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二指尖动了动,在黄锦的哭声中,慢慢清醒。

他缓缓坐了起来,看着正在一抽一抽的黄锦,心中百般滋味。

“锦儿,没事了,别怕!”朱二将黄锦搂在了怀里,“别怕,一切有我。”

“嗯!二爷……你可吓死我了,呜呜……”黄锦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嗯,锦儿,你又救了我一次。”朱二说着,就俯下头,亲了亲黄锦的额头,“锦儿,我们快走吧。此处不知道是否安全。”

“可是……可是我们该往哪里走啊?”黄锦一脸惆怅,如今他们一个瘸脚,一个还不知道到底是啥情况,黄锦真的是从未有如此绝望的时候。

“莫怕。”朱二说着,就掏出来一个油布纸抱着的信号弹,对着天空发射了起来。

“这……”黄锦皱眉,拧了拧眉头,“二爷,有这东西,为何不早用?”

“这是廖先生给我应急用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随意动用。之前突然被临川王抓住,也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朱二解释道。

“哦……怪不得呢。”黄锦心里的疑惑瞬间消失。

“咦,不对,二爷,这……临川王那伙手下会不会看到信号弹追过来?”黄锦皱眉紧张地问道。

“嗯,这也是我不想用这个的原因,这是一把双刃剑。只是,我观此处人稀地险,想是山林深处,一时半会,恐怕……只能碰碰运气,看谁先找到我们了。”

黄锦的心咯噔了一下,随即,她点了点头,眼下也只能这样了,搏一把吧,一切交给老天爷决定。

“二爷,你感觉如何?”黄锦忙观察朱二,从外观看来看,手脚都健在,希望老天保佑,他没有内伤。她可记得落水的那一刻,朱二将她放在了上面,保护了她。

“嗯,应该问题不大。就是有些头晕、想吐。”朱二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就站了起来。扶着黄锦,朝着山林走去。

“呃……二爷,这信号弹都发了,我们不在这里等,还走吗?”黄锦犹豫地问道。

“放心吧,我会给他们留下信号的。”朱二一边走,一边说道。

……

庆幸的是,所谓否极泰来。

黄锦他们刚钻入密林不到一刻中,就有一队黑衣人找到了他们,问明了情况后,马不停蹄地召来医生,处理好黄锦和朱二的伤口,然后快马加鞭,将他们送到了南京。

朱基早就收到了朱二派另一队人送来的火枪,已经提前安排人开始大批量制造火枪了。

朱基派了最好的太医,治好了朱二的右臂。可惜的是,右臂反复受伤,耽误的时间又有些长,终是落下了病根。朱二今后,不能用右手使力、握剑了。

黄锦的脚踝伤的也比较厉害,将养了个把月,终于能正常走路了。不过,每逢阴天下雨,就落下了风湿疼痛的毛病。当然,这是后话。

有了火枪,戚将军很快将倭寇一网打尽,立下了汗马功劳,名垂青史。

由于黄锦是女子,在朱二的周旋下,皇帝将功劳记在了黄钟的身上,竟是召他回京,晋封为三品封疆大吏,成为苏州知府!

黄钟从一名小小的礼曹书吏,一跃为三品大吏,这本是前所未有、有为祖制的大事,为此赵王一派极力反对。

无奈此次加封,当朝宰辅吕震、费宏,却一改以往中立的态度,就此颇为认可,甚至授意下面的官员递上了折子,夸赞庆元帝大胆革新,敢于用人。

当然,这一切,与黄锦这个闺阁女子,关系甚远。

此刻,正值严冬,临近年关,黄锦和何氏变得愈发忙碌起来。

为何?自是因为黄钰的婚期就要来了。黄钰是黄家第一个出嫁的闺女,自然是格外重视。

“娘,姐夫家的聘礼,实在是……啧啧,我算是看出来了,姐夫这是将他近年来赚的银子,变相送过来,给咱姐压箱底呢。”黄锦拿着杨近东的下聘单,啧啧地感叹道。

聘礼厚重,就代表男方家对自己女儿格外满意,对此何氏自然是非常高兴的,她满脸含笑:“锦儿,你也莫羡慕,你将来……”

自南京回来后,朱二又上门,正式在黄仲谦和何氏的面前过了明路,言明了自己将来要娶黄锦过门之事。私底下,黄锦和朱二也交换了定情信物。

当然,虽然两家心知肚明,但考虑到前不久黄锦方与朱二一同去了南京,这后面就传出来两家的婚事,未免人闲言碎语,编排两人私定终身,何氏十分坚持这订婚非得过一年再说。

对此,黄锦倒是无所谓。只是,朱二半夜钻绣房,总是会无奈地叹气,“锦儿,咱俩本来就算是私定终身吧?”

“滚!”黄锦此时,往往会暴走。

……

“娘,等办完我姐的,我哥的是不是也要考虑考虑了?”黄锦红着脸,忙打断了何氏的话头。

“嗯。说起来,你个和紫念还真是有缘分。”何氏对于俞紫念,非常喜欢,一提到这未过门的儿媳,脸上的喜气就更加明显了。

“可不是嘛!”黄锦对此也觉得颇为奇妙。

当日黄钟和丁管事落水后,就冲散了。所幸黄钟会游泳,忙朝着岸边游去。无奈那一夜实在是暴雨如注,加上那给倭寇的追击,黄钟不小心,就被一个漩涡转了进去。

再醒来,和黄锦他们一般,被冲到了一个浅滩。他跌跌撞撞地找到了驿道,一路向东,往南京走。

谁知却是偶遇了正要去给外祖母侍疾的俞紫念,彼时黄钟晕倒在路边,被她的随从发现,救起来后才发现,竟然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后来,黄钟在俞紫念的细心照顾下,逐渐康复。两人间,也渐生情愫,水到渠成地,两家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娘,扯远了,咱们商量商量咱二姐嫁妆的事情吧。”黄锦笑眯眯地将正事提了出来。

“嗯,锦儿,如今你们的成衣饰品铺子也算是日进斗金了,钰儿的分红也有不少吧?娘先说好,这里头,不管你们赚多少,家里一分都不要。你们姐妹俩好好存着,以后留作体己。”何氏道。

“这……娘,二姐的就留着,我的嘛,除夕帐盘出来后,我把银子给你。这眼看着二姐、二哥的婚事近在眼前了,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黄锦噼里啪啦地,就巴拉着手里的玉算盘,清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