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夫人与她对面而坐,包了她的右手放在手心,拿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她。二人就这么坐了半晌没有说话,她心乱如麻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终于如夫人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小小姐现在肯定有一肚子的疑问,有什么我可以告知的,一定知无不言。”

  之遥点头应了,缓缓开口道:“夫人所言极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也太快了,桩桩件件都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想问问夫人,这几日有几人都道我不是萧太傅的孩子,夫人可知道我的身世?”

  如夫人道:“小小姐千万别这么说,让小小姐了解自己的身世本就是我应尽的本分,让这个时刻推迟了这么多年本就是我的失职了。”

  说完这句话,如夫人顿了片刻,而后才接着道:“小小姐,咱们家老爷韩辰,就是那个当年跟着皇上打下了这一片江山,被封为镇边大将军的韩将军,将军在世时边境的蛮夷从不敢侵扰。”

  之遥只是默默听着,未作回应,对于这个将军的爹,她此时此刻心中实在摒不出任何巨大的感情涟漪,甚至脑海深处模糊的记忆都没有。

  如夫人见之遥没有什么回应,心里暗叹小小姐流落在外,怕是记得的也是寥寥,起身走到窗前,接着说下去了。

  “关于咱们夫人袁媛,想必小小姐这几日也听闻一二了,可是外人都只道夫人是商国的圣女,心怀商国地脉,却不知道咱们夫人也不过是个心思柔软的女子罢了。我再也没有见过比夫人更会体恤别人的人了,世上再也没有其他女子能比的过夫人的了,可是,可是这样的人终究也还是被逼死了。”

  听到这之遥心中一紧,脱口问道:“逼死?夫人此话怎讲?我是听说当年的将军府一夜之间被灭门,难道真的是当今圣上?可是为何要杀了心怀地脉的圣女呢?这无论如何也于情理不和啊。”

  如夫人没有立刻回答,看着窗外院中的桃花,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转过身来盯着之遥道:“夫人是自杀的。”

  这话一出,之遥更是疑惑不解,刚刚说是被逼死的,现在又说是自杀,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她正要开口询问,如夫人抬手打住了她的话头,继续道:“若不是那些人都咬定了咱们将军叛国,夫人又何至于要了结生命,以示清白跟忠国的决心?!皇上为了这个江山,又怎么会把区区一个将军府放在眼里,可是他从来不想想如果不是将军,不是夫人,他又如何能有这大好河山,安安稳稳做他的帝王!”

  如夫人说着声音变哽咽了,藏在袖子中的手扯着丝帕,渐渐露出了发白的骨节。之遥听着脑中一阵轰鸣,如此说来,她家门被灭,与亲人流散都是当今圣上一手造成的,是凌斐跟温婉的父皇造成的!?

  她脑中思绪断断续续,开口问道:“可是我还是想不通,就算将军被诬陷通敌叛国,为什么夫人就那么毅然决然赴死了?难道没有其他的回转余地了么?她想过她一死之后我,我跟姐姐会如何么?”

  之遥说出口后方觉不妥,她这样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责备一个已经过世的人,何况那个人还是她的亲身母亲。

  纵使她对如夫人口中提到的这两位都没有太多感情眷恋,也对未见面的姐姐没有太深的牵绊,纵使她现在心中是有那么一点点怨念,可是现在都懊悔不应该就这么直接脱口而出。

  如夫人闻言诧异地转头盯着她,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道:“小小姐,你记得你的姐姐是么?我就说,血脉情深,即使从小便分开了,也还是有割不断的血缘情分在的!”

