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着!”温婉甩开侍女的手,站在二人身前挡住了大内侍卫。

  “皇兄何故如此,我已经听你的话随你回宫了,你在宫外还要杖杀我的人,是有多希望别人不知道你与我三哥不合已久。作践我的人,打我的脸,免不了让人觉得你太小人之心罢!”

  二皇子听了温婉一席话不怒反倒笑了起来,抬手招呼侍卫。

  “你们还不带公主去轿辇,还愣着干嘛?”

  温婉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强行拖走,冷不防对着二皇子喝道:“凌崆,你敢!你要是觉得断了大商的地脉你可以不在乎的话,你就杖杀了她们二人!”凌崆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机械地转过身问温婉,“你什么意思?是她们中的哪一个?”

  温婉与他四目相对,扯着嘴角笑笑地看着他渐渐变红了的眼珠,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凌崆一把扯过温婉的肩膀,癫狂地摇着她的肩膀,吼道:“凌温婉,告诉我,是哪一个?”被抓肩膀的人疼得直抽气,却挣脱不开。

  #t酷:●匠Ex网永/☆久#¤免.z费看小:I说

  之遥见温婉的样子抬手便跟拦着自己的大内侍卫打了起来,茯苓也跟另外一个动起了手。凌崆突然肩头一紧,抓着温婉的手臂登时卸了力道,松了开来,他狠厉地转过头,对上了尉迟烨嘉深邃的瞳孔。

  “二皇子,这里可是宫外,有什么事回宫了再说。”凌崆脑中霎时清明了不少,肩上的力道即刻消失了,他抬手弹了弹袖角,对此刻包了一包泪,抱着肩膀瞪着自己的温婉温和地笑着。

  抬手落下,伸手接住倒下身子的温婉,递给一旁的侍女,“不说也没事,我两个都带走。送公主回宫!”

  之遥跟茯苓二人哪里是大内侍卫的对手,三招之内便被制服了,二人看着温婉被凌崆打晕,任由几名侍女架着出了内室。

  凌崆转过身看看左边的之遥,又看看右边的茯苓,冷哼了一声,“凌斐这小子,这么多年真不是白过的啊,他还真是藏了好宝贝啊,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如我今日得来全然不费功夫!”

  之遥虽然一直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再傻也知道凌崆口中说的事跟她们二人有关,她扫了屋子里一圈人,将目光锁在了站在凌崆身后的烨嘉身上。背光的脸色看不清表情,但是不知为何,之遥肯定烨嘉此刻也在看自己,她想赌一把。

  之遥突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茯苓看着她愣了神,笑声持续了好一会儿。

  凌崆终于忍不住喝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凌斐与你们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一转身你们就落在了我手里不是?”

  笑声渐渐收住了,之遥笑得脸色绯红,慢慢缓了缓气息道:“我笑堂堂大商的二皇子连公主随口编的一句谎话也当真,还如此的大动干戈,难道这还不够好笑的?”

  凌崆却没有如之遥预料一般动怒,反而是歪头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脑子,凌斐隐藏在你们身边这么多年,肯定不会轻易让你们知道缘由的。这样你们才会接纳他的虚情假意,才会对他死心塌地,帮他完成他的计划。可是,我怎么会让他过得如此顺心如意呢,所以,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好不好?”

  “二皇子还是省省口舌吧,凌斐哥哥无论有何企图,等他回来我当面问他便是,不需要从旁人口中听到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无论二皇子想带我们俩去哪儿,去干什么,还望二皇子先告知萧太傅一声,免得到时候闹出二皇子私下处置了当朝太傅家眷的闹剧,就不好看了,你说是不是,二皇子?”

  凌崆嘴角噙着笑意,慢慢地走到了之遥身边,伸手捏住了她的脸,凑到她面前,轻声道:“你威胁我?你以为自己了解凌斐?了解凌温婉?你知道么,凌温婉说的大商地脉在桃姬圣女身上,得圣女者,得江山,手握地脉不想要这个江山都难。上一代的桃姬圣女是定远将军的夫人,已经死了,将军府灭门事情你们应该听过吧?可是,将军有两个双胞女儿,都没有死,下落不明。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个小的被萧百知救走了,所以皇上才默许他隐世而居。这些凌斐,凌温婉都知道,所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是太傅的女儿?我知道!凌温婉说了那句话我就知道了,可是我不在乎!”

