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农村耍龙灯还有个习惯,就是不仅在本村耍,还到外村表演,到镇上或城市宽阔的街头、广场去“赛演”。每当新春至元宵节期间,在此起彼落的锣鼓声、鞭炮声中,各个民间“舞龙”队大显身手,引动万人空巷。

  这来自李家庄的龙灯,舞的格外精彩,时不时引起阵阵喝彩声。黄锦也看得入迷起来,这可比曾经电视上来的舞龙还精彩!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黄锦总感觉龙灯底下有道目光,时不时地盯着她看。然而,因为被龙灯罩着,她想看也看不到,也没多在意。

  黄锦一套看下来,发现时下的风俗,几乎和前世一般。这舞龙,时代相传,过了一千多年,居然形式差不多。这源远流长,果真是有道理的。

  龙灯队一家接一家的舞过来,领头人每到一家,吉祥的话就不断地往外冒,直听得黄锦一愣一愣的。看样子,这活没点口才还真干不了。

  不知不觉地,龙灯就舞到了何作林家。何作林放了一串长长的鞭炮,以示对龙到家里的热烈欢迎。去镇上接客人的二舅和林氏已经回来了,黄锦进屋一看:哟!这可真是巧了!那屋里坐着的不正是前不久他们在袁州府遇到的徐氏?!

  黄锦他们进去的时候,贺氏正坐着,和徐氏聊着家常。听了几句,黄锦就发现,徐氏确实如她自己所说,对农事十分熟悉。虽然她穿的异常富贵精致,但坐在椅子上,和贺氏居然有说不完的话语。

  没想到,徐氏把她的儿子杨近东也带了过来。此时,他正愣愣地看着黄钰,心中却是一片狂喜。母亲果真是说到做到,上次答应过他会去了解黄钰的情况,没想到,效率这么高,两家居然攀的上一点亲戚关系!

  杨向东不知道的是,徐氏自上次偶遇何氏,经过交谈知道他们是白竹镇人士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她依稀记得自己有个表妹也嫁那一块,但具体是哪里也不是很清楚。当即托人回去问了老母亲,母亲又联系上了湖田的舅舅,这才知道,她夫家也姓何。好巧不巧的,她的小姑子就是何氏!这可让徐氏觉得缘分太深了。于是不动声色的,提前托人,说是要带儿子,趁着过年,去何家走动走动。

  说起来,徐氏与林氏本是姑表亲,儿时两人关系非常后。后来,她远嫁到了吉安,姐妹两人算起来有十来年没联系了。这次机缘巧合,儿子杨近东到袁州府发展生意,也算是让她能有机会归故里了!

  因为带着点亲戚关系,孩子们相处也就融洽多了。只是碍于男女有别,大人还是有意无意地只让黄钟、黄镛几个和杨近东相处。

  杨近东见识广,谈吐也颇为文雅,和黄钟很是聊的来,两人对时局的看法颇为相似,聊起来,很是畅快。

  “钰儿,你看二舅妈忙不过来了,不然,你去帮忙招呼下客人?”林氏端着一盘热茶,笑着对黄钰说。

  “嗯!”黄钰满脸通红地答应了。她早就认出来杨近东了。

  黄钰端着一盘茶水,先是给徐氏和贺氏他们满上了。徐氏盯着黄钰看了又看,“老夫人,这是你的外孙女吧?”

  “恩恩,这孩子马上十二了。”贺氏看了看黄钰,笑着道。

  “哟,才十二啊?出落的可真不错,我还以为她有十三四岁了呢!”徐氏赞道。

  平心而论,黄家的几个孩子,个子普遍比较高。都说江西人普遍比较矮,但黄锦他们一家确实普遍比同龄人高出半个头,这或许和遗传有关。黄仲谦的身形就是高大伟岸的,加上何氏个头也比同龄人高。

  “虚岁的话,是该十三岁了。她娘在给她……”贺氏顿了顿,笑着岔开了话题。

  “这时间过的可真快,一晃,我都和婷儿十来年没见了。”徐氏感慨道,“眼看着我儿子都要成家了。”徐氏看了看贺氏的脸色,见她面色从容,就没往下说。

  这一头,黄钰给徐氏和贺氏续完茶水后,又来带了杨近东和黄钟坐的地方,满脸通红地要为他们续茶。

  C酷匠(◎网h首发

  黄钰今天穿着一件崭新的绣花棉袄,袄子是何氏特意为她做的。做的时候,她听取了黄锦的建议,对衣服进行了收腰处理。因而,黄钰穿着这身衣服,身线玲珑有致,有如一朵清水芙蓉,天然但不失动人之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