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庆历十年冬,外藩巫冀布兵十万,驻扎大商北边境。商皇年迈,自定远将军府灭门之后,朝中主将凋零。

  朝堂之上一众大臣皆主和,唯右相一人主战,双方相持不下。正当时,门外一叠声传来:“三皇子凌斐到!”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三皇子凌斐身着一袭湛蓝色素衣信步走到朝堂中,身旁跟着一黑衣冷面少年。

  “儿臣愿领兵前去征战!”凌斐深深一拜,商皇紧缩的眉头微松,抬手免礼,却没有立刻应允了凌斐的请命。

  右相拜上前去,站在凌斐身边,跟凌斐递了一个眼神,道:“老臣愿请命为此次出征主帅,还望皇上恩准!老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皇上派三皇子给老臣做个军师,我相信有了三皇子的辅助,不出十日我军便可以驱赶巫冀驻兵!”

  商皇一听,不待众臣博弈,一拍板,三皇子与右相出征之事便定了,三日后出征。

  出征当日,邑城的百姓都聚集到了城楼边,围观商皇为三皇子与右相践行,人群中有点见识的人一眼便认出了站在商皇身边的人,是消失多年的当朝太傅。于是邑城的百姓都明白了,商朝恐怕真的要变天了!

  商朝要变天的消息飞得要多快有多快,从邑城百姓口口相传开来之后,各外藩安插在邑城的密探立刻快马加鞭的报告给各自王上。

  邑城的城门口如往常一样,各式各样需求出城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外出进货的商人、探亲的书生、江湖人士、不起眼的妇孺,守城将士查看了他们手中毫无破绽的外出文书后一一放行了。

  文质彬彬的书生与同行的江湖侠士出了邑城后礼数周全的道别,互相约定着下次定要去邑城最贵的珍馐阁大喝一场,不醉不归,而后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

  到了无人的隐蔽处,书生拔下头上的发簪,黑布绑住长发,遮住面容,身着黑色短打劲装,将匕首插在脚踝上,朝空中打了个口哨,林中一匹骏马奔驰而出,一人一马绝尘而去。

  而另一处的江湖人士则换上了浅色绸缎长裳,手持一柄玉箫,站在轿边弯腰禀报:“主上,三皇子回朝了,今日与右相一起带兵出征了。当年带着三皇子隐世的太傅今日也出现了,身着官服站在商皇身侧。由此看来三皇子此次回朝是蓄谋已经的了,只怕此次王上的出兵刚好给了他一个恰当的时机,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怕是讨不到半点好处。”

  轿中传来了一声轻笑,“没事,父王此举迎回了凌斐与萧太傅,是给了他契机也是给了我们契机。比我们焦虑的大有人在,多年前那么好的时机没有除掉凌斐,现在又让他回朝了,怕是此刻已经吃不下睡不好了,商朝深宫的漩涡卷得越大越深才好!”

  “是,主上所言极是,他们窝里斗得越狠,我们才能轻而易举的夺到圣女。”弯着的腰身弯得更低了。

  “我让你准备的人手这几日安排他们动手吧,萧太傅既然回朝了,就斩了他的后路。顺便给他们提个醒,我们知道了多少,让他们好提前打算打算。”

  “主上,为何要给他们打算的时间?”

  “你懂什么,猫捉老鼠的乐趣在于玩弄的过程。再说了,还没有找到她姐姐,现在将她抢夺过来只会增加我们找到圣女真身的难度,不如等两个人的身份确定了再下手!”

  “是!”

  邑城人心惶惶的局面在三皇子出征后数月便安定了下来,巫冀退兵捷报传来的时候已是隆冬腊月了,城里的百姓都很开心,这样一来又可以过个好年了。

  “右相率领着大兵刚到达北境边城,那巫冀的主帅便前来投降了,他只身一人,手举白旗站在茫茫雪原之中,为了表达投降的诚意只身赴死,可见三皇子与右相的威严啊!那巫冀的王上肠子都悔青了,跟身边的臣子说,早知道商朝的三皇子会回朝,他怎么都不会做出出兵这样愚蠢的举动啊!”

  说书的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皱着脸,连连退缩,胆小猥琐的样子逗得堂中众人哈哈大笑。

  “他们巫冀蛮夷哪里能够料到我们三皇子的行事,算他们实相,早早就投降了,不然非打得他们稀巴烂不可!”说话的是坐在左边窗户的粗壮大汉,他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好像不战而胜,驱赶了巫冀大军的是他!酒馆中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茶园巷口的杀猪佬,人称阿贵。

  “阿贵说得对,虽然此次出兵主帅是右相,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三皇子才是关键!三皇子回来了,要说以后的新皇,我就服三皇子,其他的都是狗屁!”

