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历初年冬,腊月初十夜,邑城东,定远将军府邸,大火漫天。

  火光照亮了半边的天空,映照着黑夜中的邑城,如白昼一般。

  城中通往城东的道路被强行封锁,城东的居民们在睡梦中被强行闯入的官兵驱赶着,聚集到了城中的封锁线外。

  越来越多的民众被喧哗声惊醒,自行聚集到了城中的封锁线外。人群中有一黑袍者低声询问着身边的居民:“这烧的不是定远将军府么?你们住在城东可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被问的人也不看身边的陌生男子,只是注目着火光冲天的远方,哀叹道:“我们哪里能知道什么事儿,等反应过来都被赶出来了。真是可怜啊,只怕这府上几百口人是无一生还了。唉,皇上终究还是容忍不了大将军啊!”

  其他的人听到此言,都点着头小声附和着:“可不是啊,何况还加上桃花夫人的事儿,皇上一直都提防着将军府,可不,还是没躲过啊!”

  “是呀,是呀,你看这桃花夫人死了才几天将军府就被灭门了。不过那小桃姬圣女不知道圣上会如何处置啊?”

  “谁知道呢。”

  黑袍男子听到这里眼中精光一闪,悄然退后两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守卫的官兵听着人群中的讨论声越来越大,大声呵斥了道:“吵吵什么,不想活命了不成!都给我把嘴闭上!”伴随着官兵手中挥舞的长枪,讨论声戛然而止,只有几个不屑之人从鼻孔中发出了几声“嗤”,此外再无多言。

  大火灼热的气息翻滚出高大的围墙,扑面打来,黑幕中一个人影在暗处一个翻飞,闪身进了火光冲天的将军府。男子刚落地便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这边过来,立马躲藏在身后的灌木丛中,却不想一柄匕首悄然抵在了他的腰间。

  “不要动,也不要出声,不然我就立刻捅死你!”男子听到声音心中一松,快速地反手擒住了握着匕首的手腕,而后回身捂住了惊吓地快要叫出声的女子的嘴,将惊叫声闷在了掌中。那女子看到对面之人的面容之后收起了惊慌、害怕的表情,继而泪水滚落了下来。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捂着一名三岁女童的嘴,丝毫不敢松懈。女童乌黑的眸子在夜色中依旧通透、明亮,咕噜噜转着打量眼前的人,脸上竟无半点畏惧、惊恐的神情。

  半晌后,灌木丛外的声响渐渐远去,消失不见,只余了火烧的毕剥声。

  男子松开了捂着女子嘴的手,轻呼了一口气。女子一把将手中女童塞到了男子的手边,而后跪下:“萧公子你快带着小姐走吧,将军罪有应得可是两位小姐是无辜的,大小姐已经找不到了,我不能让小姐再没了。你赶紧带着小姐走,快走!”

  男子还想再多问几句,却不想更大的喧哗声朝着这边而来,只得打住了话头,单手抱着女童,另一只拽着女子的胳膊,想要三人一同翻墙而出。女子抽开了被抓住的胳膊,用力将男子朝着墙边推了一把,而后站起身:“萧公子你不要管我了,他们人多,拖上我咱们谁都走不了,我留在这里拖住他们,小姐就拜托你了!”

  0r酷匠网Z永F久A免C费看bz小。说%C

  随着喧哗声渐渐逼近,男子看了眼抱在怀中的女童,望了一眼神色淡然的女子,心知她是下定了决心,对她点了点头算是应了她的话,而后飞身翻出墙外,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女子淡定从容地地从灌木丛后走了出来,迎面而来的军士们迅速围住了她,翻遍灌木丛发现再无他人后领头的军士挥了挥手,左右上来的人一把扣住了她押了走。到了将军府的角门旁领头的军士遣走了其他人,对着女子道:“我们家相爷要见你。”二人又走了两步拐到了一处角落,角落背对着二人站立的男子闻声转过身来,他臂弯中抱着的女童看见女子立马张开手臂口中呜咽着“阿宁姑姑,抱抱。”“大小姐,乖,不哭不哭没事了。”

  “谢谢相爷救了我家大小姐,求相爷看在夫人的面子上保住大小姐!”女子轻轻拍着在怀中慢慢睡过去的女童,夫人曾经说过可以相信的两个人今晚果然都出现了,小小姐被萧公子带走必然会安然无恙,现在想要保住大小姐只能指望眼前的这位相爷了。“很抱歉我只救了一个,我会保你们平安无事,不过可能要让姑娘受点委屈。”“不管受什么委屈,我都能够忍受只要能够保住大小姐。”“好,那就委屈姑娘入我相府做妾室了。”

  月余后,在将军府灭门事件渐渐被人们忘记后,相府的相爷娶了位侧室夫人成了邑城的百姓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听说这位夫人是相爷年轻时的旧好了,相爷与她已经有过孩子了,此次入府就是为了能够让流落在外的相府小姐能够名正言顺。而且这位侧室入府后相爷还给单独僻了院落不与其他妾室住,也不用早午去给大夫人问安,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那位小姐还得了皇上赐名萱翎二字,一时间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

  相府内,阿宁抱着萱翎在院子里的桃树下,这些一夜之间全部都灰死的枝桠此刻更加难看,烨嘉冷冷地站在廊中看着二人,萱翎回头看到烨嘉从阿宁手中挣脱开,迈着小步子朝他走过去,烨嘉嫌恶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娃面孔,从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而后甩袖离去,任由身后扑通的小步子追着他喊着烨嘉哥哥。心中愤恨地想着,随随便便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就想做我尉迟烨嘉的妹妹,简直就是做梦。

  尧山村搬来了一户新人家,坐落在村落最西边的小溪边,溪流对岸是一大片的桃树林,只可惜不久前都灰败枯死了,成了一片枯树林。新人家的主人姓萧,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还有一位温婉的夫人跟两个可爱的女儿,这家人来到了尧山村后经常给村子里的人免费看诊,医术可比邑城的很多大夫都高明多了,后来这位大夫又带了三个徒弟过来。每天看病的人,再加上互相玩闹的孩子,让这户新的院落成了整个村子最热闹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