较么,你们家丫鬟怎么比小姐脾气还大。”茯苓还欲说些什么,被之遥轻拍了手背,撅着嘴不吭声。

  那个丫鬟被宣翎一番训斥加恐吓,此刻背后一阵阵凉意,对着二人毕恭毕敬地行了大礼道歉。

  “好了好了,相府小姐如此谦逊知礼,尉迟夫人当真教养的好。”

  “哪里啊,我这丫鬟就让我丢了脸了,你就别抬举我了。萧太傅家的二位小姐气性才是真的好,不跟一个丫鬟一般计较。可是,宣翎与贵府小姐这身行头,该如何是好?!”

  之遥看着面前的宣翎,如果说面容,二人绝对说不上相像。可是此刻的她们,却又如此想像,两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气韵纠缠、混合在一起,彼此难分。

  “这个我来处理!”之遥一回头,说话的是跟着通报太监一同而来的权莫,他与相府夫人见了礼,道:“夫人先入席吧,我们安排不当,耽误了你们的入席时间了,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吧。”

  相府夫人点了点头,一众人随着通报太监进了宫门。权莫又道:“娘,你先带茯苓入席,我带之遥去温婉宫里换一套衣物。”

  权老夫人点了头,道:“那好的,你们处理妥当了就过来。”茯苓二话不说,扶着权老夫人就走,她憋了一腔的怒火,巴不得现在就去宴会上找尉迟烨嘉问问清楚!

  “你不问我怎么知道的?”二人走在路上,权莫拎了一掌宫灯轻轻地晃悠着,他瞥了身旁地之遥一眼,她头也不抬,直直地看着前方道:“这衣服是尉迟烨嘉送过来的,他不过来,总归会通知别人过来。”权莫轻笑了一声,道:“他如此戏弄你,你就不生气?”

  Q酷an匠9网永久免?费'w看小s说

  之遥弯了弯嘴角,道:“他闹着一出如果是为了戏弄我,那还不如让我直接在宴席上出丑,又何必让你来解救我?况且,他先你一步算计我,你都没有生气,那我还担心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生气?过了今日,相府公子与权府公子在深宫内大打出手的事,应该很快就传遍都城了吧。尽管他这么做是保护你跟宣翎,可是你如此轻松地就接受了他提前给你预备好的设定,我打他的那些拳头,算怎么回事!?

  “我们还是快点吧,我怕拖久了,茯苓要在宴会上闯出什么祸来。”茯苓一直对这个相府公子心有芥蒂,她估计联系不到前后这些细节,怕是一心想着找尉迟烨嘉麻烦!

  言毕,二人都加快了步伐。

  二人刚踏入朝霞殿,之前见过的那个掌头宫女立马迎了上来,对着权莫说道:“权世子请回吧,公主说后面的事她知道该怎么做。”

  权莫点了头,叮嘱了之遥小心便离开了。

  “之遥,今晚你就要委屈在我身边装扮成宫女了,不过这个相府的尉迟烨嘉怎么打听到巫冀的六皇子带了祭师进宫?还有,他为什么会出手帮你的忙?难道上次在相府,你们之间......”隔着屏风,温婉语气中的暧昧语调,转着弯地钻入了之遥的耳中。

  她拿着宫女的衣服,心中微叹,之前权莫问自己为什么不生气,她哪里不生气了!这个尉迟烨嘉,就算有什么计划,提前告诉自己一声也好!现在感觉就像被蒙在鼓里却还要被他牵着鼻子走的狗!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

  屋内的宫女都被温婉赶了出去,之遥换好衣服出来,一把将手里抱着的衣服扔到温婉身上,温婉直接将衣服丢在了地上。

  “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我的公主殿下!他这么做应该是为了尉迟宣翎,她,是我姐姐。”

  “啊!原来如此,虽然我知道这个尉迟宣翎不是正儿八经的相府千金,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将军府的小姐。那这样,岂不是有两个圣女?”

  之遥深深地看了温婉一眼,然后微笑着道:“我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个是真的圣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