  接话的是与阿贵斜对面桌子的菜贩子陈二狗,他天生右脚残疾,此刻说得慷慨激昂,全然忘了自己残疾,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大堂当中,说书老头都被他挤到了一边,索性寻了个椅子坐下了。

  堂中一时气氛变得热烈起来,不少人都站起身,与陈二狗一同喊着:“我们服三皇子!三皇子!三皇子!”

  酒馆的老板见状脸憋得青紫,连连摆手,央求着众人,“各位,各位,都莫要再喊了,我这就是个小本买卖,你们要是把官府招了过来,再把我这小酒馆封了,扣我一个参与朝政的帽子,小的丢了酒馆事小,再丢了性命可如何是好,我还有一家老小指着我一个人养活呢,各位,我拜托各位了!”

  可是他一个人的声音如何盖得过众人的呼喊声,眼瞅着老板就要跪下了,一双纤细的手扶住了他的胳膊。

  E酷p匠9+网正版{。首Y发;

  老板顺着胳膊看过去,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弱质盈盈的姑娘脸庞,姑娘着一身粉色裙装,俏皮得冲着老板狡黠一笑,扶着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老板抬眼扫去,对面座位上一位穿着正红色长裙的姑娘侧脸对着自己,将手中的玉牌塞入了摊开在她面前的手掌中,而后与他左侧位子上的绿衣姑娘并排而立,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包裹。

  粉衣姑娘握紧手中的玉牌,一个飞身,踏着一二人的肩膀,踩得他们落了座,而后轻盈地落在了陈二狗的身侧,吓得陈二狗张着嘴一屁股墩坐在了地上。

  堂中众人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姑娘吓得都噤了声,一时间静谧得只听得到呼吸声。姑娘嘴角含笑,环视了众人一圈,抬手亮出一块玉牌,清脆的声音在酒馆中响起:“见平安公主玉牌如见本人,还不跪下!”

  呼啦~不知道谁膝盖最软噗通一声落了地,而后呼啦啦一片跪地声响起,酒馆中除了三个姑娘,哪里还见到站着的身影。俯身趴地的众人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陈二狗和阿贵吓得更是冷汗涟涟,止不住地打着哆嗦。

  “酒馆今日众人听令,三日内不可出家门,刚才你们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已被记录下来了。你们,如若出了酒馆再乱说,平安公主就将今日之事完完整整地禀报给当今圣上,到时候你们有几个脑袋都不够割的!听到没,快快散了去。”

  跪地的众人都满口答应着,“是,不乱说。”

  “我这就回家,回家!”

  “不说,打死都不说了。”

  一时酒馆内乱哄哄得,片刻后众人没听到女子的声音,一两个胆大的抬起头,哪里还有什么粉衣姑娘,争先恐后地爬起身,推搡着赶着回家。

  酒馆老板四处张望着,刚才身侧的两位姑娘也没了踪影,他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上。平安公主出现在他家的小酒馆,还听了这么一大帮子市井小民的悖逆言论,还好没有治他们的罪。

  只不过那个说话的粉衣姑娘一番言论怎么听都不像是官家语气,透露着一股江湖的气息,这倒是其次,最让他不解的是,这姑娘他怎么回想怎么觉得眼熟,可是又想不出到底哪里见过。

  晚上回去将发生的告诉了自家的婆娘,引来的不过又是一顿唏嘘,谈到眼熟那个姑娘,婆娘啧啧道:“你这酒馆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看着眼熟想不起来也是正常!别瞎琢磨了,没什么大事你就谢谢天地菩萨了,赶紧睡觉,明个儿还要早起开店呢!”

  老板便不再吭声,黑夜中却还是暗自琢磨着那个眼熟的姑娘,没个头绪,渐渐昏睡了过去。

  却说那三个姑娘,趁着众人维诺应答的间隙儿便离开了酒馆,一路走着到了僻静的街角出,对视后忍不住扑哧笑开了。

  那正红衣裙的姑娘掩着嘴,指着粉衣的姑娘道:“你就是打着我的旗号说话,还是一股子江湖的味道,我看萧伯伯要是听到了肯定又要气结了!”说话的不是平安公主凌温婉却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