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过年的,我也没准备多少好东西……”徐氏笑着给黄钟、黄镛、黄锦和小六一人发了一个香囊,香囊里装着半钱银子。这应该是徐氏过年时特意准备的,目的就是随时给孩子当压岁钱的。

  “这……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何氏作势就也要去掏红包,作为给杨近东的见面礼。

  杨近东一跳几步远,众人被他这一下,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妹子,你这就不用和我客气了。我们家近东多大年纪了,和他差不多大的,都已经是孩子爹了。”说着,她又瞟了两眼黄钰,笑呵呵地道:“再说,他早就会自己赚钱了,没给弟弟妹妹们压岁钱,都算是他失礼了……”

  “哎哟,不好意思了,这香囊没有啦!说起来,钰儿这孩子我是真心喜欢,这镯子就送给你啦。”徐氏说着,就从手腕上退下来一个翠绿翠绿的贵妃镯,水头十分好,透亮莹润的,一看就价值非凡。

  “这……伯母,这我可不能……”黄钰脸红了起来,坚决不肯接。这东西她虽然不怎么懂,但一看就是好东西,比祖母手上带的那个镯子看起来都好。

  “钰儿,既然你表姨送你了,就收着吧。那话咋说来着,叫长者赐啥啥啥?”贺氏在一旁插话道。

  “姥姥,是长者赐,不可辞。”小六道。

  “哎哟,还是我的小外孙厉害。小虎,你可学着些,你比小六还大一点呢。”贺氏摸了摸小六的头,转过身,笑着对小虎道。

  “嗯,我和他约好了,开春一起去白竹镇读书去。”小虎开始换牙了,说话有些漏风,听的大家又笑了起来。

  贺氏都开口了,黄钰也就不好推辞了,只笑着接下了手镯。杨近东见她把镯子戴上了,似乎松了一口气。

  ……

  “娘,你们都谈好了吧?”杨近东趁着无人,悄声地问徐氏。

  “谈什么,谈好了?”徐氏面带戏谑地问道。

  “这……您说呢?”杨近东脸就红了起来。

  “好,不逗你了。谈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没问过钰儿的意思,她父母说还要回去听听老太爷他们的意见。”徐氏道。

  “他们……是对我有意见?”杨近东的心就提了起来。

  “哪能!我儿子这人品相貌,谁会看不上。放心,娘一聊,就知道他们对你很满意。只是……我估摸着他们可能觉得两家的门第上……”徐氏犹豫着道。

  “娘,咱家可不兴这个。大嫂家也不是普通富户而已?我可不想靠着妻子娘家赚钱,我自己赚!”杨近东就有些着急了。

  “嗯,我儿子有志气。只是,这你和我说也没用啊!”徐氏就笑了起来。这孩子从小就沉稳,处变不惊的,没想到这会急成这样了。

  “娘,您说爹不会有意见吧?”杨近东又问道。

  “不会。我早就试过他的意见了。现在就是不晓得钰儿愿意不愿意,何氏那头我看问题不大,只是,她说成婚可能要等两年。”

  “这……钰儿会同意的吧?”杨近东开始纠结了。他们第一次见面,并不算愉快,撞了她,她不会因此觉得莽撞吧?

  “想这么多也没用,等着吧。我估摸着明后天就有消息啦。”徐氏拍了拍杨近东的手背,以示安抚。看得出来,他们母子的关系十分融洽。

  “嗯,只能如此了。”杨近东此刻内心颇有点忐忑。这可比自己开店谈生意熬人多了。

  ……

  黄锦他们一回到家,何氏就打发几个孩子早点洗了睡。她和黄仲谦则是关起房门,似乎要商量啥大事。

  “爹,铺子还是要去守着的吧?”黄锦敲开了何氏他们的门,找了个理由走进去坐了下来。

  “嗯,要的。锦儿,你洗刷完了?那就早点去睡吧。”何氏道。

  “晚上吃的有点多,这会睡不着。娘,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坐坐,你们说啥,我不听就成。”黄锦耍起了小赖皮。她有种预感,黄仲谦他们商量的,指定是黄钰的婚事。

  “你这孩子……”何氏颇有些无奈。锦儿这孩子摆明了想旁听。她看了看黄仲谦,见他没做声,就也默认了。

  “你听就听,可别说出去。”何氏叮嘱道。

  “娘,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黄锦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听二嫂说,他们家人口倒是不复杂,老爷子是孤儿,还是在一个族亲的帮扶下,凭着自己的努力起家的。现在家里就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大儿子早就成家了。今天这个是小的……”何氏道。

  “娘,你们说的是徐表姨吗?”黄锦明知故问。

  “嗯!锦儿,你觉得杨近东表哥咋样?”锦儿虽然年纪小,但有着与年龄十分不符的成熟和稳重,因此,她想听听他的意见。

  “这……我也没和他说过话。不过哥对他评价极高,说他如果读书,指定能中举。人很聪明。”黄锦道。

  “……下午我也和那孩子聊过一阵,这孩子虽年纪不大,但却是沉稳。也不轻浮,是个有担当的……”黄仲谦也点头道。

  “今天徐氏给我透话了,只要钰儿愿意……我就担心……两家的门第差着一点了……”何氏犹豫道。

  “娘,您是说,徐氏他们看上咱姐啦?”黄锦故作惊讶地说道。

  “这孩子,小小年纪的……”何氏笑着就把黄锦搂到了怀里。

  何氏这一动作,可着实吓了黄锦一跳。

  “时间过的可真快,一晃钰儿就要嫁人了。唉,我是真舍不得,咱家日子刚过的好一点……”何氏感慨道。

  更新/C最快上#;酷W~匠网B

  “娘,你之前不是说,要多留姐几年吗?”黄锦道。

  “嗯,今天我也和徐氏提过这层意思,她说不急。城里二十结婚的男子比比皆是,只要我们愿意,她说两家先定下来,等钰儿满了十五再成婚。”何氏道。

  黄锦没想到,他们谈的这么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