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他咋能回家过年呢?”小六颇有几分气愤地说道。

  “嗯,这事是有些奇怪。”黄锦说完,拉着小六就回去啦。算算时辰,中午的团圆饭差不多要开始了,得赶紧回去,不然耽误了时辰就不好了。说起来,吃团圆饭一般都是晚上的,但不知道为何,这里普遍都是选择中午。

  回去的时候,何氏他们把该准备的饭菜都准备好了,黄仲谦拿了一长串鞭炮,挂到了屋门前的晾衣杆上。

  “捡了很多爆竹不?”黄镛看到黄锦他们回来了,凑了上来。

  “你看!”小六喜滋滋地把布袋子里的爆竹拿给黄镛看。

  “哟,还有大炮仗呢!吃完饭,咱去炸鱼。”黄镛看到黄锦他们捡的鞭炮里,除了爆竹,还有炮仗,当下高兴地说道。

  “可不能瞎胡闹,大过年的,炸着手了可咋办。”彭氏在一旁听到几个孩子的话,忙劝道。“镛儿,你吃了饭,和你叔公他们去挖几个大树兜来,晚上好烧。”

  “啊?可这都下着雪呢……”黄镛颇有些郁闷地说道。

  “就是下着雪才好呀!指不定还能逮着兔子呢。”黄钟在一旁乐呵呵地说道。“而且,我和大哥他们约好了,一会去捕麻雀去。”

  “真的啊?那我可要去。”小六跳起来说道。

  下雪的时候,大雪把地上的食物都盖住了,确实是捕麻雀的好时候。当然,捕麻雀说起来,其实也简单:用一个木棍把竹筛子支起来,一般筛子倾斜六十度角。在木棍上系上一根长绳子,捕鸟的工具就算是做好了。往筛子地下洒一些米,就静待麻雀进网了。人远远地躲开,等筛子地下来吃食的麻雀越来越多,差不多时候,就快速、突然拉一下,木棍着地,筛子随之就盖到了地上。此时,多多少少能捕上几只小麻雀。

  看着黄镛他们娴熟的动作,黄锦不由又想起了前世,小时候,父亲也曾用这种方法,捕过鸟儿给她玩。只是后来,麻雀被视为国家保护动物,私自捕捉是犯法的,因此,才没有人敢捕了。

  黄镛的捕鸟技术那也是不是吹的,约莫一个时辰的功夫,他就捕到了十来只麻雀。“晚上守岁的时候,咱烤着吃……”黄镛把一只麻雀往布袋里一丢,然后把口子扎紧。

  “走,咱们去看看叔公他们挖好了树兜么。”黄钟看麻雀捉的差不多了,当下收起家伙,笑着道。

  黄锦他们只得跟着黄镛他们,到了筒子窝。挖树兜,其实也就是挖柴火。把那些老死枯死的树兜挖起来,尤其是茶树,因为它含有丰富的油脂,特别好燃烧,而且烧起来持续时间久。所以,这里家家户户都喜欢在大年夜的时候,上山挖几个树兜,等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可以烧来烤火了。一个树兜,足足可以烧一整晚,火旺而且烟子还少。

  几个孩子兴冲冲地,不顾大学往山里钻。江南的冬天,雪下不了很厚,但也足以没过黄锦和小六他们的脚了。

  “锦儿,你们就别上去了,在下面等吧。”到了山脚下,黄钟停下来,把装着麻雀的布袋递给了黄锦。

  “嗯,二哥,路滑,你们小心些。”黄锦接过布袋,看了看已经有些冰棱的树枝道。

  “好,叔公他们应该也不会爬高的……”黄钟说着,就钻进了树林里。

  “姐,怎么那里有个墓碑啊?”黄钟他们走后,小六指了指树林里一个矮矮的土堆,好奇地问。

  “不知道。听人说,好像是白竹镇上哪家人的。我以前看过,连墓碑都没有,就是几块石头垒起来的……”黄锦淡淡地说道。

  说起来,墓山基本上都是朝阳,而且集中的。这一座孤坟,立在山中,确实有些奇怪。黄锦盯着坟茔出神。

  树林里,似乎传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黄锦忙喊道:“二哥?你们……”

  她的话还没喊完,就陡然顿住了。树枝拨开,露出一张颇有几分阴鸷的脸,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三姐!”小六这时也看清了树林里的人,忙靠过来,拉着黄锦的手,小声地说道:“他真的回来过年啦?”

  “小六,叔公他们山上那么久,马上就下来了,我们去地方找一找吧……”黄锦看到黄永康手里拎着一把镰刀,用簸箕挑着一个大树兜,当即大声地说道。

  “喂!你们站住!”没想到,黄永康却是远远地喊住了他们。

  “你想干什么?!”小六一脸警惕地看着黄永康,把黄锦拉到了他身后。

  黄永康看了看小六,又盯着黄锦瞧了半天,也不说话。

  “你可别乱来,我爹他们马上就下来了……”黄锦见黄永康脸阴的有些吓人,四周又一片静谧,没有旁人,忙说道。

  “哈哈……小屁孩而已,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咋样!”黄永康说着,就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黄锦他们跟着。

  黄锦这才感觉到,半年多不见,黄永康已经长高了不少,喉结分明,他已经是个成年男子了。

  “你们放心,我现在不收拾你们,以后自有机会。”黄永康颇有些得意地说道,“听说,你家最近帮着朱二准备茶油,立了不小的功劳。怎么样,他奖励了你们啥没有?”黄永康的语气中,颇有些不屑,满是讥诮地说道。

  “这……”黄锦正了正身板,瞧了瞧他身后。见几个黑色的人影远远地从半山腰下来,忙喊道:“叔公,叔公!”

  好汉不吃眼前亏。黄永康的性格,偏激而诡异,不然也不会对她家的猪下手。黄锦想到她和小六在黄永康手里,可谓分分钟就可以被捏死,实在是不能硬抗。忙大声喊道。

  }"最W新t6章}J节&^上$酷N\匠网M

  “哈哈……这小姑娘还挺聪明,怪不得……”黄永康又笑了几声。“听说,你爹不是黄老爷子亲生的?”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来。

  “要你管!”小六捏紧拳头,挺起胸膛,狠狠地回了一句。

  “哟!小小年纪,胆儿挺大!不错,不错。可惜了……”黄永康回头看了看,发现黄胜宗他们马上就要下山了,摇摇头,就走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