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之遥从如夫人房中离开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两眼放空地朝前走着,连送她出来的侍女跟她道别的话语也没有应答。侍女忧虑地看着她渐渐走出院子,回到房中将这事说与如夫人听了,如夫人也只是一阵垂泪叹息,再无他话。

  之遥魂不守舍地走在回廊上,连快要撞上对面的人也没有发觉,直到被呵斥住了脚步。

  “你走路不看路么?你是哪个房的丫鬟啊?”

  之遥停住了脚步,头未抬,往回廊一边让了让。可是这举动并未让对方满意,反而更加激怒了,声调颓然抬高了几分。

  “见到相府大小姐也不行礼?问你话也不回答?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哪个房的?胆子这么大!?”说罢便要上手去掰之遥的脸,手还未到脸边便被躲过了,手臂的主人咦了一声又过来抓她的胳膊,却被身后的人按住了,肩膀制止住了。

  之遥抬头映入眼帘的两个姑娘一前一后站着,前面的姑娘梳着双丫髻,一身绿色裙衫,一眼便知道是个丫鬟。站在她身后一身淡黄色衣裙的姑娘,这便是相府的大小姐了罢。一双杏圆的眼眸只是瞧她,轻轻偏了偏头,轻启朱唇道:“诶?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话一出口,让看着她呆住的之遥回过了神,低垂下眼帘看着地面。

  姐姐,在娘胎里我们日日相对,在灭门之前我们日日相见。可是我已经忘了你了,想必你也不记得我了,今日初次相见,也不过是觉得格外眼熟罢了。

  她悄然地深呼吸了一口,镇定地答道:“许是昨夜跟随贵府公子回府的时候小姐遇到过,所以看着眼熟。”

  “恩,原来你就是昨夜跟随哥哥回府的太傅之女,怪不得看着眼熟。不过,这个时候你怎么从如姨院子的方向过来的?如姨......”

  “我是刚才顺着打斗声过去的,不过貌似已经解决了,所以就回来了。小姐还有什么吩咐么?没有的话我就先告退了,妹妹还在房内等着我。”她直接打断了相府小姐的话,说完径直绕过二人离开了,身后飘来对话声。

  “大小姐,你就让她这么离开了?就算是太傅家的小姐,也不能这么没规矩吧!”

  “行了,你是这相府的小姐,还是我是?你怎么比我牢骚还多,意见比我还大。快去见如姨吧,也不知道受惊了没有。”

  “是,小姐。”

  待二人的声音渐渐淡出了之遥的耳畔,她才稍稍缓了缓脚步,软着身子扶住回廊的柱子。

  她回头看着已经远到模糊成了两个色块的身影,用力扯起了嘴角,涩涩的声音从喉咙中挤了出来:“姐姐。”

  相府后院,地下,酒窖。

  烨嘉推门看到倚在墙角边拎着酒坛的权莫,丝毫不惊讶,径直走过去,伸手就要夺他手中的酒坛,被权莫将将躲开。

  “你还有脸来我这里喝酒?”烨嘉双臂抱于胸前,斜斜地倚在权莫对面的位置上,看着对面的人连连灌了两口酒。

  “你这话说的,我可是按照约定,帮你搅浑了这淌水啊,这酒我当然喝得。”他说着将手中的酒坛掷到了对面的人怀中,对着他挑衅的挑了挑眉。

  “这儿只有我们俩个人,就别遮掩了,太傅挑选的这出戏码的地点当真是绝佳。太傅这几年虽说隐居山林了,这手段却是不减当年啊,一边让你在相府搅和,让如夫人与之遥相认,轻而易举地将打破之遥身世的事推给了相府。一边他一早就奉诏入宫,待我派去的小厮入宫禀报此事时,他多么充分的不在场不知情的时间点啊。皇上务必会派监察司从我相府接走人,好一个老谋深算,身世、二皇子、接人出相府一并妥当了,一石三鸟!”

  烨嘉拎着酒坛晃荡到权莫身边,将酒坛重新塞入他的怀中,与他并肩靠在墙上,继续道:“是我低估了你与他们的关系,从你改变了突袭相府的时间我就应该意识到,你实施的不是我们俩说好的那个计划了,这一次是我轻率了。想必皇上派来接二位小姐的队伍快要到了,我就不奉陪了,这酒,你一个人慢慢喝罢。”

  “恩,该到了,我也该回去了,谢谢你的好酒!”飞身,出院。

  茯苓见之遥推门进来,赶忙迎上去,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一阵焦急道:“我就说我在门外等你,那个烨嘉偏偏要我回房等候,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可是怎么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你不要吓我啊,姐姐!”

  这姐姐二字撞在了之遥的耳膜上,她回了神,对着茯苓安抚地笑了笑,牵着她的手拉在身边坐下。

  这时,门扉轻叩,烨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二位小姐,宫里派人来接二位回府了。”

  这话让屋内的两个人都疑惑了,宫里怎么突然派人来了,况且所谓的回府又是去往哪里?她们并不记得除了尧山的住所之外还有其他地方。

  “宫里派人来接我们?爹爹是否一同前来?”茯苓将门开了一条小缝,眼神从缝隙窥着屋外的烨嘉。

  “姑娘这样看我仔细眼睛疼。萧太傅没有前来,不过宫里派来的几位司命我都查看过腰牌了,人我也都是认得的,没什么纰漏,姑娘放心好了。”茯苓听着他打趣的话,轻哼了一声,后面又听他已经帮忙查看过来的人了,觉得刚才的态度有点恶劣,心中有点别扭。

  “茯苓,打开门让烨嘉少爷进来说话吧。”茯苓依言打开了房门,退至之遥身边。烨嘉并未进屋,而是站在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

  之遥携着茯苓跟在他身后,二人双手紧握,三人一路无言地朝着相府正门而去。

  =#看L正版l章0节AZ上9酷匠kl网+`

  相府外排了一队人马,打头站着三位墨色官衣的男子,腰间挂着金字腰牌,黑色的鞋面因为奔波不同程度地沾染了泥灰。站在正中的男子看到三人行至门前,赶忙上前一步,抬手拜礼道:“相府公子有礼,监察司领命前来接太傅小姐们回府。”

  说话的男子眸似清水,肤色偏栗,一头黑发松松地绑在脑后。他说话间目光在烨嘉身后的二人身上打量了一番。

  “少钦客气,既然监察司是奉旨前来,我当然没有多余的疑虑,只不过毕竟人是从我手上交出去的,还望少钦容许我再多问一两句。”

  “公子有如此担当,少钦佩服。有何疑问,尽管问便是。”这位叫少钦的少年也是个性情中人,说话间都是豪爽之气。

  “我所了解的,萧太傅归朝时日尚短,圣上御赐的府邸只怕还未竣工。几位大人难道要送二位小姐回之前的村子?”

  “我们接到的旨意是送二位小姐前往权府,萧太傅也等候在权府,至于那个村子,二位小姐怕是回不去了。”

  之遥闻言立马挺身上前,与烨嘉并排而立,道:“司命此话何意?难道圣上下旨我们不可以回尧山村了?可是我们的娘亲还在尧山村呢!”

  茯苓连忙点头附和道:“是呀,娘亲还在村子里呢!”

  此时,少钦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眼神在三人之间扫来扫去,道:“三位还不知道?尧山村全村被屠,卫师兄刚被派去调查此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