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他们刚从车上下来,就被黄汉巧拉进了房里。她看着黄钰,一个劲地笑个不停。

  “二姑,你笑什么?”黄锦好奇地问。

  “呵呵,还瞒着我。事情我都知道了?”黄汉巧就道。

  “啥事啊?”何氏的心就提了起来,难道黄汉巧已经知道了钰儿的婚事。这两家还没合命,万一八字不合,婚事成不了,名声又传了出去,岂不是会影响钰儿以后的婚配?

  “三嫂,你别担心。这事我也是听有生说的。近东那孩子,是真心不错,人上进,董事知礼的。”黄汉巧一言就猜出来何氏在担心什么,直言道。

  “这……还没合八字呢,两家也不算正式定。对了,有生咋知道的?”何氏颇有几分好奇。

  “是这样的,近东有个本家兄弟,和杨近东的父亲是连襟。听说我家和你们的关系,她目前年前就托人来问过孩子的情况,知道钰儿还没订婚,这才……”黄汉巧一边说,一边就笑了起来。

  “啊?”黄锦就惊讶了起来。感情徐氏过年带着杨近东去二舅那儿走亲戚,是提早有预谋的?想到这里,她就笑了,“姐,看样子,徐表姨和杨表哥一早就预谋好了的。”

  黄钰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锦儿,可别瞎说。”

  “要我说,咱钰儿是长的标致,苏气的很。”黄汉巧道。苏气是这里的土话,意思也就是漂亮、美丽。

  “这……这么说,杨家早就看上了咱钰儿?”何氏拍了拍胸口,似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嗯,我看差不离,不然哪里会花这么大工夫,七拐八弯地,到处找亲戚?”黄汉巧道。

  何氏的嘴就咧了起来。男方对自己的闺女这么上心,她也就放心了。这年头,女人嫁人不容易。如果不得夫家的欢心,那就是一辈子泡在苦水里,日子怎么过,都是不顺心的。

  因为心里记挂着要给黄钰和杨近东合八字,何氏在胡家呆了一会,就打算起身去化成寺了。

  “嗯,是得早点去,赶到上午去。这进庙拜佛,可不兴下午去的。”李氏对此也颇为赞同。

  “那……娘,我就先去了。您在家好好休息。”何氏看了看黄汉巧,欲言又止。她其实是想把况老夫人之事告诉黄汉巧的,可当着李氏的面,也不好开口。

  “三嫂,你这大着肚子呢,让钰儿和锦儿陪着你去吧。”黄汉巧提议道。

  “嗯!”见何氏点头,黄锦和黄钰就赶紧整理了下行装,跟着何氏出门了。

  没想到况家的马车还没走。车夫一看到何氏他们出来,就道:“三太太,刚才我们老夫人有令,让我载你们去一趟化成寺。”

  原来,况老夫人早就知道何氏他们此行要去化成寺,早早地就安排好马车,吩咐车夫要一路慢点行驶,不能出啥意外。

  黄汉巧初以为马车是黄家雇的,听车夫这样一说,就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何氏,“三嫂,这是怎么回事?”

  “时辰不早了。钰儿,你们小心点照顾你娘,事情办完了,早点回来。汉巧,你跟我进屋,我跟你说……”李氏出声道。

  李氏把黄汉巧叫到房里,关起房门,把况家来人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黄汉巧。

  而另一头,何氏、黄钰、黄锦母女三人,则一路顺利地来到了化成寺。

  或许因为是过年的原因,化成寺的人不多。

  进了寺,何氏买了许多香烛纸钱,见菩萨就拉着黄钰和黄锦,虔诚地跪拜。她心里其实还记着年三十出恒不利的事情,只希望菩萨显灵,保佑他们一家平平安安的。

  等跪拜完了,何氏已是累的有些直不起腰来。

  “娘,不然你先休息休息?一会再去找禅师?”黄锦提议道。

  “不用。一直听人说化成寺很大,今天看到,才知道,这可比仰山寺大多了。锦儿,没事,娘吃的住。”何氏道。吃的住也是俗语,意思就是吃的消,能坚持住。

  于是母女几个就一起来到了抽签合命的地方。

  何氏先是把两张生庚八字递给了寺里的师傅。这是一个穿着土黄色衲衣的老和尚,留着斑白的山羊胡。他接过何氏递过去的八字,看了看,然后又抬头看了两眼何氏:“施主,这两张八字,老衲前两天已经合过了。”

  何氏一听他这样说,自然就猜到了,必定是徐氏也拿着八字来合过了,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忙问道:“大师,怎样?这两个人八字可相合?”

  “嗯!自然是天作之合的。老衲合过不少八字,从未见过八个字都相合的,这两人可谓是天赐良缘。”

  何氏听完,当即就笑了起来。“这可真是……太好了。”她颇有些激动地说道。

  黄锦自然也十分高兴,这样说来,黄钰的好事将近了?

  “只是……”老和尚欲言又止。

  “;更4新最快a上j酷、匠!_网

  何氏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大师,只是什么?”何氏紧张了起来。

  黄锦也在心里暗暗翻白眼。这老禅师,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居然还卖关子,有啥话一次说完好不。这样会吓着宝宝的呢?!

  “施主不必紧张。俗语说,满则溢,这两人虽是天作之合,不过,中间可能会有些波折,还望施主有所准备。”

  “这……不会说是有啥妨碍吧?”何氏接着问。

  “不会。这两人八字相合,定会父母安康,子女顺遂,家业兴旺的。”老和尚很肯定地说道。

  “菩萨保佑,这就好,这就好!”何氏终于放宽了心。只要不是两人结合有啥妨碍就好。俗话说,好事多磨,钰儿和杨近东的婚事,本就打算再过两年再办。

  何氏乐呵呵地把准备好的功德钱塞到了老和尚的手里,“谢谢大师答疑解惑。”

  “施主,我看你刚才叩拜的非常虔诚,既然来了,不如抽个签,问问家宅平安?”老和尚接过何氏递过去的钱,看了看站在她身旁的两个少女,提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