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午后休息了片刻,一群人拥着三驾轿辇,打头有两个小厮跟着的轿辇中坐着权来福,后面紧跟着只一个小厮伺候则是权莫,最后面的跟着两个丫鬟,两个小厮的则坐着权老夫人和茯苓并之遥三人。

  最后的轿辇坐的是女眷,为了安全,一行人便行的极慢,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宫墙边。权莫下了轿子,从丫鬟手里扶了权老夫人,权庄主此时已经随了宫门边等候多时的太监离开了。权莫则扶着权老夫人,并茯苓与之遥一同跟随女官去往御花园。

  皇上的邀约,有些人觉得无上光荣,有的不过是奉命行事。无论怎么样,还是乌泱泱来了一堆人,这偌大的御花园,来得早的人已经三三两两熟络起来,走几步就能碰到一小撮一小撮堆在一起聊天的人。

  权莫扶着权老夫人走在前面,不停的有人过来与权老夫人见礼,走了快一刻钟四个人也不过才挪了百来米。茯苓已经开始有点烦躁地扯自己的袖子里,之遥笼着袖子轻轻抓住了她的手,笑着安慰地捏了捏她。

  “公主请权夫人跟少庄主,还有太傅家的两位小姐去湖心亭一聚。”掌头说话的宫女约莫二十岁左右,白净面皮,虽说是宫女但是说起话来平稳、得体,后面跟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宫女就怯弱一点,脸色涨的有点微红。

  “那就劳烦几位随我走几步路了。”权老夫人点了头后,一行人跟着掌头的宫女朝着湖心亭走去,新来的宫女跟在最后头。这回走路的速度快多了,遇到了聚集说话的人,虽说不再有人过来见礼,却都在她们路过的时候噤声不语,目送她们离开。

  之遥对周遭这些人的反应不禁有点好奇,不说别的,这些能够入宫的女眷,家里无论父兄官衔都不低,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不至于随便因为三个宫女就如此。她细细地打量起了掌头的宫女,转而看到挂在她腰间的温婉的玉佩心中了然,她盯着玉佩还在出神,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温婉站从亭子的阶梯朝着她们一众人走过来,道:“之遥、茯苓,你们怎么现在才进宫?”

  茯苓笑着快步走了过去,拍了拍温婉的肩膀道:“你还说我们,你自从那日之后也不给我们捎个口信啥的,害我还担心了好久。”

  “茯苓,快过来,这可是宫内,你这是对着公主说话的语气?草民权莫,奉旨送家母和萧太傅的两位千金入宫,见过公主殿下。”

  “见过公主殿下。”

  茯苓一听这话,看着眼前对着温婉行礼的方觉不妥,吐了舌头,正要退回到之遥身边,刚抬脚就被温婉一把拖住了手。

  “免礼,免礼。好了,权莫你不要嘲讽我了,就因为怕别人盯着你们的规矩,怕你们毕恭毕敬的,所以才让人请你们来的湖心亭。我们好久没见了,要好好说说话才是,等晚宴开始了又不能说话了。”接着对权老夫人道:“权夫人,贵妃娘娘等候您多时了,让您来了一定去她宫里叙叙旧。”掌头的宫女对着权老夫人见了礼,引着老夫人离开了,亭内就剩下了四个人。

  “那我就不跟你多礼了。”权莫撩了袍子,自顾自地靠在窗边坐下,推窗看去入眼是一片烟波水域。茯苓见权莫如此,也就放心地找了个位置坐下,唯独之遥,从进入湖心亭就停在了门口的位置,没有说话,也没有落座。

  温婉与她对面而立,她没有像拉茯苓那样去伸手拉之遥,她明白之遥看她的眼神,里面都是怀疑跟困惑,或许还有不信任跟责问。

  “之遥,我今天邀你过来,就是想把我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开。那日在尚衣局,我是太着急了所以不得已才跟二皇兄如此说的,你不要怪我。”

  之遥听了这话,心中一阵翻滚,她多希望温婉告诉自己,这些年的相处并不是单单因为自己可能是圣女。可是温婉一开口,她就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既然她不说,那就只能自己来提了。

  “温婉,我只想知道,这些年,你与我相交到底是你父皇的授意,还是你真的与我们交好?如果日后查明我不是圣女,是不是,我对你,对你哥哥,不过是跟宫外的那些平民没有差别?”

  “不是的,不是的之遥,尚衣局那日,我是被逼急了,才故意拿圣女吓唬二皇兄的。我出宫与你们相处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我知道你身世的时候,我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告诉你。哥哥说,日后时候到了,萧太傅自然会告诉你的,我就这样唐突的告诉你,反而不好,于是我便没有说。如果,你是因为我隐瞒了你的身世而生我的气,那我也太冤屈了,都是哥哥的错!”温婉说着,眼圈便红了,双手扯着袖子,忽而一跺脚就往门外走。

  “你要干嘛去?”之遥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看着面前的人包了一包泪,水盈盈的瞅着自己,心忽然就软了。也是,就算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是那时候爹爹都没跟自己说过什么,温婉又怎么好跟自己捅破这层窗户纸。

  “好了,是我错怪了你,你与天天相见,估计这事你忍得很辛苦。那日在尚衣局,你也是为了救我跟茯苓,我要是还要怪你,我才真是不应该了。民女错了,还望公主原谅,不要责怪民女才是。”

  “哎呀,都说不了不要行礼啦!你不怪我就好了,那我们是不是算和好了?”之遥微微弯了膝盖就被温婉扶住了,嗔怪道。

  “公主说和好,当然就和好了。”温婉这才破涕为笑,茯苓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开心的不知如何是好,干脆也冲了过去将二人抱了个满怀,三个人相视而笑。笑声传出亭外,树上一群鸟惊吓飞走,权莫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的三个女孩,脸色也是笑意满满。

  7;酷"匠F…网''首发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收拾一下,晚宴的时候你们不要出色就好,尽量默默无闻。如果席间那个什么六皇子为难你们,我跟哥哥到时候都会帮你们的。啊,对了茯苓,施昂让我转告你,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把你弄丢的。”

  “那他干嘛不自己来告诉我,害我之前还担心了好久。”茯苓虽然红着脸,嘴上却依然嘀咕。

  “你不要怪他了,这几日他太忙,而且今日的宴会非同步一般,他万万不能擅自离开。”

  “好了好了,知道了,就知道你们都会帮他。”温婉笑着看茯苓噘嘴的样子,这样的茯苓真的跟施昂好配,一个外表冰冷的施昂,需要的就是这个性情恣意洒脱的茯苓。

  “你们就现在这亭内稍等片刻,权老夫人估计也快回来了,后面会有宫人来给你们引路。权莫,这就交给你了啊,我要先离开了。”

  “知道了,你放心。”

  “去吧去吧。”

  “晚宴见。”

  三人站在门边目送着温婉离开,权莫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不问她你们家被灭门之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