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近东其实早就在偷偷留意黄钰了,见她步步移动,缓缓走近,心竟是砰砰地,似乎是快到跳出来了。为了掩饰他的窘迫,杨近东故意端起了茶杯,一仰头,却是一滴水都没有!

  黄钟看到他这个样子,感到颇为奇怪,这个杨公子难道是傻了?

  黄钰正好走到跟前,杨近东一脸囧相地把杯子递给黄钰,轻声道了声:“谢谢!”

  黄钰已经是满脸发烫了,倒完茶水,转身就快步进了厨房。

  “二舅妈,我来帮你摘菜吧。”黄钰接过林氏手里的韭菜,专心地摘了起来。

  “呵呵,不用,不用。你们是客人,还是到客厅去陪陪你姥姥吧。”林氏道。

  一直注意着黄钰和杨近东的黄锦,此时已是满脸黑线了。林氏这话,实在是BUG太多了!既然是客人,咋能让黄钰出去端茶倒水,招呼客人呢?虽说庄户人家,对规矩看的并不重。可毕竟黄钰如今算是正儿八经的客人呢!

  联想到今天一早,何氏特意隆重要求黄钰打扮之事,要是还想不通其中的关窍,黄锦就算是傻了。只是不知道,何氏知不知道二舅妈林氏的表姐就是徐氏,而她的儿子就是杨近东呢?

  一时间,黄锦颇有些期待。

  徐氏难得来一趟,自然是要在何家住一夜的。而她也找机会提出,自从上次与何氏偶遇后,颇为投缘。没想到这次有这种缘分,无论如何,都想去见何氏一面。

  对于徐氏的热情,黄仲谦颇有些无措,最后还是黄锦出主意,提议反正两家离着不远,家里也没啥客人需要接待,由黄仲谦回去,把何氏接过来,在何家吃晚饭就成。

  这个提议,众人自然没二话。于是,吃过午饭,黄仲谦就回七里江接何氏去了。

  “锦儿,咱去玩雪人咋样?”吃了饭,何采琴道。

  “啊?雪都化的差不多了,哪里可以堆雪人?”黄锦道。

  “没事,我知道哪里还有积雪,保管玩的痛快。”何采琴道。

  年三十晚上下的雪,今天已经开始化了,房前屋后基本上看不到积雪了。可山里的姑娘,漫山遍野的跑惯了,何采琴自然是知道哪里的积雪还没来得及化的。

  “那行啊!”黄锦道。

  “光堆雪人没啥意思,晚点新花样吧。”小虎在一旁附和道。这孩子性子更野,典型的哪里热闹哪里凑。

  “小虎哥,那你说玩啥?”听说有新花样可玩,小六兴奋地眼睛都亮了。

  “不然,咱玩滑草?”小龙眼睛转了两转,脱口道。

  “那不好吧,会把衣服弄湿的。”何采琴犹豫着道。

  “没事,姐,我早就去看了,坝上早就晒干了的。”小虎道。

  “外面多冷啊!你们还是别出去闹了,过年弄脏了衣服就不好了。”黄钰在旁边笑着道,她早就听到几个孩子的话了。“二哥指定不让你们出去。”

  “嘘……他正跟杨家表哥聊的欢呢,我们偷偷地出去。”黄镛搬起一张木条凳,大手一挥,几个孩子呼啦就往门外跑了。除了黄钟,黄镛算是孩子王,他的话最有号召力了。

  “姐,我们去玩一会,你可得保密,被和二哥他们说。”临出门前,黄锦忙拉着黄钰,哀求道。

  )(看_,正:t版章a@节上酷匠aT网c

  黄钰低声笑了起来。

  “姥姥,我们出去玩会,一会就回来。”黄锦道。

  “好,小心别摔着了。”贺氏点点头。

  小龙在前头带路,几个孩子浩浩荡荡地,就往外走。

  没想到,小龙带他们到了李家庄,这里有一个小缓坡,坡度大概是三四十度,坡道比较长。

  “诺,要就是这里啦。我们经常来这里玩滑草。”小六指了指坡道,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咋滑?”黄镛好奇地问道。

  “你看着!”小龙一边说着,一边就提着木条凳,爬到了坡顶。只见他把凳子一反,凳脚四脚朝天,稳稳地做在上面,跐溜一下,就滑了下来!

  怪不得斜坡上一条一条滑溜溜的印子呢,原来就是孩子们这样玩出来的痕迹。

  小六早就急不可耐地提着凳子跑了上去。

  “锈儿,你别弄脏衣服了,这可是娘给你做的新衣裳。”黄锦在坡地大声地喊道。

  “知道啦,知道啦!”他一边往下滑,一边答应道。

  黄锦作为一个伪儿童,对此自然是兴趣不大的。何况,她生活在礼教颇严的古代,如果这样大大咧咧地滑下来,那形象就真是不敢往下想了。

  于是,她一个人沿着小路,信步而走。虽是过年,但田野中的乡村,还是十分安静的。路上时不时过来几个人,多数匆匆忙忙,都是去走亲串户去的。冬日的暖阳,懒懒地,晒着远处、近处的山山水水,黛山青翠,那还未来得及融化的白雪,星星点点,显得格外美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