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好了好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江湖气就江湖气么,是不是啊茯苓。”被唤作茯苓的便是那绿衣的姑娘,她满口应了,一边挽着温婉的胳膊拖了她便走,一边扭头对着之遥挤了挤眼。

  “这些刁民背后都是这么揣测宫中的事情的么,说的就跟他们亲眼看的一样。我皇兄回朝退敌居然被他们说成宫围内斗,真是气死我了。”

  “对对对,所以之遥上去吓了他们了呀,他们见识短公主不要跟他们计较啦~”

  “诶诶,你拽我去哪儿?我还没说完呢。”温婉说着也架不住被她拖走了,茯苓打断她道:“我们去的尚衣局还有多远啊?”

  “哎呀,尚衣局!我就说不要去什么酒馆听说书吧,差点误了正事。”之遥听着二人的对话,想着,温婉现在怎么越来越像娘亲一样罗嗦了,却还是笑着追了上去。

  三人并肩站在尚衣局的门口时已是夕阳西下了,晚霞的光晕染得尚衣局的烫金招牌更加惹眼,金红金红得煞是好看。

  茯苓抱着胳膊啧啧有声,“果然是皇家衣局啊,连个招牌都这么金光刺眼,要不是跟着你,我们俩可不敢理直气壮地过来。”

  温婉撇了撇嘴,知道茯苓是打着趣酸她,不答腔,径直进了衣局内。店中小厮一叠声儿得堆着笑脸迎了上去,扫了一眼三人,见打头的姑娘贵气十足,琢磨着多半不是那个府邸的小姐,起码也是宫内哪个娘娘贴身的大丫鬟.连忙道:“三位姑娘一看就是贵客,不知道看上小店哪件新款了?”温婉并不接话,也不看他,绕着店铺转了一圈,轻声咳了咳,亮出手中的玉牌道:“我要见徐娘。”

  小厮一见令牌,不多问一句,领着三人便进了后室,后室单独的偏房门上挂着“勿扰”的木牌,小厮轻敲了三下门框,“徐娘,公主着人来了。”然后服了服礼,弯着腰便退了出去。

  徐娘一开门看见面前的姑娘脸色大变,急忙扶了温婉的胳膊进去,掩上门,噗通一下跪在温婉面前:“不知是公主殿下亲临,徐娘没有出门迎接还望公主降罪。”温婉嗯了一声,道:“我今日过来本就不是大张旗鼓的,不知者不怪,起来吧。”

  徐娘这才站起身来,而后深深地看了站在一旁的之遥与茯苓一眼,“委屈两位小姐屈尊呆在我这个简陋的衣室了。”

  之遥进门便打量了这个徐娘一圈,鹅蛋的脸庞称不上亮眼却给人十分温顺的感觉,一根素银的发簪将所有长发都簪在了脑后,耳上两珠珍珠光泽亮丽,通身的素色锦袍将她的身形勾勒出美好的形状,顺着徐娘的话她只是笑了笑,没有搭腔。

  徐娘这话其实有三分推敲的意味在里面,跟在公主身后基本都是丫鬟,可是这二位姑娘明显看着不是宫里的女官。

  但是通身的气派又不像是哪家的侯门闺秀,倒是有一股山野间恣意潇洒的江湖味道。这姑娘听了她的话也不答腔,也不否认,她一时也没了主意,独独站在原地。

  温婉拎过之遥手中的包裹,推到徐娘怀中,“这是雪狐的皮毛,徐娘制成披风需要几日?”抖开包裹,入眼是一匹近乎完整的雪狐皮,捕猎此雪狐的看来是个高手。

  徐娘笑着答道:“三日,三日后公主着人来取便是。”三人闻言对视一笑,这日期间简直太合之遥的心意了,只需三日的话,就可以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娘亲了,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正当时,伴随着门外传来了的三声急促地叩门声,小厮的声音响了起来。“相府的尉迟公子来取府上之前预定的三件斗篷。”“知道了,稍等片刻。”徐娘打发了小厮。

  屋内,温婉僵了脸色,叮嘱徐娘道:“你快去把东西送出去,打发了他走,别露了怯让他知道我在这儿。”徐娘答应着,取了斗篷捧着便去了正厅。

  三人贴在了门边静静地听着正厅的动静,不过是徐娘谄媚了几句,而后奉上了衣物,奉承了几句府上女子的品味。

  温婉切了一声“那个尉迟萱翎,居然还敢跟我用同一个制衣娘,还真把自己当作相府的大小姐了。”

  “难道她不是真的相府小姐?”这可是个大爆料,茯苓问完之遥也竖起了耳朵!

