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三人,沿着化成寺长长的廊庑往上走,穿过两座垫,就来到了大雄宝殿。大雄宝殿里面供着如来。如来塑的很雄伟,全身涂金,据说是整个袁州府最大的如来金身。

  在大雄宝殿的右侧方,供奉着一座观音神像。有两三个香客,围在一个穿着袈裟的老和尚身边,正听老和尚说着什么,个个一脸虔诚。

  “阿弥陀佛,施主,这里就可以点长明灯了。”小沙弥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就下去了。

  何氏记挂着刚才老和尚说的血光之灾,进了殿,一步一叩首,嘴里念念有词。黄锦仔细听了听,她正在向菩萨祈求一家人,尤其是几个孩子平安。“若能保佑我家宅平安,尤其我的几个孩子平安顺遂。哪怕用十年阳寿去换,我也是愿意的。求菩萨保佑……”

  黄锦的眼泪瞬间就盈满了眼眶。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古至今,父母对于孩子的爱都是无私的。这种爱,最是让人感动。

  捐好了长明灯,母女几个商量着,去请个观世音像回家,于是就往寺门口走。这请菩萨像的地方,就在大门入口处。其实,如果按前世的观点,这里就是寺庙里专门卖点和佛教有关的物品之处,比如平安符、神像等。

  “锦儿?你们怎么在这里?”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黄锦、何氏、黄钰侧头一看,居然是戒色小和尚,他也穿着一件沙弥服,手里拿着一个扫把,看样子,是在扫寺里的落叶。

  “咦?戒色,你们不是出门了吗?”黄锦就惊讶地问道。

  “锦儿,不得无礼。”何氏喝止了她。虽说,他们和戒色小和尚已经相当熟悉了,平心而论,她也非常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和尚,经常会觉得他小小年纪被人抛弃、入了佛门,觉得可惜。但锦儿直呼其名讳,还是有些失礼的。

  “阿弥陀佛,施主,没有关系。”或许是意识到,这里不是土地庙,戒色有模有样地说道。这样子,就像是个真正的小和尚了。

  “锦儿,我和我师傅是出门了啊!我们就是来化成寺的。”戒色重拾刚才的话题,正色地说道。

  “哦,是哦。我和我娘,来袁州府走亲戚。顺便来……”黄锦正要说,顺便来这里求签合命,见何氏向她使眼色,忙停住了。

  “戒色小师傅,你师傅也在这里?”何氏道。

  “嗯!他正和方丈师伯下棋呢。”戒色答道。

  “那……你能去和你师傅说下,我们有事找他吗?”黄锦问道。

  “行,你们先等着。”戒色说完,把扫把往路边一放,就跑了出去。这也是个急性的小和尚。

  酷!:匠3网永o久免u费-看小;+说#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圆空就跟着戒色急匆匆地出来了。

  “施主,你找我?”圆空道。

  “嗯,方丈,您几时回七里江?”何氏笑着问。

  “过了十五就回的。”圆空回答。

  黄锦见何氏还在绕圈子,就左右看了看,然后开口道:“住持师傅,是这样的。初三那天,有个姓况的老夫人去庙里找了你,她名为况浅。”黄锦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圆空和尚。

  圆空一听况浅这名字,脸上就露出了迷茫。“这?……我怎么不记得……”

  “那师傅您认识况渊吗?”黄锦接着问。

  圆空的脸色变了变,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想起来了,她是况渊的大姐。”

  “太好了,大师,您既然认识她就好。是这样的,她去了况宅……不瞒您说,我们家仲谦原本是况家的孩子……”何氏道。

  “嗯,这我清楚。这么说,她也知道了?”圆空露出了然的神情。

  “什么?!您知道仲谦是况家的孩子?”何氏拔高了声音,惊讶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圆空早就知道黄仲谦身世的事情,黄锦也颇觉意外。她拉了拉何氏的袖子。

  “娘,既然大师清楚,不如请大师帮我们做个见证?”黄锦提议道。

  “嗯,那是自然。”何氏点头。既然圆空师傅早就知悉仲谦的身世,何氏当下也就没什么好含糊其辞的。当下把况氏来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圆空沉吟了半响,这才开口道:“施主,实话实说,当年,我家曾和况家颇有些渊源。只是况老夫人……这一别几十年,我不确定是否能认出来。”

  “嗯,大师说的有道理。只是……可以请大师和她对一对,兴许一些早年的往事就对上了呢?”黄锦笑着道。

  “这……也行。不如这样,你们明天约个时间,一起来化成寺?”圆空道。

  “嗯!那就谢谢大师了!”何氏笑着道。这两天和黄仲谦朝夕相处,他早就看出了他的为难和困顿,自然也希望此事能早点揭开迷雾。

  而黄锦则想的更深一些:若黄仲谦和况老夫人真的相认了,那后面怎么办?黄仲谦目前是况家留世的唯一男丁,而黄家大房,也就这一个儿子。古人最重香火传承,若况氏提出让黄仲谦改姓归宗,他将何去何从?

  此行去化成寺,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黄钰和杨近东的八字是相合的,这就意味着,两家马上可以开始议亲了。当然,在化成寺遇到圆空方丈,也算是意外之喜。忧的则是何氏抽到的那支下下签,血光之灾、牢狱之灾,这些可是一个家宅不能承受之痛。虽说,何氏虔诚地按那个老和尚所指,选了化解之法。可总归会让人心里有疙瘩和阴影的。

  “钰儿、锦儿,回去的时候,抽签的事情,别和你爷爷奶奶他们说。”回来的路上,何氏安慰道。

  “娘,放心吧,我们不会乱说的。”黄锦道。

  “是的。娘,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大师不是说有化解之法么,我们也按他说的做了,应该就没事了吧。况且,锦儿后来不是抽到了上上签么?”黄钰开解道。

  “嗯!”何氏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声。她的神思又开始想另外一件事情了:回去,怎么和黄胜祖夫妇提遇到了圆空方丈的事情。说的急了,又担心老人有想法。真是愁人!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