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夫人,您不用再多说了,您应该就是仲谦的姑妈。”黄胜祖开口了,“仲谦,还不喊姑妈?”

  “这……我觉得还是等圆空方丈来了,听听他的说法吧。”李氏就开口了。

  黄仲谦本已打算起身拜见况氏,但听到李氏这样说,就坐了下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黄锦估摸着,养了几十年的孩子,突然冒出一个血亲,李氏有些接受不了。当下就笑着说:“嗯,咱奶奶说的有道理。老夫人,还没问您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到白竹镇来了呢?”

  况老夫人看了看李氏,心下了然。对于这对收养了仲谦的夫妇,她心里是感激的,也自然知道李氏在抵触下。当下就点头道:“也好。不急于一时,等找到了故人再说不迟。”她又看了看黄锦,这小丫头满脸机灵,让她看得满心欢喜。

  “这次我随我儿到袁州府,估计要住上几年。”况老夫人笑着道。

  “哦,好吧。”黄锦也点点头,“那老夫人您今天回袁州府吗?”

  xb酷@匠d=网首发!@

  “不急。我听说你们后天也去袁州府?到时,我和你们一起去。”或许是因为多年的心结已经打开,此刻况老夫人的笑容格外温馨。

  ……

  初六一大早,黄锦一家就出动了,他们要去的自然是袁州府。这次去袁州府有几个目的:一来,黄汉巧家的双生子要提前办周岁宴席。其实按风俗,孩子周岁宴席,一般都是往后推的,没有提前的道理。但年跟前胡有生才回来,而且据说最近会很忙,所以想提前给孩子办。

  二来,何氏对黄钰的婚事相当在意,上次说了要去化成寺给黄钰和杨近东合命的,因此何氏格外坚持,不顾月份渐大,也要坚持走一趟。其实,黄锦劝过她,合八字这种事情,找乡野一般会算命的就成了。但何氏很坚持,她说自己提过要去,就得去。菩萨是不能骗的,一定要诚心实意地去。再说,化成寺的菩萨是整个袁州府最灵的了。

  既然何氏坚持,黄锦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况老夫人一大早就派了马车,来接黄家一大家子。虽然黄仲谦和她还没正式相认,但她已经认定黄仲谦就是自己的嫡亲侄儿。这两天也不顾黄家人如何看她,她每天都要到七里江去走走。按况氏的想法,不管黄仲谦最终认不认她,只有多走动、多接触,才能有真正的血肉亲情。

  况氏的热情,本没有什么。但对黄仲谦而言,却显得有些尴尬了。一来,他也基本可以认定,这突然冒出来的况老夫人,应该是自己的嫡亲姑妈,对此他自然是非常高兴的。这年头,血脉亲情被看的格外重。但另一方面,看李氏的态度,显然不想他……他又怕养母不高兴。

  面对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这几天都是小心翼翼的,颇有点左右为难,生怕惹得哪个不高兴。他们可都是老人,真真的惹不起。

  因而,这次况氏终于要回袁州府了,对黄仲谦而言,自然是暗暗松了口气的,颇有点得到解脱的感觉。

  况家的马车,跑的又快又平稳,辰末,就进了袁州府。

  况老夫人的儿子年前就在袁州府置办了宅子。出发前,况老夫人已经打发人先走一步,回家报信去了。因此,刚到城门口,吕家就有家丁来接人了。

  “老夫人,二爷让我问问您,这会是一起去回家,还是?”

  隔着车帘,黄锦听到了一个中年男子,恭敬地问话声。黄锦竖起耳朵,注意外面的动静,却半天没有听到况老夫人的回话。

  过了一会,黄锦他们乘坐的马车,车帘子动了动,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原来是翠儿。翠儿屈膝行了个礼,然后笑着问:“老太爷,我们老夫人想邀请您带着家人,去府上坐一坐。”

  “这就不必了。”黄胜祖缓缓开口,“你和你家老夫人说,眼下年节,我们正好有其他的事情,改日再去府上叨扰。”

  “那行,我们老夫人也交代奴婢,跟着一起去服侍您二老。帮着老夫人打理家务……”翠儿笑眯眯地说道。

  “额……这大可不必。”李氏看了看翠儿,开口道:“你去和你家老夫人说,待事情弄清楚了,我们就是亲戚了。现下,真没这种必要。”

  其实,对于况老夫人这门亲戚,李氏心里也有谱了。但当日不知咋的,拦下了黄仲谦和况氏的相认,后来想想,说到底,孩子自己心里不甘心。辛苦拉扯大的孩子,虽然人人知道并非亲生的,但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自然就没有其他的想法。这乍然冒出一个嫡亲姑妈,看对方身份,必定不凡。若是她提出让仲谦改姓归宗,可怎么办?

  这几天,李氏经常暗暗叹气。还是黄胜祖安慰她:仲谦这孩子一向厚道,即使选择改姓况,但终归会给他们养老送终的。况且,自己也早有打算,在适当的时候,让一个孙子姓况。这生恩重要,但养恩同样也是不能抹杀的。

  唉!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心魔作祟。一直以来,没有儿子,都让她心里有个槛。黄家大房绝支,她是有密不可分的责任的。

  听李氏如此说,翠儿也就不勉强,折身回去,把黄家的意思告诉了况老夫人。况老夫人当下也只好按着黄家的意思走,自己跟着接她的家丁,先回去了。临走,她吩咐车夫,一定要把何氏他们安然送到胡有生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