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氏一想,也有道理,于是,拿起签筒,晃了又晃,可不咋地,竹签就是不掉出来。何氏看了看老和尚,急的额头开始冒汗。

  “施主,不必着急,慢慢摇,总有一支是属于你的。”老和尚高深莫测地说道。

  “啪!”终于,有一支竹签落到了地上。

  黄锦赶紧弯腰捡起,竹签上写着“四十四签”,她把竹签递给了老和尚,老和尚一看,脸色一变,“施主,不然您去洗个手,再摇一次?”

  何氏脸色变了变,“大师,这……是个下下签?”

  老和尚点点头。

  “没事,您把签文给我们看看,解一下吧。”何氏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好吧。”老和尚缓缓抽出一张签纸,扫了一眼何氏的肚子,“施主,还是洗洗手,再来一张吧?”

  “大师,您就说吧,没事,我没关系的。”何氏脸色白了白。她有些后悔,真不该摇这个签文的,只是既然摇了,那就是天意,不管怎样,她都想听听。

  “杜鹃啼血泪悲声,声怨霜寒梦户惊。瑶池仙女下凡来,异世他乡动客心。”老和尚缓缓念了一句,然后问:“施主,您是想问家宅还是其他?”

  “自然是问家宅的。”何氏恭声道。

  “嗯,若是问家宅……施主家今年会遇到一些波折,也会有……血光、牢狱之灾。”老和尚一边说,一边观察何氏母女三人。见何氏身子似乎晃了晃,忙到“不过,施主不必担心,这大难之后,必有大福。这签文是老衲在这化成寺四十年方有人抽到。后两句却是说,施主家必得贵人相助,化险为夷……”

  何氏听到老和尚这样说,面色就好看了一些。只是,血光之灾、牢狱之灾,这……她的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了团团乌云。

  “娘,这签文也有不准的时候,您别担心。不信,我来抽,指定能抽个更好的!”黄锦担心何氏过于迷信,因此事而压抑了自己的心情,赶忙接过签筒,摇晃了起来。

  黄锦拿起签筒,随意晃了两晃,就一直竹签掉了出来,黄锦捡起一看,上面写着“上上吉第六签”。“娘,你看,我就抽了给上上签。咱是一年人,我大吉,指定说明家里也肯定吉祥如意的。

  何氏脸色又缓了缓,“快请大师解签。”

  老和尚这回却是高高兴兴地去找签纸了,嘴里还念叨着:“这可真是奇怪了,你们母女两居然抽的都是几十年难遇的签……”

  黄锦听了,不由得有些不以为然。想到了前世,那些专家,动不动就百年一遇,千年一回的。也不知道这老和尚嘴里所谓的难得一遇,是否真是如此。况且,这一上上吉,一下下签,都是一见人抽中的,菩萨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是好,还是坏?

  “乾坤逆转结奇缘,开天辟地天作合;若得此签非小可,人行中正帝王宣。”老和尚一念完,黄锦就把签纸要了过来。

  “大师傅,这签文是什么意思?”听着签文,就觉得意思比之前那个签文好很多。何氏不由非常期待签文的详细解释。

  “嗯,恭喜这位小施主,这可是难得的好签。前两句,自然是告诉姑娘,天地变幻只为一桩天作之合。后一桩,若求家宅,则预示着家宅必定平安,不日将不可小觑……”老和尚摇头晃脑地解释道。

  “那……大师,这两张签纸的意思,似乎有些前后矛盾,我们该以哪个为准?”黄钰小声地问道。

  “好与不好,皆是天意。自古福祸相依,端看我们自己如何看。”老和尚说完,笑眯眯地看着黄锦。

  黄锦又掏出一块碎银子,约莫着有两三钱,递给了老和尚。“不管怎样,还是辛苦大师给我们解签了,这是我娘和我们一家给的一点香火钱,请您笑纳。”

  老和尚接过银子,收好后,又看了看何氏,接着说:“施主,虽说你求家宅是下下签,可这血光之灾也不是没法化解的……”

  “真的?!这可太好了,我只求一家平平安安就成。大师,到底该如何做,方能有所化解?”听到有化解之法,何氏自然是非常兴奋的。

  “只需在寺里捐功德,点一盏长明灯,普渡终生即可;然后,再请一尊观世音菩萨回去,每逢初一、十五,记得供奉跪拜,相信能够帮施主化解一点劫难。”

  “好!好!好!”何氏点头如捣蒜,连说了三个好,“大师,点长明灯需多少钱?就是没钱我也得借来。对了,还有,观音菩萨是怎么请回去的?”

  “点长明灯,捐功德随个人心意的,不管多少,尽力即可;至于请观音菩萨,这个更简单。我们寺里有专门开过光的观音神像,施主只需到偏殿去即可,也是随心功德即可。”

  此时,正好有一个小沙弥过来找他,老和尚说了一声阿弥陀佛,就先下去了。

  “锦儿,这长明灯,娘是一定要点的。对了,还有这观音菩萨,也要请。”何氏看了看黄锦和黄钰,态度坚决地说道。

  平日里,锦儿这孩子,对钱的用处抓的还是比较紧,何氏担心,黄锦不同意花这笔银子。

  “嗯!娘,我同意。不然咱一样捐一两银子的功德?”黄锦问道。

  虽说,对于签文,黄锦内心还持有怀疑的态度。但既然何氏坚信,她也就愿意花点银子,随何氏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毕竟,花钱买个心安,也是值得的。再说,有的东西确实也玄乎,黄锦愿意相信几千年的佛教,是有其神秘之处在的。

  RZ酷匠网d唯》一:¤正o版…3,其他都是盗:.版K

  “锦儿,这……银子会不会……”何氏犹豫道。

  黄锦自然猜出来她应该是觉得一下子花二两银子有点多,估计有些舍不得。

  “娘,刚大师不是说了吗,咱尽力而为。多的咱没有,但二两银子也是花的起的。”黄锦道。

  何氏听了黄锦这样说,自然是没二话的。

  老和尚已经走了,黄钰和黄锦扶着何氏,找了一个小沙弥,请他带路,去捐长明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