  之遥被她抓着手,面上一阵尴尬,别说情分了,都未曾谋面,是谁她都不知道哪里就生出情分了。那点怨念也是被如夫人刚刚说的那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事,和这几日发生的这些事给冲撞出来的,现下也已经消失殆尽了。

  如夫人继续道:“可是,小小姐,你千万不要怨恨夫人,咱们夫人自尽是想以此换取在圣上面前可以保存将军府一条生路,夫人也不会料想到圣上会如此绝情要赶尽杀绝的!夫人也是诸多委屈,如果她不自尽,被那些圣女不嫁帝王生祸端的流言逼迫着,只怕到时候会以夫人入宫为妃作为结局。真的那样,将军才真的是要造反了,何况咱们是万万不会进宫的,你让她如何面对贵妃娘娘,所以夫人真的很委屈,小小姐,你不要记恨夫人!”

  之遥哪里经受的住如夫人这苦苦哀求的样子,何况她也真的没有记恨,连忙点头应声安慰如夫人。

  “看h正;版◎章节;\上4l酷#匠/网

  她听了这么久,这灭门的事绕来绕去还是因为圣女的身份。娘亲无论是何原因而亡的,既然她能够慷慨赴死了,就不难推理出她在生育之后,地脉其实就转移了,所以,现在所有的关键就是自己跟那个未曾谋面的姐姐,到底谁是圣女?!

  “是我失言,我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夫人不必如此,我都记不得那时的温情又何来的责怪跟怨恨。不过夫人,其实当年事情之所以会发生无非都是因为桃姬圣女的身份罢了,现在也是如此,所以我想知道,到底我是不是桃姬圣女?”

  如夫人听她前半句刚放松了面容,再听后半句,又露出一副泪眼欲垂的模样,之遥心中直道不好。

  “小小姐,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跟大小姐哪个才是桃姬圣女。我想商国除了袁媛夫人,怕是没有第二人知道了,可是夫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话说了当真就是没说,之遥心中一阵懊恼,这样一来她们就变得无比被动了。两个人不知道谁才是圣女,就等于两个人都是别人捕杀的靶子!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可以分辨出圣女的真身?那当初袁媛,我娘亲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这样岂不是说不通么?”

  如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我倒是听夫人提起过她的故乡桃谷,可是这么多年,别说桃谷的人,我们连桃谷在哪里都没有找寻到。可是,小小姐,夫人出事前一天跟我交代过,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全大小姐的性命安全,第二天夫人就自缢了。所以将军府被烧那夜,萧太傅救走了小小姐你之后,我就跟着大小姐留在了相府。我不知道夫人交代的这件事能够说明什么,可是这件事除了我,也只有今日告诉了你一人。”

  如夫人说罢,噗通一声跪倒在之遥面前,吓得她赶紧拉扯她的胳膊。可是面前跪倒的人岿然不动,之遥无奈只能也面对着她跪下了,如夫人见此,泪如雨下道:“小小姐,我知道萧太傅这些年肯定把你照顾的很好,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去见过你,这是奴婢的失职!小小姐,你起来,你起来,你让奴婢跪你,奴婢有事求你!”

  之遥跪着与她拉扯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她知道了,她起来不起来,结果都是一样。如夫人的请求,她其实大概也能猜到,其实不用她跪,她也会这样做的。

  “如夫人,你起来罢,你的请求无非就是让我保守这个秘密,放心我会做到的。”

  如夫人头埋得更低了,死死盯着地面,沙哑着嗓子道:“这是其一,我想拜托小小姐也能够守护着大小姐,保她此生没有性命之忧。奴婢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是现在流言已然四起,二位小姐的身份公之于众是迟早的事,可是无论日后夫人这个遗愿会不会暴露,我都想求求小小姐能够替我完成夫人的遗愿!”

  如期,倘若有一天我跟将军出事了,带着遥遥跟萱萱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还有,答应我,到了无可奈何之时,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萱萱。告诉遥遥,无论何时,都让她要保护她的姐姐。

  夫人,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现在我也跟小小姐说了,可是,这样小小姐岂不是太可怜!

  如夫人没有抬头,房内一片静默,过了片刻,头顶之人缓缓开口说了一个字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