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就是大年初一啦!用何氏的话说,几个孩子都大了一岁了。黄锦也特别感慨,不知不觉,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

  一大早,吃过了饭,黄锦、黄钟、黄镛、黄钰和小六几个孩子,换上了何氏新做的衣裳,就先给黄胜祖夫妇拜了年。然后,结伴又到了二房,给黄胜宗夫妇行了叩拜礼,说了一堆吉祥如意的话。新年第一天,大家伙都是欢欢喜喜的,连一向不大爱笑的彭氏,今天也是满脸堆笑的。

  给长辈拜完寿后,按理,今天是不走亲戚的。不过,在黄仲谦的要求下,几个孩子还是在村里四处转悠,遇到相熟的长辈,就笑容满面地行礼问好,恭贺新年。

  几个孩子,不知不觉,就晃悠到了陈焕生家门口,他媳妇苏氏看到黄钟他们,忙起身,把他们迎了进去。二丫高高兴兴地搬来了长凳,黄锦他们刚一坐下,苏氏就热情地端上了茶水。

  茶水用小茶盅盛着,用的茶叶自然是最普通的粗茶,汤色浑浊。不过,黄锦爱极了苏氏做的醋姜,也顾不得辣,美美地把一大块醋姜都吃了。

  过年吃醋姜,也是这一块特有的风俗。把小黄姜刨皮,也不切片,整个地泡到醋里。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把姜捞起来,就可以吃了。据说,醋泡生姜具有养胃、减肥、防脱发,防止慢性病,提升人体阳气的功效,吃了对人有好处。当然,除了有醋姜待客之外,还有用盐渍生姜,晒干后,吃起来也是颇有风味的。

  而茶水,除了用茶叶泡之外,自然也有其他的方法。说起来,庄户人家,有几个愿意花钱去买茶叶的?平日里喝水,基本都是把水烧开就成,也有那懒散的,甚至直接喝生水。所以,舍不得买茶叶的,一般都是把黄豆煮好,晒干,再把胡萝卜切成细细的小粒,用盐腌好,晒干,混着黄豆一起泡水喝,喝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黄锦喝着热腾腾的茶水,品味着这浓浓的年味,突然想到,前世,还有一种泡茶的美味:香椿用盐腌渍了后,晒干,切碎,泡到茶水中,也是极好喝的。嗯,等开春,新的香椿长出来后,她得试试看。

  “锦儿,黄永康回来了,你知道吧?”二丫拉着她的手,悄声地说道。

  “嗯,知道,昨天在筒子窝还碰到了,他也去挖树兜了。”黄锦淡淡地说道。

  “他不是判了三年流刑么?还能回来过年?”二丫颇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呢!兴许他立功了,提前回来了?”联想到昨日黄永康那一番莫名其妙的话,黄锦内心升腾起淡淡的阴云。唉,希望这只是她多虑了吧。

  家是外来户,平日里特别好的确实少。除了几家平日里走的近的,其他的去了也没啥意思。前后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几个孩子就回家了。

  “锦儿,你知道吗?廖先生居然给我们送来了飞帖……”没等黄锦他们进门,何氏就神神秘秘地迎了出来,眉眼带笑地说道。

  廖先生在白竹镇可算是个大人物了,他平日里极少出门,但自从上次俞县令来筹办茶油之事,众人就看出来了,他对廖先生是十分尊敬,可谓言听计从。于是,关于廖先生的身份,就有了诸多版本的猜测,但无论哪一种,都少不了他应当十分尊贵,不贵普通人可比拟的。

  所以,大年初一就收到了廖先生的贺贴,何氏自然是欢喜的。

  说起来,这送飞帖贺新年,那是大户人家才有的。古时,倘或坊邻亲朋太多,难以登门遍访,就使遣仆人带名片去拜年,称为“飞帖”,各家门前贴一红纸袋,上写“接福”两字,即为承放飞帖之用。

  黄锦接过何氏递来的“飞帖”,只见帖子的用纸十分讲究,上面写的自然是写新春大吉等祝福吉祥的话语。这应该是廖宅的管事先生统一安排的,并非廖先生授意的。大户人家,都少不了一本人情薄,逢年过节的,一些普通的人情往来,自有管事统一打理。

  酷…匠网*永f久P1免5费)/看YD小}t说mD

  廖宅的管事能把她家列为往来名单,黄锦自然是高兴的。

  “娘,明天去姥姥家拜年,礼物都准备好了吧?”黄锦岔开了话题,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