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日一晃而过,来到了除夕。

  阮筠休息了几日,气血一天好过一天,除夕这日清晨更是一早便起了床。之遥跟茯苓早起看到与权老妇人并肩而坐的阮筠时,张大了嘴,呆了片刻就都围了过去。

  “娘亲,你怎么起这么早,你身体还没好呢。”

  “娘亲,你坐了多久了,要不要回床上躺着?”

  “娘亲,你药熬了没有?”

  阮筠抓了二人的手,攒在手里,道:“好了好了,看你们啰嗦的,这权老夫人都要笑话我了,我这个做娘的还被女儿管住了。”

  “我这是羡慕你呢,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我呀,一直都想有个闺女。可不比我那个臭小子,你看除夕一大早人都不见了。”

  之遥看着权老夫人的样子,盈盈一笑,道:“唔,这可不简单么,今日权老夫人一下子可是多了两个女儿了呢!”

  权老夫人一愣,而后呵呵呵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都堆了起来。

  “可不是嘛,今日入宫我可是带了两个这么漂亮的闺女的,不知道要把多少都城的其他官眷子女都要比下去了。”

  四个人正说笑着,屋外的丫鬟进来问道:“夫人,老爷嘱咐您让两位小姐先试试衣裳,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以让秀娘们赶紧改一改。”

  权老夫人一拍脑袋,对着丫鬟摆了摆手道:“快去把衣物和首饰拿来。你看我一高兴把这事儿给忘了,自从皇上说除夕设宴,我让秀娘紧赶慢赶的赶制了两套新衣,你们赶紧试试,不合适的地方现在还来得及改一改。”

  之遥对着刚走出屋子的丫鬟道:“你先等一等。”

  继续道:“权老夫人真是有心了,那日父亲说了宫宴之事时我就在想,时日这样短,到哪里去定制衣物。可巧后来公主就派了尚衣局的秀娘给我们送来了衣物,嘱咐我们除夕穿,我当时还纳闷呢,后来得知宫宴的事,想必公主这样安排必有原因。”

  “是了,是了。原来公主早有此话,想来这样安排有她的深意,宫中的事情,她的消息肯定比我们准确,听她的安排不会有大错的。那秀娘准备的衣物咱们就留着正月在家里穿,也让丫鬟们拿过来给你们试试,正月穿也要改改合身的地方的。还有,把准备的首饰端过来,让你娘亲帮着挑选挑选。”

  站在门口的丫鬟听到这里,服了礼,转身去取衣服跟首饰,脚步也慢了几分。

  “那夫人,娘亲,我们去换了衣服来你们看看。”权老夫人与阮筠相视一笑,都道好。

  二人走在路上,茯苓刚要张口,便被之遥截了话头。

  “你是不是想问公主回宫被禁足了,怎么会去尚衣局给我们准备衣物?其实,衣服不是公主准备的,是尉迟烨嘉着尚衣局的秀娘送来的。而且还让秀娘带话给我,让我们赴宫宴时穿,我想他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用意。”

  茯苓啧啧有声,道:“他能有什么用意,我看他一肚子坏水才是,他跟那个二皇子肯定有猫腻,我可信不过他。”

  “如夫人在相府这么多年,相安无事,就这一点我就敢赌一把。”而且,姐姐被他们照顾的这么好,不管是因为圣女的身份还是其他的,现在的局势下,我想赌一把相府的立场,也想赌一把他尉迟烨嘉的立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姑且相信他,不过想他也不敢玩出什么花样,凌斐哥哥跟施昂他们都回来了,宫里可不是他相府的地盘,更别说还有温婉在。”

  之遥点着头,可是从凌斐名字出现之后的话,她都没有听见去。

  凌斐回来了,如果之前她还可以忽略,现在她却无法继续躲避了,当年将军府灭门,真的是凌斐的爹一手造成的吗?凌斐他知道这些么?

  二人换好衣服回到客厅,厅左侧站着三位捧着衣物跟首饰的丫鬟,正中站着一位身穿铁锈红长衫的公子,不是权莫还能是谁。他今日束了长发,还佩了大红色的抹额,中间是一块方正的羊脂玉,雕着细致的图案。

  “酷Pq匠$网永久…☆免}费看小i说}

  茯苓围着他转了一圈,道:“啧啧,真是想不到,纨绔子弟今日这一打扮倒是风流倜傥不少。”说罢看到堂上的权老夫人方觉不妥,悄悄捂了嘴,站到阮筠身边。

  权老夫人哈哈笑道:“听到没有,教你平日里一副江湖浪荡子的样子,忽然正经一回你妹妹都笑话你了。”被权老夫人这样一调侃,茯苓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权莫倒是少见的被调侃了没有顶嘴,目光在茯苓跟之遥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茯苓穿了一身桃粉色的夹袄襦裙,两袖边都精致地绣了茯苓花,一看就知道是给茯苓准备的。外间还佩了一件藕荷色的毡毛披风,脚底一双翠绿的缎鞋。

  之遥同她的衣服略有不同,大红的夹袄襦裙,偏偏领子一圈白色绒毛,衬托着小脸愈发的白嫩。领口那儿用金丝盘了玲珑扣,襦裙外笼了白色烟笼纱面,用极细的嫩粉色丝线绣了细细地桃花,佩在大红襦裙外若有若无的。权莫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却没有多说什么。

  权老夫人摆了摆手,丫鬟奉上了准备好的首饰,物件不多,一对金镶玉四蝶银步摇,一对金箔花搔头,两副明月珍珠珰,还有翠玉、金镶玉的耳环若干,贴翠若干,羊脂玉的头簪若干,金玉手镯若干,还有吊坠、玉佩若干,都十分精致。

  不待其他人上前,权莫就各挑了一只羊脂玉的流云簪、一对珍珠明月珰给之遥,又一只金镶玉四蝶银步摇并一对翠玉的耳环给茯苓。二人照样佩戴上身,阮筠看了满意地点了点头,权老夫人也是满眼的喜爱,瞥了一眼权莫,道:“唔,眼光倒是不俗。茯苓服饰稍简单配这步摇更好,之遥单一只玉簪反而与衣服搭配的更妥帖。看来你这些年,寻花问柳的也是有点好处。”

  权莫听了这话反倒不恼,哈哈一笑,对丫鬟们摆手让退下。

  “我这天天花街柳巷的,那可是为了提高我未来给您挑儿媳妇的眼光,不然到时候我喜欢您看不上,我可是更丢人不是。也都忙活了一上午了,传饭吧,稍微休息片刻就该准备进宫了。”

  “恩,是的,该吃午饭了。萧妹妹吃了午饭去卧床休息吧,你这才恢复的体力,这不知不觉就劳累了一上午。萧太傅早晨走还嘱咐过,可不能疏忽身体,午后两位小姐进宫就交给我了,晚上保证给你平平安安带回来!”

  阮筠笑着应承了下来,确实也是累了。丫鬟们传饭完,大家坐落吃完后,茯苓扶着阮筠回房休息,权莫去安排进宫轿辇,之遥陪着权老夫人去西厢的权老庄主书房等茯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