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可不能瞎说。”何氏眼睛闪了闪,“等你爹回来,应该就知道咋回事了。”

  见何氏这样说,几个孩子也就安静了下来。

  何氏一进屋,就去上房找李氏,两人关起门来,说了半天话,出来的时候,笑容满面的。看那样子,应该是和李氏商议关于黄钰的婚事的。

  说起黄钰的婚事,黄锦是深刻地体会到了,啥叫千里有缘一线牵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虽然过程有些不愉快,但相信正是那一次,让杨近东对黄钰一见钟情了。

  而第二次相遇,竟是直接连徐氏都遇到了,这可是未来婆婆呢,神奇的是,她竟然出身平民,这也是为何,她不排斥与毫无背景的黄家结亲的重要原因吧?

  到了第三次,这两家居然能攀上点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来!

  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黄钰和杨近东的婚事,照此情况下去,应该合八字这些,都会顺顺利利吧?黄锦在心里暗暗祈祷,可千万别到最后,弄出个八字不合的波折来。

  一直到吃了晚饭,黄仲谦都还没回来。

  何氏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虽然丈夫就往白竹镇去了一趟,对方也就是说想看看房子而已,应该出不了大事。可她心里还是颇有些不安,总感觉似乎有啥大事发生。

  此刻,何氏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刚一回家,就应该把情况和李氏他们说清楚的。当时自己觉得应该没啥事,怕李氏他们多想,当李氏问起黄仲谦,她只推说是去镇上采办些铺子用的物品来。

  黄锦也有些睡不着,一来,她心里始终在揣测那姓况的老夫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二来,黄仲谦至今未归,不会真的有啥事吧?

  恍惚间,黄锦听到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然后,她似乎听到了大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接着,就听到了何氏和黄仲谦的对话。

  黄锦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此时正屋里已经点起了油灯,然而并没有人。

  黄锦听到厨房似乎有响声,就走了进去,看到何氏正在厨房里烧开水。

  “娘,爹是不是回来了?”黄锦问道。

  “嗯!你帮娘搭把手,去把上次朱公子送的茶叶拿出来,就放在娘房间的木柜里。”何氏头也没回,专心地生火。

  “好。要不要叫二哥他们起来?”黄锦接着问。

  “不用,你二哥他们都起来了。”何氏道。

  “娘,茶叶我拿来了。”这时,黄钰走了进来。她刚才刚走到门口,听到何氏的话,就快速跑去把茶叶拿了过来。

  黄锦看了一眼黄钰,她做事可真是利落!

  “娘,爹他们呢?”黄锦不禁好奇地问道。

  “你爹和涂管事他们去你爷房里了。”何氏道。

  “涂管事?他怎么也来了?”黄锦更加好奇了。

  “不知道,刚你爹匆忙间,也没和我说清楚。只是……我估摸着,下午我们的猜测是对的。”

  火已经烧了起来。

  “锦儿,你负责往里面加点柴。小心别被火星子溅着了。钰儿,你再去装点槽子糕、瓜子出来。”

  黄锦和黄钰就忙碌了起来。

  更^新mv最M‘快上/r酷l匠GE网d

  黄仲谦他们这一进门,就近了黄胜祖的房间,到底是在说些啥?黄锦心里就想有东西在挠一样,实在是好奇地厉害。

  可惜,黄仲谦他们一直没出来,期间就李氏进厨房续过几次茶水,并交代何氏,让黄锦和黄钰几个孩子早点去睡。

  何氏点点头。眼看着已经要到子时了,何氏见黄锦他们还在厨房熬着,就坚决让他们姐妹两个先回屋休息了。

  “娘,不然你和锦儿先去休息吧。我熬着没事。”黄钰柔声说道。

  “没事,不用担心娘。还是你们先去睡吧。钰儿,你也还是个孩子,这厨房烟熏火燎的,早点去睡。”何氏道。

  黄锦和黄钰只得先回房去了。

  “姐,难道今天那老夫人,真是况家的人?”躺床上的时候,黄锦小声地问黄钰。

  “不知道呢。锦儿,早点睡吧。”黄钰翻了个身,竟是真的就睡着了。

  这孩子,咋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呢?!黄锦不禁感到有些无语。

  没人陪她说话,黄锦只得躺床上,慢慢地推理起来:看今天那老夫人的年纪,应该有六十多了吧,比黄胜祖都大着几岁。若真的是况家的亲戚,至少和况家祖父应该是同一辈人。

  只是,不是说况家已经没人活在世上了吗?这哪里又来了一个老夫人?

  黄锦在床上,胡乱想了有一阵,都没理出个头绪来,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大门又开了,然后就有马蹄声,嘚嘚地,由近而远,渐渐听不到了。

  白天搞了卫生,黄锦早就有些累了,加上时辰实在是有些晚了,黄锦想起床,但依然有些睁不开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锦儿,早点起床,今天我们都要去下白竹镇。”天刚蒙蒙亮,何氏就推门进来,把黄钰和黄锦喊了起来。

  “娘,去七里江干什么?咱家又没有亲戚在镇上,不用去送年。”黄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下意识说道。

  “有事。”何氏把衣服递给了黄锦,“快点穿好了,出来吃早饭。”

  黄锦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张开就问道:“娘,咱爹昨晚为啥那么晚才回来?”

  “这……等一会去了白竹镇就知道了。”何氏有几分犹豫地说道。

  “娘?那老夫人,真的是况家的亲戚?”黄钰问道。

  “嗯,不过,一会怎么做,得听你爷爷奶奶的。”何氏叮嘱道。

  听何氏这样说,黄锦就明白过来了。好巧不巧地,那老夫人也姓况,估计和况家指定脱不了关系,指不定还是血缘很亲近的关系,不然何氏言语中不会那么为难。何氏这样说,应该是黄胜祖和李氏还有什么顾虑,她只好事先叮嘱孩子们,别胡乱认亲戚,惹得老人家不高兴。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黄锦的错觉,餐桌上的氛围,似乎有几分凝重。席间,黄胜祖不断地看了又看黄钟、黄镛和小六几个,时不时皱下眉头。见他这样,黄仲谦、何氏夫妇更是不知道该如何了。

  黄仲谦几口就把饭吃了,然后丢了碗,就出去借驴车了。不一会儿,他牵着陈焕生家的小毛驴,套上自己的平板车。忙完了这些,他进屋对黄胜祖说:“爹,您是现在就出发?”

  黄胜祖点了点头,“早点去,认一认,看是不是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