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乡村,无疑是美丽、静谧而安逸的。在这种安逸中,黄锦的内心,也升腾中一种别样的感动。她找了一块大青石,细细地擦干净表面的尘土,垫上帕子,坐了下去。脚悬起来,优哉游哉地晃荡着。突然就回忆起前世来,她很喜欢在冬日暖阳中,抱一本书,爬到山坡上,懒懒地看着。这一种静谧和安适,在此刻,竟是如此相通。

  “咦,锦儿?”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带了点惊讶,更有几分惊喜。

  黄锦一回头,这不是朱培谦吗?大年初二,他咋到七里江了?

  黄锦赶忙起身,作势要行大礼。朱培谦看了看身旁的仆从,小手挥了一下,“你们先下去吧。”

  仆从们就都走远了。

  “哎呀,锦儿,不是早和你们说了吗?你们是我的朋友,别那么……而且,二哥也不许我随意暴露身份。”朱培谦颇有几分受伤地说道。

  不用叩拜,黄锦心里自然是十分愿意的。况且,一直以来,在她内心,黄仲谦都是一个稚气十足的大小孩,和他交往,她丝毫没有觉得对方是个小王爷而倍觉威势逼人。

  “你咋今天来这里了?”黄锦脱口而出,问道。

  朱培谦见黄锦没了那种小心翼翼,不由十分高兴,笑着起来。“我就说,你才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小家子!二哥去京城了,在南昌呆着无聊,我就回宜春,正好来看看廖先生。”

  听了朱培谦的话,黄锦的心又提了起来。朱二这会去京城了,是不是说局势又有啥变化了?年前黄永福就提到过,当今恐怕时日不多。

  黄锦想再仔细地询问,只是这似乎不是她能过问的事情,只好把话题给转移了。

  “锦儿,我听说你家开了个早点铺子?”朱培谦见黄锦沉默了下来,就找了个话题。

  “嗯,你咋知道?”黄锦反问。

  “哈哈,我自然有我的方法。”见手下都走远了,朱培谦也收起了那端着的王爷姿态,俨然一个邻家大男孩子。

  “那你知道飞剑谭工期多久吗?”虽说已经从钟掌柜那里知道了飞剑谭修筑的准确时间,但黄锦还是想从权贵人士中得到最具体的消息。

  “哦,工部要求明年就完工。锦儿,你是担心到时店里没生意吗?”朱培谦笑着问。通过几次接触,他也算看出来了,眼前的小姑娘可不比所谓的大家闺秀差,而且见识和气度甚至是远远比那些忸怩的所谓端庄闺秀强很多。

  “嗯,是的。”黄锦也不否认,大方地承认。没想到朱培谦这孩子能想到这一层,果真不愧是小王爷。

  “那你放心,不出意外的话,仰山上,明后年应该还要修个娘娘庙。”朱培谦沉吟着道。

  “娘娘庙?”黄锦有点疑惑。

  “嗯。不过我只是说可能,也不一定。”朱培谦言辞有些闪烁。

  黄锦听出了他言辞中的不确定,当下也不好多问。

  正好此时,她看到黄钰远远地走了过来。

  “我姐过来了。应该是喊我回家的,先不和你说了哈,拜拜。”说完,她就往黄钰的方向跑了。

  “拜拜?是啥意思?土话?”朱培谦对此颇为纠结了一阵。他本想拉着黄锦问清楚,可回头一看,她已经走出好远了,只得放弃了。

  ☆'酷".匠~《网“H永久B免s费看${小i说

  黄锦他们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贺氏、徐氏和林氏坐在堂屋里,聊的热火朝天的;杨近东和黄钟则是坐到了屋后的院子里,两人正在下围棋呢。黄钰一到家,就满脸通红地进了厨房。

  黄锦注意到,黄钰一进屋,贺氏、徐氏和林氏就心照不宣地彼此看了一眼,然后有满面含笑地拉家常去了。

  何家的房子有限,吃过了晚饭,黄仲谦就带着一家人辞行。临走,徐氏热情地拉着何氏的手:“上次就说初六到宜春聚聚,这没想到,算起来,我们还真算是表亲了。我就托声大,叫你一声妹妹。下次到了袁州府,可定要到我家去坐坐。”

  “呵呵,那是自然的。我们两家可是沾着亲的呢……”何氏说完,看了看杨近东,这孩子人才真是不错,龙章秀骨的,英气逼人中又透着几分儒雅俊秀。

  而徐氏此时也在暗暗地观察着黄钰。俗话说,人靠衣装,这小闺女今天新衣裳一穿,硬是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又俊秀了几分。通过她今天的观察,这孩子教养的十分不错,虽说是在农村,略有点腼腆,但小姑娘也算正常的很。徐氏拿年轻时的自己和黄钰对比了一下,颇有些遗憾地发现,自己似乎相比黄钰,还要差上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