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是早就买好了吗?明天你和你爹他们都去,给你姥姥姥爷拜个早年。”说起这事,何氏心里也是无比高兴的。

  J最A新章节上PC酷\r匠@网

  往年,家里穷,每次拜年都是拿一些自家做的糍粑、丸子,是个意思而已。而今年,黄仲谦特意说家里比以往富裕了些,要多给何作林他们备些节礼。所以,这次他们准备了十斤烧刀子,这是给何作林的;还有十斤腊肉,这可不算少了,一般女儿女婿送节,只会割个一两斤;还有三尺大青布,这是给贺氏做衣服的。当然,还准备了一些其他的零碎东西,给小龙小虎几个孩子。

  “娘,明天姐和我们去不?”黄锦突然想起来一事,就问道。

  自从上次遇到那假朱二后,何氏就不怎么让黄钰出门了。

  “自然是要去的。你二舅母娘家的远房……”何氏压低了声音,忽然意识到什么,打住没往下说了。

  黄锦笑了笑,她自然是明白何氏的意思。估摸着何氏早就和二舅母筹谋了什么,打算接着过年走亲戚的名头,为黄钰相看亲事呢!

  说起来,二舅母林氏,娘家在湖田。这湖田虽说挨着白竹镇,但因为靠着袁州府,平日里可以做些小生意,因此,日子普遍过的要比这里的人富裕一些。当年据说林氏娘家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但林氏曾在娘家表姐家偶遇了去舅舅家的二舅父何庆功,对何作林的人品相当满意。偷偷地拖了表姐请人说和。

  当然,这些事情,本不是黄锦他们这些孩子该晓得的。只是因为林氏为人豪爽泼辣,做的事情在人看来又颇有些惊世骇俗,这才被人当做谈资。

  大年初二一早,在何氏的催促下,黄仲谦带着几个孩子,早早地就到了何家坊。他们刚到村口,就看到贺氏站在那里,一副翘首以盼的样子。

  “姥姥,外面天冷,我们赶紧进屋吧。”黄钰和黄锦看到她,忙一左一右搀扶着她。

  “呵呵,不用扶着我。我身体好着呢。”贺氏说着,就把黄钰和黄锦的手牵了起来,笑眯眯地对着小六说:“锈儿,姥姥给你准备了好吃的,你猜猜是啥?”

  “我喜欢吃的东西可多啦!烧猪蹄?炸鸡翅?红烧肉?”小六穿着崭新的衣裳,颇有些小金童的喜庆。

  “哈哈,锈儿,咱都是些肉啊?”黄镛笑了起来。

  “难道不是肉?”小六拍了拍头,“这……就难猜了。”他鼓着小嘴,样子颇为可爱。

  几个人说笑着,就进了屋。黄钟带着黄镛、黄钰、黄锦和小六,先是给何作林他们拜了大年,接着又给大舅何庆建两口子行礼问安。

  “咦?咋不见二舅舅和二舅妈?”黄锦疑惑地问道。

  “二叔和二婶他们到白竹镇去了。”何采琴端着一盘槽子糕走了进来。

  “啊?他们带着小龙去他姥姥家拜年了吗?”黄锦接着问。

  大年初二,去姥姥家拜年,也是传统的风俗。所以,黄锦自然就往那方面想了。

  “不是。早几天就听二婶念叨着了,她的表姐年前到了宜春,想过来看看她。”何采琴笑着说。

  “二舅妈的表姐?”黄钰有些疑惑,“他们咋有时间大过年的来串门?”过年,对于男人和孩子来说,自然是走亲串户的好时候。但对于当家主妇而言,就未必了。尤其是他们这种小门小户的家庭主妇,过年一般都不能出门,要在家预备着随时招待客人的。这也是为何今天黄家独独缺了何氏没来给何作林他们拜年的原因。

  “哦,我听说,二婶这表姐是她姑姑的女儿,嫁很远,好像是吉安哪里。夫家是商户,年前刚回袁州府做生意呢。”何采琴道。

  原来如此!

  几个孩子正说着话呢,大舅家七岁的小虎风一般地跑了进来,“锈儿,快,乡场里在挨家挨户地耍龙灯呢!你们快跟我走吧,晚了就看不到了……”

  “别跑那么快。放心吧,这耍龙灯的一会就会来咱家的。”大舅妈古氏笑着道。

  耍龙灯是年节的一种传统。

  龙一般身长二十米左右,内用铁丝、竹枝做成圆形,外用大红的纱布包裹涂色而成。龙头一般做的活灵活现的。

  舞龙的队伍也是有讲究的,有资格参加村里舞龙队的,都是各家各户的青壮年。一般一个舞龙队,由二十来个人组成,其中一个年级稍长的,负责提前派帖子,让各家准备接龙。

  所谓接龙,就是要提前准备好鞭炮,等舞龙队一到,就燃放,以示对龙到家中的隆重欢迎。舞龙后,主家是要给龙喜钱的,钱不对,看主家随意。时下普遍是三到五个大钱。当然,如果你不愿意龙来的话,很简单,只需要把大门紧闭起来,让拍帖子的人不得门入就成。

  而另外十来个壮年男子,就是负责“舞龙”,龙的动作会有很多,比如“龙马精神”、“火龙腾飞”、“蟠龙闹海”等动作,没有些功底,身体不够灵活的人,自然是吃不消的。

  另外还有七八个人,则是锣鼓队。敲锣打鼓地,图的就是个热闹和喜庆。

  龙灯,一般一个村会有一条,平日里收起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抬出来热闹热闹。而今天这条龙,却不是何家坊的,舞龙的队伍,居然是李家庄的。那英姿飒爽,走动如风的姿态,黄锦一圈看下来,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这些人,似乎不是普通的庄户人,舞龙的动作标准、利落,似乎是……军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