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彼此间相互体谅的和睦家庭氛围,让黄锦倍感温馨。对于黄锦来说,她也希望黄钰能晚些结婚。虽说时下风俗,女孩子一般十三、四岁就成亲了,可若放在二十一世纪,那可是妥妥的童婚!人都还没长开呢,万一怀孕,生子,那危险系数就大了。

  况且,这年头莽婚哑嫁多了去了,有多少人成了怨偶的。黄锦觉得,结婚不仅是两个人要彼此了解。新人成亲钱多了解一些,也免得个性不合,夫妻感情不好。这对男方来说没什么,尤其是杨近东那种家境,一个不爽就可能纳妾。但对黄钰来说,这成亲就如再投一次胎,这唯一的姐姐,黄锦可不希望她婚后泡在苦水了。

  黄锦突然有些理解这年头,为何那么多表哥表妹结婚了。表哥表妹彼此青梅竹马,又加上两个家庭知根知底的,这样的婚配,在这年代看重的就是彼此的理解吧。

  何氏走后,姐妹俩又窝在被窝里,亲亲密密地说了半天话,见时辰不早了,就睡下了。

  过年时走亲串户的好时候,但是对于黄家这种外来户而言,亲戚并不多。一家人早就商量好了,反正不用咋走动,不如正月初四就把早点铺子开起来。一来,还有些进项,二来,也方便了这些异地他乡过年的劳工。

  所以,一大早,家里就忙开了。看时辰差不多,就收拾了一番,将门锁了,往土地庙的早点铺子去了。

  临近晌午,铺子里该打扫的卫生都忙的差不多了。懒得跑,商量了一下,黄钰就开始钻到厨房,打算做午饭了。

  “爹,我娘呢?她怎么不见了。”刚才一门心思忙着收拾,这一闲下来,黄锦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何氏不见了。

  “哦……你娘有点事情,出去了。应该快回来了吧。”黄仲谦有些含糊地说道。

  “小六呢?他跟过去了吗?”黄锦又问。

  这时,黄仲谦已经走开了。黄钟就冲黄钰笑了笑。

  t,更W新`'最#快jc上酷!匠{g网

  黄锦这会其实已经有谱了。估计何氏去何家坊,给徐氏母子回话去了。

  “哥,是啥事啊?跟我说说吧。”看这样子,黄钟分明也知道此事了。这可就有点怪了,平日里只管一心读书的他,居然也对黄钰的婚事留了心。

  “不知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问。大人的事情,不该管的也别管。”黄钟朝厨房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

  “哦。你不说,我也知道。”黄锦得意地看了一眼黄钟,“昨晚,爹娘都和我说了。”

  “既然知道了,还问。锦儿,这事八字还没一撇,没定的事情,不能到处说。别到时事情没成,钰儿的名声却……”黄钟叮嘱道。

  “放心吧,哥,我可不是个大嘴巴。”黄锦道。

  不得不说,黄钟的个性,确实是十分保守和稳重的。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何氏一脸带笑的走了进来。

  “姐,这是杨家表哥给我的……”小六一进来,就托着个木制剑,一脸得意地跳到了黄锦跟着,“这可是杨表哥临时给我做的,怎么样?”

  “好看。你看你,被一把木剑就收买了?”黄锦捏了捏小六的脸蛋,笑着说。看不出来,这杨近东还挺会收买人。小六一向喜欢这种小玩意,他居然就能投其所好,自己做一把送给小六。不错,这孩子,追爱路上,必有前途!

  “你刚才一直和娘在一起?”黄锦把小六拉到角落里,悄声问。

  “呃……没,我一到姥姥家,杨表哥就说要给我做木剑……”小六低下头,小声地说道。

  “你这……”黄锦颇有些无语了。这孩子,咋就不关心关心正事呢?!不过想到,他毕竟才是个七岁的小孩子,玩心大,容易被收买,也很正常。

  “嘿嘿,姐,你是想知道咱娘干啥去了吧?”小六抬起头,颇有些得意地起来。

  “说,咱娘干啥去了。”黄锦追问道。这小屁孩,还弄得卖关子了!

  “嘻嘻,娘不让说。”小六大笑这,就跑开了。

  黄锦追了上去,瞪起眼,盯着小六。“你不说,我也猜的到。再说,又不是别人,告诉我又有啥。”

  虽说基本肯定何氏去干啥了,但黄锦还是想知道确切的消息。

  小七又颠颠地,嬉笑着跑开了。

  没想到这孩子,年纪不大,嘴巴还挺紧的。

  “说不说。”黄锦一把抓住了他,开始捏小六的小脸,那可爱的肥嘟嘟的脸在黄锦的“蹂躏”中,就变了形。

  “三姐……我说,我说还不行嘛。你快放开我。”小六立刻讨饶起来。

  “我也是后来听小虎说的。娘让二舅妈当媒人呢,说合咱二姐和杨表哥的婚事……娘已经把二姐的八字给了表姨,还说初六要去化成寺,给二姐和杨表哥合八字呢。”小六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嗯。”果不出黄锦所料,何氏确实是去给徐氏回话了。

  “姐,你说,娘是不是把二姐许配给杨表哥了?”小六仰着头,问道。

  “哦……”黄锦故作高深的沉吟起来。

  小六就开始有些紧张了。这杨家表哥,虽然接触的日子不多,但他真心喜欢。他和永福哥一样,一派文雅,做事又雷厉风行的。就是比起黄桂菊的未婚夫曹思明,也是不差的。

  “应该就是了。六儿,这事咱现在可不能往外说。”黄锦决定还是直接告诉小六。

  “嗯,咱娘也说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小六点头道。“你说,二姐是不是就要嫁给杨表哥了?”小六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这件事嘛……现在说起来还早。估计过几天就知道了。”黄锦就道。

  吃了晌午饭,趁着天好,黄锦他们一家人就做在了铺子前的平地上晒太阳。顺便让黄钟拿出纸笔,写一张铺子重新开业的告示。

  远远地,看到路上有两三辆马车缓缓向这边驶来,看那马车的装饰,不比上次曹家的差。黄锦估摸着,是过年去走亲戚路过这里,当下也没在意。

  “咦?!这土地庙前啥时候还开了一个早点铺子?”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指挥着马车在屋前停了下来,充满了疑惑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