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这老夫人夫家姓吕;二老夫人名叫况浅;三,老夫人既然能把这样一份写着自己闺名的帖子交给黄仲谦,就说明她并没有太多的忌讳。而刚刚听她话里的意思,这老夫人应该就是这附近之人。会不会因此,她对黄家人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而没有太多顾忌?还有一个,这老夫人和圆空,应该是有着很特殊的关系,不然不会把这样一份名帖留下。

  事情处理完后,黄锦一家见时辰还早,就晃悠悠地往七里江走。铺子离七里江不远,大概两里多地。

  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河滩,是稠江改道冲积渐渐形成的,河滩不大,约莫三四亩的面积。夏天的时候,村里里的孩子都喜欢在河滩上玩,男孩子脱光了洗澡,稠江的河道并不算宽,对岸就是河西村,离何作林家并不远。女孩子则光着小脚,在河滩旁的浅滩里,轻轻搬开水里的石头,抓虾子和黄辣丁。

  “爹,咱家新买的地是在这里吧?”黄锦指着河滩上的一片平地说道。

  “嗯,你看,就河滩上面那一片,一起有二十亩呢,紧挨着河滩。”黄仲谦指着远处一片良田,笑着说。

  “锦儿,这片地和咱家之前那片地,中间只隔着两户人家。种起来方便的很。”何氏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路已经是孕相十足了。

  “那可不可以和他们商量商量,把地换到一处,那不就更方便了吗?”黄镛说道。

  “嗯,四哥提的是个好主意。爹,等过完年,趁着春种前,你找人商量商量?”黄锦道。

  “这……应该问题也不大。这一片的地,品质差不多,而且放水都很方便。就是挨着河滩这块,容易发大水,被水淹。”黄仲谦道。

  “爹,这个没事,那我们就全部换到河滩这块,挨着一起就是。你忘了,这不是再修水库么?等水库修好了,有了调节,指定不会发大水了……”黄锦道。

  “是哟!锦儿说的有道理。那过了十五,爹就去找人商量。”黄仲谦道。

  “不光如此,爹,我觉得你还应该去找村正,把那片河滩地也买下来。”黄锦心下一动,就说道。

  “要那片地干啥?都是沙子,也不能种粮食。”黄钰有点奇怪地问道。

  “姐,你想下,等飞剑谭水坝修好了,稠江的水位就可以调节了,那时就不怕涨水或者干旱了,咱可以把河滩挖深,养鱼种藕,岂不是很好。”黄锦认真地说道。

  其实,她早就看中这块地了。这沙滩地,是比劣等地还次的土地,自古以来,都是空着的。买的话,估计只要一二两银子。这可是太划算了!早点下手,以后一定不亏。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锦儿的心气眼光,比很多男子都强。”何氏突然感慨道。

  “是的!”黄钟也点点头,对此他深以为然。

  一家人一路走,一路聊,不知不觉,就到了村口。

  “爹,你看……”小六指着远处,从白竹镇往村里方向,有一个人,骑着一匹黑马,正往这里来。

  “估计是去哪家走亲戚的吧。”黄仲谦扫了一眼,也不在意。

  “爹,你再仔细看看,这不是刚才那个涂……”小六急了起来。

  “真的耶,爹,就是刚才那人。”黄锦也看清楚了,这由远而近跑来的,分明就是涂管事。那况氏的家仆。

  “店家,咱又见面了。”涂管事看到了黄仲谦一家,也早就认出来了,当下拉紧缰绳,停了下来,下马站定,笑着道。

  “嗯,涂管事,您这是?土地庙方丈还没回来。”黄仲谦道。

  “是这样的,不瞒您说,我们老夫人曾随父兄在白竹镇生活过几年,后来……如今她好不容易有机会回来,想看看曾经生活的地方。”涂管事道。

  “哦,那是好事啊!”黄仲谦道。

  “看我,把正事给忘了。店家您是本地人,我向您打听个事情,这七里江的黄仲谦家住哪里,该怎么走?”涂管事道。

  一听涂管事这样问,黄锦一家有点发愣了。黄锦看了黄仲谦一眼,见他也愣住了,就忙问:“大叔,您认识这家人?”

  “呵呵,我们从京城来,哪里认得他们哟。”涂管事笑了起来。

  “那您找他家什么事情?”黄锦接着问道。

  “哦,是这样的。刚才我们老夫人去镇上的况宅,大门是锁着的,四下打听了下,听说这宅子现在是一户叫黄仲谦的人家所有,于是,老夫人就派我来问问。”涂管事道。

  “况宅?你们去况宅干什么?”黄锦提高了声音,颇有些奇怪地问道。

  “哦,这个嘛……我也是奉命行事。我们老夫人只想进去看看,也没别的意思。”涂管事犹豫着道。“店家,你们认识黄家吗?”

  “不瞒您说,涂管事,在下就是黄仲谦。”黄仲谦开口道。

  “啊?”涂管事颇有些转不过来了,世上竟有如此巧的事情。“既让如此,黄老爷,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是这样的,我们老夫人想进况宅看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能否劳烦您去一趟?”

  “这……按说是没问题的。只是,况宅……是这样的,不知道您的主家和况宅有何渊源。这况宅目前已经有一部分不属于我了,若是想看全貌,恐怕……”黄仲谦犹豫着道。

  “这样啊?没事,麻烦您先带我们老夫人进去看看再说。”涂管事想了想,说道。

  cC更新/g最快a上|酷Vh匠D网M

  “那行吧,我陪你走一趟。”黄仲谦道。“你先带孩子们回去吧,我一会就回。”黄仲谦转身对何氏说道。

  “爹,正好铺子明天开业,您顺便买些食材回来,盐也该买一点了。”黄锦出声提醒道。

  “知道啦!爹心里有数。”黄仲谦说完,就坐上了涂管事的马。涂管事一吆喝,马就跑出去好远,不一会儿工夫,拐了个弯,就不见了。

  “那马可真好看……”黄镛就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是呀,四哥。”小六也一脸向往地说道。

  黄锦抚额,看到黄镛和小六的样子,不禁感叹:这古今中外,不管哪种车,男人对于车的热衷,可真是想通的。

  “娘,那涂管事说,那老夫人在白竹镇生活过几年。她也姓况,您说……”黄钟出声道。

  “对哦!娘,这况姓在白竹可是很少见,很少见的。不会……”黄锦也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刚才那个老夫人,不会和况家是啥亲戚关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一路走来,不知不觉,作品已经30多万字了!好感慨。这是芬芬的第一本书,感谢一路以来,有几个忠实粉丝的追随。同时也欢迎留言给我,让我感觉到你们的存在好吗?每次萌萌有新消息,就会格外激动~~~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