  这一席话是贴着之遥耳边说的,除了她跟押着自己的大内侍卫,一旁的茯苓都没有听到。

  这些话像是从地狱冒出来的一样,她一点都不想听入耳中,却一字不漏得拼命地往她的耳中钻。

  她脸色煞白,看着眼前笑得如同魔鬼一般的凌崆,本想赌一把,借着尉迟烨嘉的嘴告诉父亲她们俩被二皇子带走了,让父亲来救自己,但是现在怕是没那么简单了,她心里一阵恶心,忍不住想干呕。

  茯苓惊惶地看着之遥咬得发紫的嘴唇,冲着凌斐吼道:“你放开我姐姐!你快放开我姐姐!姐姐,你没事吧,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你说话啊,你不要吓我!”

  茯苓语气中带着哭泣的声音,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之遥,她觉得她们俩个人死定了。她好想施昂啊,每次有危险都会来救她的施昂,现在在哪儿?!

  尉迟烨嘉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拍了拍凌崆的肩膀道:“二皇子,你当真要将她们两个人都带走?凌斐这几日便要班师回朝,到时候知道人是被你带走的,肯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就算公主说的是实话,她们中有一个是圣女,等不到你查出到底哪个是,明天宫门一开,公主就会跟太傅一起去府上向你追讨俩人,到时候皇上肯定是站在太傅这边,你不交出人也不行。这样一来,岂不是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还得罪了太傅,也让皇上对您更加戒备。”

  这番话说的不急不缓,句句都是站在凌崆的处境考虑的,让他心中一紧。确实,虽然二人中有一人是定远将军的小女儿,可是找到了这个小女儿也没有办法确定就是桃姬圣女的真身。

  毕竟,商朝从帝王道黎民百姓都知道,桃姬圣女世世代代都是是一胎二女,一真一假,亦实亦虚。除了上一代的圣女知道哪个是真的,就只剩下桃谷的人能够分辨了,但是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找到过桃谷,更别说见过桃谷中人了。

  为了这样小的几率,去得罪太傅,得罪圣上,与凌斐挑明了敌对的局面,怎么想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下下策,是最不明智的,可是,让他就这么放了眼前的二人回去,他当真是不甘心。

  “那你说怎么办?我既不能绑了她们回府,难道就这么放了?”凌崆想了想,就这么放了?他绝对做不到,他要亲手将二人安置在自己知道的地方,然后再派人通知太傅,他救了身份如此珍贵的二位小姐,明着卖给太傅一个人情,暗着点拨太傅跟凌斐,他可是什么都知道了,他盯着他们呢!

  凌崆脑中转了无数的念头,而后灵光一闪,看向尉迟烨嘉道:“将她们二人送到你府上!”

  “什么?”

  “好!”

  说好的是之遥,她此刻脸色缓和了不少,茯苓的一句什么刚出口便听到了之遥的那句好,诧异地看着她。

  之遥在茯苓、凌崆、烨嘉三人的注目下,惨然地笑了笑,“既然二皇子绝对不会放了我们,那我愿意去相府。这样二皇子可以卖我父亲一个人情,凌斐哥哥回来了,知道我们被相府的少公子带回去了,也不好翻脸,毕竟右相忠心不二,跟他一起抗敌有功,皇上都不好说什么,不是么?!”

  她这话说的条理清晰,更加加深了凌崆送二人去相府的决心,却也让这两个男人看向她的眼光变得深邃了不少。

  就算你不是那个圣女,我也有那么点想要得到你了。凌崆脑海中突然飘出了这样一句话。

  看来我从你眼神中读到的深意,不是我会错意,圣女不圣女的我不关心,不过你还真是有点意思。与凌崆想的不同,尉迟烨嘉被自己这个趣味安然的想法逗乐了,在这么低气压的房间里,他冲着之遥温暧昧地笑了笑。

  一行人从尚衣局出来后,直奔着相府的方向去了。

  徐娘送走了这一群人后,扶着门框,腿肚子打着颤儿缓了好久,今天发生的都叫什么事啊,先出来个公主,后来又来了相府的少公子,还顺带送了一位二皇子。

  这也就算了,可是二皇子打昏了公主,又与公主的朋友在她店内大打出手,这些已经超出了她接受的范围了,中途她差点晕过去好几回,她根本想象不到最后居然就这么平安无事的离开了,往后的日子,她要好好拜拜菩萨保佑才是。

  一路上,大家按照二皇子排头,然后是尉迟烨嘉,接着是茯苓死死地挽着之遥的手臂并排走着,最后是大内侍卫断后。

  一行人静静无语地走了约莫一刻钟,终于到了相府门口,二皇子目送着三人进了府门,尉迟烨嘉站在门内与二皇子话别了两句,回身对上了之遥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他亮出刚才那招牌式的温暖笑容,对着之遥只是笑,却不说话。

  “公子为什么要救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