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您是来土地庙的吗?”黄锦走向前,出声问道。

  “嗯!”中年男子答道。

  “这位老哥,这可不巧了。庙里的方丈年前出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黄仲谦走向前,笑着道。“是呀,看样子,你们是从远方来的吧,不如先进屋歇歇脚?”

  “这……”中年男子面露难色,走到最前头的马车上,半躬着背,悄声地对着里面说着什么,一脸的恭敬。

  黄锦看过去,心里就有数了。这应该是大户人家的管事,立面坐着的估摸着就是他的主子。看他们的派头,应该是排场不小。这大过年的,哪个大户人家风尘仆仆地,来到七里江这小小的土地庙干什么?难道是要烧香拜佛?也说不过去啊!明月山上的仰山寺都比这小小的土地庙有名多了。

  黄锦正胡思乱想着,过了一会儿,那中年汉子动了起来。只见他往最后面的马车里喊了一声,就有一个年轻的小厮,拿着一个脚凳,跳下马车,几步就走到了最前头的马车旁,稳稳地把凳子放平。

  接着,马车的帘子动了动,先后从里面下来两个十五六岁的丫头,他们穿着精致,打扮的也极好,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训练出来的,进退自如。

  '(酷5匠E网.正"版)首O发

  紧接着,又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女子,搀着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慢悠悠地下来了!这老太太慈眉善目的,穿着锦绣棉甲,上面绣着大幅的团花牡丹。她的抹额上绣着祥云,金光闪闪的,应该是金线绣制而成。

  中年女子先走了几步,走到店里,左右环顾了一下铺子的环境,见这里虽简陋,但收拾的还算干净,就朝外面点点头。

  于是,那两个年轻的丫头,一左一右,搀扶着老太太,慢慢地走进了黄锦家的早点铺子里。

  “几十年没来了,没想到这里看起来还是老样子。”老太太一边走,一边四下环顾。尤其特意看了看这早点铺子的布局。

  “你们就是本地人吧?看这门前的告示,你们这铺子是才开张的?”老太太看了看黄仲谦,张嘴道。

  “嗯,听老夫人的口音,您也是宜春县人?”黄仲谦笑着问。这老太太的架势,看起来,比朱氏都多几分气势,俨然是名门望族之人。

  “店家,可否借下你们的厨房,我们给老夫人准备点吃食?”中年女子出声道。

  “这自然没问题。正好铺子打算明天开张,我们也提前买了点食材,若有用的上的,尽管拿去就是。”何氏笑着道。

  “好,那就谢谢啦。余妈,没事的,不用紧张,你去忙你的吧。”老太太挥了挥手,那叫余妈的中年女子行了行礼,就到厨房去了。

  “店家是七里江人?怎么想到在这里开铺子,这里也不算是主干道。”老太太笑着和黄仲谦拉起了家常。自幼年离家,一别近五十年,俗话说,乡音无改鬓毛衰,说的可不就是自己。有生之年,能有机会回来看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遗憾的是,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老夫人有所不知,这里要修筑一个大水坝。因此我等才想到在这里临时开个小铺子,赚几个大钱养家糊口。”黄仲谦道。

  “原来如此。那店家向你打听一个事,这庙里有没有一个叫圆空的和尚?”老太太开口道。

  “您是说圆空方丈,他可是这寺里的住持大师。”何氏插话道。

  “嗯,他还在就好。”老太太点点头道。

  “老夫人,听您这意思,圆空师傅是你的故旧?”黄仲谦斟酌着问道。

  “嗯,说起来也几十年了。我年幼时曾和他有过几面之缘。”老夫人笑了笑。

  “那可不巧了。方丈师傅年前就带着徒儿出游了,说是要出去一段时间。”黄仲谦道。

  这时,余妈已经从厨房端了一杯热腾腾地茶,小心地放在了老夫人的面前。“老夫人,您小心烫。”

  老太太掀开杯盖,一股子茶香就在屋内弥漫开来。就冲这香味,就知道这绝对是难得的好茶。黄锦还注意道,装茶的杯子是他们自己的,甚至连托盘用的也是他们自带的!

  黄锦暗暗点了点头,这架势和电视上演的那些大宅门当家主妇不遑多让!她一点稀奇地看着,仗着年纪小,也不做声,也不回避。

  说实话,目前她所成活的环境,就是一普通农户家庭。社会礼教虽然严格,但所谓的豪门规矩、各种讲究,那和他们是边都挨不上的。能有机会看看大宅门女人的生活方式,黄锦还是很乐意的。

  老太太喝了两口热茶,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准备起身。她看了看那中年管事,管事点点头。

  “多谢几位的招待,既然寻友未遇,老身就先告辞了。”老太太慢悠悠地说道。

  那两个丫鬟就走上前,一左一右,搀扶着老太太,缓缓上了马车。

  “店家,我姓涂。今日叨扰几位了,这是我们老夫人吩咐我们给的一点谢仪,还望笑纳。”涂管事说着,就把一个红漆木盒递到了黄仲谦手里。

  黄仲谦慌忙间,正欲推辞。

  涂管事就又说话了:“还请接纳。不瞒您说,这里也是我们老夫人的老家,一别几十年,老夫人这才有机会归乡探望。还有一事,要请您帮忙转达。这是我们老夫人的名帖,还请主家转交给圆空大师,就说:幼时故旧,寻访未遇,若有缘分,改日相见。”

  见涂管事说到了这份上,黄仲谦自然是不好推辞了。他笑着接过名帖,亲自送涂管事出了门。不知为何,自己对这位老夫人,有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

  “爹,能不能让我看看这名帖?”待众人走远,黄锦凑了上去。她实在是对这大家族的事物,带着几分八卦之心。

  “这孩子……小心些,别弄皱了!”黄仲谦把帖子递给了黄锦。

  几个孩子就凑上去,围着看。这帖子的用纸十分讲究,应该是上等的宣纸,打开还透着隐隐约约的玉兰花香。上面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吕门况氏·浅。这帖子,算是给非常私密的人了。从上面可以看出来几个信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