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黄锦和朱二就被人押到了山崖旁。

“你若是识相点,现在还有活命的机会。”朱盘烨阴笑着走了过来,不甘心地对着朱二劝道,“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真是可惜。不如我带你去东瀛吧?凭咱叔侄两的能力……”

“呸!你自己叛国就罢了,还想带着我,做梦!”朱二很唾了一口。

朱盘烨挥了挥手,架着朱二的两个打手就松开了他。朱二竟然是软软地,就摔倒了地上。黄锦忙跑了过去,“二爷,你没事吧。”

“没事。锦儿……对不住了,没有护住你。”朱二却是看了看黄锦,扯着嘴说道。

“二爷……方才我是故意的。”黄锦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不然……我是宁可清清白白地去死的。”

“嗯!锦儿,黄泉有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朱二扯了扯嘴,“我们共赴黄泉,你可……可后悔。”

黄锦咬着含着泪摇头。

千年穿越,原只为你。怪只怪,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哈哈,朱培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选。就莫怪王叔不通人情,不念亲情了!”

朱盘烨又哈哈地狂笑了起来,他缓步走到了朱二和黄锦的跟前,朝着黄锦就甩过去一个耳光,“滚开点,你个臭丫头!”

接着,他又踹了两脚朱二,“你不是英明神武吗?不是颇得父亲喜爱吗?还不是如狗一样在我面前,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哈哈。”

黄锦被朱盘烨一巴掌甩的七荤八素,满头冒金星起来。

朱二见黄锦被打,两只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气势陡地就冷了起来。

他突然就从地上跃了起来,左手快速地一掌,就将朱盘烨拍飞了起来。

朱盘烨瞬间就如那掉线的风筝,直直地往悬崖下面坠了下去。

接着,朱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黄锦藏到了身后,一脸戒备地看着朱盘烨的爪牙。

“王爷……”朱盘烨身后的爪牙们,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就几个忠心的,竟然直直地就往下扑过去,试图拽住朱盘烨。

黄锦却也没料到朱二的软骨散竟然已经解开了,她一脸欣喜地躲在朱二身旁,看着越来越朝他们走过来的匪寇,竟然安全感满满。

“你……你是什么时候解毒了的?”朱盘烨身旁的谋士,此刻成了这群人的核心,他逼视着朱二和黄锦,带着几十号人,一步一步,将他们逼到了悬崖边。

朱二见他们人多势众,紧紧将黄锦拽在了手里,“除了朱盘烨这个祸害,也算值得了。”朱二仰天笑了起来,“锦儿,今生未完成的承诺,我们来世再续。”

说完,他就带着黄锦,也朝着山崖跳了下去。

“山本大人,现在怎么办?”看着朱二他们掉落,就有人围着那个谋士谄媚起来。

“这个人,就是宁王的继任者?”那被称为山本的谋士,探头看着悬崖,作势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默然地问道。

“嗯!”有人忙应道。

“给我下山搜,死要见尸。”山本挥了挥手。

黄锦被朱二抱着自由落体,直直地往下掉。不过稍瞬,就听到啪的一声,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

……

疼,剧烈的疼,浑身如散了架地疼。

黄锦掀了掀眼角,就看到了一抹残阳,如血般挂在了天上。难道阴曹竟有这等美景?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最近脚底,轻轻噬咬,痒痒的,酥酥麻麻的。这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实了,真实到,像是她还活着。

咦?不对!若她已经死了,怎么还能感觉到疼痛?怎么还能闻到阵阵水腥味?

黄锦手伸了伸,微微转了转脚踝,一股钻心的疼随之传来。

她还没有死!黄锦当即惊醒了起来,她忙忍着散架的疼痛,双手支地,爬着站了起来。

这才发现,此刻她正在一个浅滩上,想必是跳下山崖后,她被水冲到了这里。黄锦左右看了看,此刻她身处一个峡谷中,两岸的山崖不算高,两岸长满了茅草,厚厚的茅草,浓密到,有黄锦整个人高了。

黄锦强撑着,沿着四处,开始寻找朱二。她想起来,跳下去之前,朱二紧紧将她护在怀里,最后落地,却是他首先着地的。

此刻,他恐怕已经……黄锦知道希望渺茫,却也依然抱着希望,万一呢?万一真如小说里所言,朱二也冲了过来呢?

“二爷……”黄锦亮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

谁知,刚喊了一嗓子,就有层层叠叠地回音传来。黄锦当即吓了一跳,忙捂住了嘴巴。也不知道此刻她被冲了多远。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即使朱二不在,她也要留着小命去给朱二报仇!

黄锦咬着牙,仔细在四处寻找起来。

结果,还真让她找到了!朱二面朝下,趴在了一摊水前,一动不动的。

黄锦心中咯噔一下,顾不得脚下的疼痛,跑到了朱二的身前。

“二爷?二爷?”黄锦颤抖着将朱二翻了过来。朱二眼睛紧闭,面无血色,一动不动。

黄锦忙用手摁住了他的脉搏,怎么办?脉搏竟是一点都感觉不到。黄锦的眼泪又啪啪地掉了下来,她不甘心地趴在朱二胸前,希望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内心的苍白和恐惧,让黄锦自己的心反倒砰砰砰直跳,啥都听不出来。

“二爷?”黄锦忙跪在朱二身旁,给他做心脏复苏。

黄锦极力回忆前世学过的急救知识,给朱二摁十到二十下,然后又掰开他的嘴巴,往他嘴里度口气。

“二爷,你可千万不能死,我还等着你来娶我呢!二爷。”黄锦呜呜地哭了起来,无奈无论她如何使劲,朱二却依然一动不动。

“二爷……我们逃了出来,你快醒醒,我们赶紧去找太子爷,二爷……”黄锦濒临崩溃,手中却是不忘继续按压。

可惜这里电击!

黄锦擦了一把眼泪,又使劲给朱二按了起来。她记得前世进行急救培训的时候,老师说过,有的人做了几百组,如此反复,真的就创造了奇迹。

老天爷啊,女主都没有死,男主哪里能死?黄锦心中呐喊了起来。

接着,朱二的一口一口突出浑水,却是始终未见苏醒。

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

黄锦俯下身,又给朱二做起了人工呼吸。

“呃……”朱二鼻息中微微哼了一下。

黄锦呜呜地,大哭了起来。从来没有一次,这样嚎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