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你们没事吧?”黄仲谦早就看清了站在两个孩子身边的人,原来就是黄永康,不顾路滑,三步并作两步,首先下了山。

  “没事。爹,他颇有些阴阳怪气的。”黄锦忙把黄永康的话复述了一遍。联想起之前胡有生说黄永康想调看她家户籍之事,黄锦内心不禁开始担忧起来,颇有些不安。

  “这……爹,他不会有啥阴谋吧?”黄锦问。

  “唉!不知道,啥阴谋不阴谋的,只有走一步瞧一步了。”黄仲谦道。

  此时,黄钟他们也走到了跟前。黄锦只得把刚才的事情又讲了一遍,“你们说,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不知道!管他个啥,咱就普通老百姓,不犯法不作奸犯科的,他就是想害,也没那么容易……”黄胜宗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说起话来,还是干脆利落,中气十足。

  “上次二姑父来说,他曾到宜春县去查咱家的户籍。朝廷有令,凡收养,都得办理正式的收养文书。因此,我怕他抓住这个作文章,早就私下问过祖父,他说,爹的收养手续是齐备的……”黄钟看了看黄仲谦,沉吟着道。

  “嗯,这是自然。当初你爹小小年纪,被大哥收养,他身上又揣着况宅的地契,这可是值好大一笔银子。我清晰地记得大哥到官府立过文书,并承诺,永不贪墨况宅,里正方给了他收养文书的。”黄仲谦点点头道。

  “嗯,那就没啥了。”黄锦说道,“不管他有啥阴谋,咱小心提防着就是。”

  晚上的年夜饭,依然是大房和二房在一起吃的。

  “老三媳妇,你这鎏金簪子可真漂亮,得费不少银子吧?”吃过话,陈氏忍了又忍,终是酸酸地说出了心里的话。

  “二婶,不过一支鎏金簪子而已,你若喜欢,去我房里挑一根吧。”黄桂菊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唇角,抿着嘴,笑着道。“不过,三婶这簪子样式挺新颖,是上次去袁州府的时候买的吧?”

  “是呀!我娘之前为了给我治头伤,唯一的银簪子也当了。这不,有些余钱了,我爹就主张买了几样首饰。”黄锦见不得黄桂菊那作到家的做派,不等何氏回答,就接过了话头。黄桂菊自和曹思明订婚后,那目中无人的气焰似乎又嚣张了起来。

  听到黄锦提到头伤,黄桂菊脸色变了变,似乎想说什么,被彭氏拉了一把,终是没再做声。她娉娉婷婷地起身,婀娜多姿地移着莲步,缓缓向自己的厢房走去。

  “哪壶不开提哪壶。头伤?哼,都过了多久了,陈芝麻烂谷子的……”黄桂菊板着脸,似乎在自言自语,却又足以让屋里人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待黄桂菊啪地一声,重重地关上房门后,屋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做声。

  黄锦看到黄桂菊这一做派,不仅在心里暗暗摇头。上次见了曹思明的母亲,她就知道,那是一个眼泪容不得沙子的强势主母,就黄桂菊这点小心性,黄锦只有说她自求多福吧,大宅门的少奶奶可真心不是那么好当的。

  “那个……今天是年三十,大家伙都好好守岁。等过了子时,汉和、仲谦,你们放下鞭炮,记得把大门和仓门都打开。”黄胜祖说完,就让李氏扶着她进房了。年岁大了,黄胜祖愈发不能熬夜了,加上年初被黄汉元一耙子落下了旧伤,体质更加不比从前了。

  何氏满脸担忧地目送黄胜祖两口子离开,“他爹……不如咱……”何氏用肘轻轻推了下黄仲谦,小声说道。

  “叔公,我们就先……”黄仲谦忙起身,欲打算向黄胜宗告辞。何氏的心思她怎能不明白,她担心再坐下下去,会被二房的人挤兑。虽说口头上言语几声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大过年的,谁不希望心情美美的?

  “老三,难得大家团聚在一起。就让孩子们好好聚一聚,闹一闹。一会出恒,你和老二还得一起呢。”黄胜宗看了看黄仲谦,说道。

  黄仲谦只得又坐了下去。

  黄锦倒是无所谓,她正陪着黄桂林丢石子玩。对于黄桂林这个小堂妹,她倒是很喜欢。平日里不言不语的,但绝对没有她母亲陈氏那种农民式的尖酸刻薄。

  p|看:●正版4h章;v节上N酷匠n网;

  “松儿、钟儿,时辰差不多了,你们去把大房、二房的仓门打开吧。”不知不觉,就要到子时,屋外已经传来稀稀拉拉的鞭炮声,黄胜宗吩咐道。

  “嗯!”黄钟和黄松作为大房、二房的长孙,自然二话不说,跑去开仓门了。

  说起来,除夕放鞭炮,在这里俗称出恒(音同)。所谓出恒,大致的意思就是辞旧迎新之时,家家户户放一串长长的鞭炮,以祈求新的一年顺顺利利,风调雨顺的。

  这出恒,对每一户人家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也有很多讲究。首先,出恒前,要把大门打开,仓门大开。这里面,也有一段有趣的传说: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财神爷拎着一兜金银财宝下凡溜达,恰逢“三十”晚上,走进了一户人家,正赶上这家要放鞭炮,他一急就躲在了仓房里,鞭炮一响,他吓的是东躲西藏,一着急,扔下财宝驾云就跑。第二天,男主人到仓房里取饺子,自然狠发了一笔大财,就这样“三十”晚上放鞭炮要开着院子的大门和仓房门。虽说这些只是个传说,时至今日,人们依然还遵守着这个习俗,希望一年都有个好收成。

  “爹,仓门都打开了。我们家的稻谷还不少,估计吃不完,是不是可以卖掉一些?”黄钟脸色有几分红,微微喘着气道。刚才,他担心耽误出恒的时机,一路小跑着去把仓库的门打开了。

  “嗯,等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吧,那会价格高一些。二哥,咱们去放鞭炮吧?”黄仲谦说完,就折身回房,爆出来一大团鞭炮。

  “这鞭炮是特意在宜春县买的,据说是从万载那边过来的,保证放得又响又顺畅”黄仲谦乐呵呵地说道。

  “嗯,顺畅点好,保佑明年顺顺遂遂的。”何氏也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