  “我跟你们说”

  温婉愤愤地开口,刚说了几个字便张大嘴僵在了原地,屋外面那个声音简直就像是恶魔的爪子一般,抓住了她的喉咙。

  “我看烨嘉你们府上也太宠溺你那个妹妹了,要是让温婉知道你们相府的用了她的制衣娘,她非得把她宫里所有这儿做的衣服都烧了不可。”

  之遥见她魔怔了的样子,心里也唬了一跳,摇了摇她的肩膀。“温婉,温婉,你没事吧?”温婉一把捂住了之遥的嘴,将她拽离了门边,茯苓错愕地盯着二人,顺着温婉的手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门。

  “嘘,刚才说话的那个是我二皇兄!被他发现了我在这儿就完蛋了!”

  三个人盯着眼前的门如同盯着一场噩梦一般,屋子里只剩下了不平稳的呼吸声。之遥环视了下整个房间,唯一的窗户对着的也是通往正厅的走廊,想人不知鬼不觉的消失的想法瞬间破灭了,不过只要她们三个人不出去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听说你们家那位妹妹还送了副画给徐娘,这个我倒是想见一见,你可知道邑城公子侯爵将你这位妹妹传得那可是天上有地下无的。”

  “这位公子说的可是相府前日送来的那副桃花图?我这就取了来给公子鉴赏!”

  “徐娘那副画不是制成了屏风放在制衣间么?”

  “那这样就请徐娘带我们去制衣间一观好了。”正厅几个人的说话声传入屋内三个人的耳中就如同魔咒一般搅得她们头痛不已,此时一颗雷炸在了三人的头顶上。

  徐娘此时真想抽这个多嘴的小厮一巴掌,碍于在人前只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厮心中一凛,垂下了头。

  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让她一个小小制衣娘如何敢对相府公子带来的朋友说不。如若再推脱,一个不好不但不能保全里屋的公主,搞不好自己饭碗都保不住,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两位公子朝着制衣室走去。

  制衣室内的三人如同困兽一般,此时也没了任何办法,温婉定了定心神,对着一筹莫展的二人道:“等会儿你们就装作我的侍女,无论怎么样都不要多说话,大不了就是被押回宫,好歹我也是公主,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等回宫了我再送你们出宫便是。”二人闻言心领神会。

  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打头身着深紫色常服便是二皇子。

  他见了迎面站在屋内的温婉三人也是一愣,而后呵呵一笑,这笑声让三人心中直道不好。

  三皇子回朝,不开心的当然是宫中的各位皇子,而最最不开心的,就要数二皇子了。按照商朝律例规定,承袭皇位不论嫡庶,而是论才干。

  更新最?快zq上酷☆匠网lL

  如果你去问邑城的百姓,在三皇子离宫这么多年,谁最得商皇赏识、官员拥护,肯定都会告诉你,二皇子-凌崆。

  而现如今,三皇子征兵外出,抢了他的风头不说,还不费一兵一卒便令巫冀退兵,此一举便得到了商朝百姓的拥戴,这一口气堵得他这些时日都睡不好。

  可惜凌斐还没有回宫,没办法联合其他人斗垮他。不想今日气闷不过邀了尉迟烨嘉喝酒,顺路陪他来着尚衣局取些东西,却撞到了凌斐的亲妹妹,他们的七公主凌温婉,想来应该是老天都看不过去那凌斐如此张狂,要帮他啊!

  “我说有好些日子进宫都见不到七妹妹了,原来是被父皇养在宫外了啊。哈哈哈,来人,请公主回宫!”二皇子一脸戾气,屋内登时多了两名灰色素衣的常服男子,温婉扫了一眼便知道是大内侍卫,也不做无谓的争斗,踏前一步道:“二哥不必如此大动干戈,闹得大了倒是让百姓觉得我们兄妹多不合似的,传出去了父皇怕是要动怒的,我与二哥一同回宫便是。”

  二皇子松了松面皮,笑得温和了些,“你们站远些,不可惊吓了公主,传话轿辇跟遮面,堂堂公主怎可如此抛头露面。”

  不多时便有侍女持了遮面进来,给温婉带上,扶了她便要出门。之遥与茯苓见状便跟了温婉的步伐上前,刚走了一步便被大内侍卫挡在了原地,凌崆撇了一眼二人,摆了摆手,淡淡道:“将这两个来历不明的草民拖出去乱棍打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