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之遥跟茯苓是在半睡半醒之间被一阵脚步和喧哗声吵醒的,二人睁眼发现窗外天光大亮,已是第二日清晨了都。两人听着屋外的嘈杂声不敢轻举妄动,凝神听了一会儿,外面人影憧憧,呼喊着:“府里进贼了。”

  “闯入如夫人的院中了,快去增调守卫!”

  “夫人和小姐院中的守卫不要动,让他们提高警惕!”

  Q9酷☆N匠#b网B}首发!4

  这时烨嘉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大早就在客房的回廊吵吵闹闹,都小声点,别惊动了家里的客人跟女眷,夫人和小姐的院中安排了么?”

  “已经通知过了,这两处院落的守卫都不会动的,少主放心。”

  “恩,我随你们去如夫人院中看看。”而后一阵脚步声远去。

  之遥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轻轻地推开了门,看着一群人拥着烨嘉消失在回廊拐角处,蹑手蹑脚地拉着茯苓悄悄尾随着。

  拐过回廊,穿过一处种满了桃树的院落,入了一个圆形的雕花石门,刀剑铮铮之声越来越近。

  二人悄悄地站在院子的东南角,隔着所有人,远远地静静查看着。

  之遥顺着手拐传来的小动作看向茯苓,她凑到之遥耳边问道:“姐,我们跟着过来干嘛?我们不是应该趁着乱逃走才是么?”

  “嘘,跟过来就是为了趁乱逃走!府中现在最鱼龙混杂的就是这儿了,等会儿我们瞅准机会就跟着这些闯进来的蒙面人出去,这样还能混淆二皇子在府外的那些耳目。”茯苓佩服地点了点头,作为姐姐,之遥想的果然更周到,之遥感受到她崇拜地目光,挺了挺腰板。

  烨嘉随意地靠在院中主屋的柱子边,身边站在三四个护卫。

  之遥刚才听到他们说这个院子是什么如夫人的住处,想必这个主屋中住的便是那个如夫人了。不知道这如夫人有何不同之处,居然引得一群蒙面人光天化日的闯入权势熏天的相府,只可惜任由院落中的众人打斗了这么半天,都不见主屋有任何动静。

  二人看着场中打斗的众人,你来我往,刀剑纷飞的好不热闹。但是奇怪的是这些蒙面人倒不像是一些亡命之徒,跟相府侍卫虽然缠斗得厉害,但都是点到为止,不见血光,招招留有后路。

  二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与她们相对的墙角边,斜靠着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男子,从她们踏入院中开始便一脸趣味地盯着她们二人了。

  烨嘉顺着黑衣男子的目光看向毫无察觉的二人,四个人就这样,烨嘉看着黑衣人,黑衣人看着之遥跟茯苓,而她们俩一脸兴奋地看着场地中间。

  唉,对危险的敏感度这么低,以后都是凶险之路可要怎么好。所以我万万不能放任她们出入江湖,黑衣人摩挲着下巴。

  忽然黑衣男子抬手抽剑,攀着墙垣,手中的剑直指着之遥的面门而来。

  这一下当真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之遥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已然到了眼前,她第一反应就是推开身边的茯苓,双脚点地,划着地面后退着。

  一人一剑追逐着,直到之遥背靠到了墙壁。她吓得闭上了眼睛,双手握拳等着剑落下。

  她脑中翻过很多的画面,死前的时间果然过得无比缓慢啊,剑怎么还没落下来!忽然身子一轻,胳膊传来的力道拖着她在空中悠了一下,而后身子一晃撞在一个坚实的胸膛上。

  之遥睁开眼,刚才寒气逼人的剑锋此刻被一柄剑鞘掩盖得严严实实,她顺着握住剑鞘的手臂看上去,赫然放大在眼前的是烨嘉的侧脸。

  “我还以为我们如夫人在院子中藏了什么宝贝呢,突然涌入了这么多江湖侠士,原来是冲着萧太傅的小姐们而来呀。”之遥听着从胸腔传入耳中的声音,突然发觉,她此刻被烨嘉单手抱着腰身,贴在他的胸膛上的姿势是多么的让人耳红心跳!

  对面的黑衣人没有回应烨嘉的话,从鼻孔中哼了一声,松开剑,一掌拍在烨嘉抓着剑鞘的肩膀上,抓住之遥的胳膊预将她拖出烨嘉的怀中,就这样二人各持之遥的一个手臂,僵持着。

  所有的蒙面人都在黑衣男子抬手后停下了打斗,动作整齐划一地站到了墙角边,抱着胳膊悠闲地看向僵持的三个人,相府的侍卫被他们的突然收手弄得愣住了,也都停了下来。

  此时,主屋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看了看院中乌泱的一群人,而后目光在茯苓跟之遥眼中打量着道:“哪位是萧太傅的小姐?如夫人有请。”烨嘉听了此话,弯着嘴角,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黑衣人,唰地松开了手。

  与此同时黑衣人也放开了手,冲着墙边的蒙面人吹了个口哨,一群人利落地飞身消失在了墙头。

  之遥想着,向来这种惹来横祸,又有一堆人拼了命维护,然后本尊坐在屋内我自岿然不动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啊,而今日闹了这么一大篇都没有任何反应的如夫人,现下居然要请她跟茯苓进屋,她心下有点慌,却又不是害怕,像是有什么要呼之欲出的那种慌张。

  可是刚才听烨嘉的话,那一群人莫名而来,又莫名离开,又不像是冲着如夫人而来,倒真的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此刻如夫人喊他们二人进去,会不会觉得是她们惹了祸端,要找她们算账?

  她一边心里暗自揣度着,一边携了茯苓的手,二人随同那个丫鬟进屋。

  进屋后入眼的却不是之遥料想那样金玉满屋,不大的厅内没什么摆设显得有点空旷,屋子右侧一个木制屏风,隐约可见人影。中间单单摆了一张梨花木的桌子,上面摆了一鼎香炉,满屋淡淡的桃花味。

  丫鬟引了二人在桌边坐下便退下了,这时屏风后的人影走了出来,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挽着松松地坠马髻,头发只一根墨玉的头簪再无其他。通身是深紫色的儒裙,系着一根墨绿的腰带,脚底蹬着一双湖碧色的锦缎面的鞋子,笑容浅浅的鹅蛋脸上粉黛略施,整个人十分素净。

  她的目光在茯苓跟之遥二人之间转了一圈,而后对着茯苓服了礼道:“还请这位小姐屋外等候。”

  不等茯苓反应过来,便有丫鬟过来请她离开,她拽着之遥的衣袖,之遥慰藉地拍了拍她的手。她看着之遥肯定的眼神,才放开手随丫鬟出去了。她出门一看,屋外已经空无一人了,烨嘉带着侍卫都已经撤离了,她想了想便独自回了客房中。

  如夫人只是拿眼瞧着之遥,并不说话,这举动让之遥心里一阵阵发毛。此刻她当然能够猜测到她被留下来的缘由,可是她还抱着一丝期盼,这期盼在如夫人开口后全然破灭了。

  “小小姐,受我一拜,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去看过我,是我的错。”之遥手忙脚乱地扶起了跪倒在地的如夫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回她什么。

  “那个…夫人,我…你…那个…我”她很慌乱,虽然她大概也猜到了,可是真的赤裸裸的摆到了她的面前时,她还是慌乱了,比任何时候都慌乱,不知所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