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二伸出大手,将黄锦拉到了怀里,“锦儿,若今日我们死在一起,你是否愿意?”

“二爷,不会的,你英明神武,哪里那么轻易就死掉?再说,我豆蔻年华的,还不想死呢。”黄锦抬头,正色地对着朱二说道,“二爷,你打起精神来,我们一定能绝处逢生的。”

朱二干裂的嘴唇翕动了一下,然后抿了抿,“锦儿,此刻我虚弱无力,一步也不能走了。可我们离木屋,不过一里左右,等临川王他们的人一来,恐怕只有束手就擒的命了。”

黄锦也无奈地叹了口气,“二爷,临川王如此对我们赶尽杀绝,必然已经投靠了东瀛。我们可得把这消息传出去,否则……指不定他心里在冒着啥坏水呢,祸国殃民的。”

“嗯!我竟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如下限,居然干起了叛国的勾当,可真是……枉为太祖之孙!”朱二咬牙说道。

“可不是嘛!”黄锦深以为然,“所以二爷你更要振作起来呀,否则……那弹丸小国,野心可大着呢!”

黄锦还记得,前世,他们可不就在东三省扶持了一个傀儡皇帝,号称东亚共荣的。

却没想到,穿越异世,这东瀛小国,依然是死性不改。

“嗯!锦儿,不若这样,你先走,毕竟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在我,你……他们未必知道。”朱二说着,就从腰中扯下一块玉佩:“你慢慢走下山去,然后设法到了莱阳县衙,将这玉佩给他,求他带你去凤阳,到时自然有人会将你妥当安置的。”

“不,二爷,我不走。”黄锦一脸坚定地摇了摇头,莫说她如今脚踝受伤,走不了多远。单就她这路痴样,指不定就在这山中迷路走不出去了,况且,她一身是血地走到县衙,让人帮朱二报仇、送她到凤阳,这事怎么看都有些不靠谱。

现在都这个时辰了,昨晚出事的事情,想必早就有人报了官。若是运气好,临川王他们追查不到这里,那她和朱二就有获救的希望了。

若自己一个人丢下朱二走了,朱二如今高烧、失血过多、中了毒……只怕即使临川王他们追不到这里,也自己就挂了。黄锦虽然惜命,可这点底线还是有的!

况且眼前这个男人……平心而论,就是她的初恋!

“锦儿,你听我说,我希望你能平安,不要与我耗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朱二摸了摸黄锦的秀发,一脸不舍。

“不,二爷,你都说了,要娶我,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黄锦咬着牙说道。

朱二深邃的眼眸,射出幽光,看着黄锦,不知道在深思着什么。

“二爷,你别多想了,我是一定不会离开你的。”黄锦猜不透朱二所想,又强调了一次。

朱二叹了口气,知道黄锦平日里主意就定,也不在说什么。

黄锦掏出伤药,再次给朱二处理了手臂和手掌的伤口。这会也顾不得啥消毒不消毒的了,只盼着这猎户秘制的伤药,能有点效果。

看着朱二血肉模糊的伤口,黄锦内心一阵一阵,涌出疼惜。若非为了她,朱二恐怕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锦儿,你坐下来,我帮你揉揉脚。”朱二靠着树,拉住黄锦的手,将她摁到了地上。

“二爷,你……还有力气吗?”黄锦知道,习武之人,都多少懂得点跌打损伤,也想着朱二能帮她处理一下伤口,否则她恐怕也要成瘸子了。

“嗯,这点力气还是有的。”朱二语气淡定,云淡风轻地说道。

“好。不过……这一路走的,我的脚恐怕有些……”黄锦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一路都是汗,她的脚指定成了臭脚了!朱二那金尊玉贵的人,可别熏着了。

“不怕,我们臭在一起。”朱二扯了扯嘴巴,笑着道。

这朱二……说起情话还真是一堆一堆的。黄锦脸烫了起来。但忸怩不是她的做派。黄锦脱下绣花鞋,把脚递到了朱二的左掌中。

朱二却是缓缓,将黄锦的袜子脱了下来。

这……可不合规矩。古代女人的脚,那可只有自己丈夫能看,朱二这行为,那就是毁了她闺誉了。

好吧,和朱二在一起,恐怕她也早就没了清白了吧。

“二爷,你就不怕晦气?”黄锦任朱二的大手在自己的脚踝处揉搓。

“你是我的福星,哪里能和晦气沾上边?”朱二抬头看了看黄锦,微笑着道。

“二爷,你说临川王这是图啥?一个宁王之位,至于……叛国?”黄锦不想处在这种暧昧之中,又旧话重提起来。

“这……恐怕只有临川王能解释了吧。叛国贼,总有一天要诛灭九……挫骨扬灰的。”朱二本想说诛灭九族,后来一想,若真是这样,恐怕整个皇族都要陪葬了,忙改口道。

“哈哈……图的啥?这小丫头,小小年纪,还能谈论正事,不错,不错。”一个尖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朱二兀地就抬起了头,黄锦慌忙起身,钻到了树后面,手忙脚乱地将袜子穿上。

“烨叔,果真是你?”朱二的眸子骤然变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想圈禁我?这是你出的主意吧?”临川王肥头大耳,一脸得意地说道,“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诺儿,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啥叫赶尽杀绝的。”

一说完,临川王竟是二话不说,就带着人围了上来。

情急之下,黄锦快步走到了朱二的面前,伸出双手,挡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黄锦厉色地问道。

“哈哈,干什么?自然是赶尽杀绝了。”临川王阴冷地笑了几声,“小丫头姿色不错,假以时日,必定……哈哈,留下来,献给幕川大人,必定欢喜。”

“你……!”黄锦狠瞪了一眼,掏出刀子,转身对着朱二笑了起来,“二爷,保重。”

说什么留得青山在,那自然是对朱二说的。对她来说,宁可清清白白的死,也不愿被临川王亵渎!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临川王刚一说完,黄锦的手腕就被一个圆珠使劲一弹,手一松,刀子就掉到了地上。

接着,她就落到了一个壮汉的手里。

“放开她!”朱二冷喝了起来,极力想站起来,却力不从心,被两个匪寇左右拽了起来,拖着往外走。

黄锦此时毫无还手之力,被人抓着,往山林深处拖。

黄锦留心数了下,朱盘烨这群人,约莫只有二十八人,看样子,他们人数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