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按事先说好的,此次聚餐,就用黄锦家的厨房,主要的菜式,也是黄锦他们准备的。除夕除夕,按照以往的风俗,有几盘菜是固定的:一碗素材豆芽菜,豆芽是发出来的,自然预示着来年也“发财”;一碗炸草鱼块,取意年年有余。

  一碗红烧肉,预示着来年的红红火火。

  一碗炸肉丸子,这也是这一带餐桌上的规矩。说起来,这肉丸子是家家户户办事都会有的菜式,肉丸子的数量也是有讲究的,肉丸子不多不少,分配到每个人头上,一人三个。因此,酒席上大家都格外守这个规矩,肉丸子上来了,都只会舀三个,不会多舀,不然就把人家的份头吃掉了。

  当然,黄家吃团圆饭,自然也少不了今年的重头菜:小鸡炖蘑菇,用的蘑菇,自然是自家菇场所产的;何氏亲自下厨,做了一道香喷喷的水煮鱼。扣肉是李氏准备的。彭氏也意思了一下,把家里的腊味蒸好,端来了腊肉、酸菜炒肉丝、干豆角炒腊肉……

  这样几大桌大荤大肉,在平时,一年都难得见到一回了。何氏他们在忙碌的时候,黄镛、黄锦、小六和黄柏、黄林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就满村乱窜地玩着。听到谁家鞭炮响了,就往谁家去了。

  他们去干什么呢?自然是去捡鞭炮去了。

  6#更/,新最rR快T上,酷c}匠》Z网uX

  捡鞭炮应该是每一个孩子小时候都经过过的欢乐吧。农村里,平时是难得听到鞭炮声的,只有逢年过节了,才能听到震天的鞭炮声。尤其是过年,怎么穷的人家也要想方设法买点鞭炮,除夕和大年初一燃放一下,祈祷新一年吃饱穿暖。

  每当这时,也是孩子们最欢乐的时候了。这年头,孩子们不兴有啥零花钱,自然更不可能大人会额外花钱给孩子们买鞭炮玩了。要想过一把放鞭炮的瘾,自然只能去捡了。

  因此,每逢有谁家燃放了一挂鞭炮,在硝烟中,总能看到一群孩子抢着在捡地上的哑炮。可别小看这些哑炮,它给孩子们带来的欢乐却是无穷的。

  黄锦他们这些孩子,一大早捡了这些爆竹,然后在村口晒谷场聚集,相互展示成果,然后开始斗鞭炮。

  参与斗鞭炮的多是男孩子,黄锦他们这些小女生,自然只是在边上凑凑热闹的。

  其实,黄锦对此兴趣并不大,但何氏担心小六他们被爆竹炸伤,因此,一大早就让她跟着。用何氏的话说,“锦儿这孩子主意多,也稳重,她跟着出不了啥事。”

  斗鞭炮的玩法有很多种:那些有引线的爆竹,把它插在稀泥中,牛屎中,或者挖一个小洞,放进爆竹,然后点燃爆竹,看谁的爆竹威力大。这时,孩子们都挑选出最粗最结实的爆竹来比赛,看哪个爆竹的威力大,炸开的地方大,或者炸出新奇的式样。捡到那威力大,炸开的地方大的孩子,在众人的羡慕中,可以开心一整天。

  当然,也可以把鞭炮扔向水面,看谁的爆竹能在水中炸响,这非常讲究时机。

  扔早了,爆竹掉进水里,水熄灭引线,爆竹沉入水面,只有一点水花,这会引起伙伴的嘲笑胆小;扔晚了,在空中炸响,和水面还有一定的距离,在一种隐忍中,冒着极大的危险。只有恰当的时候,鞭炮的引线在烧完的时候,掉入水面,然后在水面炸响,“嘭”的一声,一声闷响,水花四溅,波纹向四周漾开,有时甚至会有鱼儿翻白,这是被鞭炮炸死了。孩子见了,欢声跳跃,和稀稀落落的鞭炮声相互呼应。

  当然,以上的玩法,都只适合有引线的爆竹。遇到那没有引线的爆竹,也没事,孩子们自然有自己的法子:拿出那些没有引线的爆竹,从中间折断,露出黑黑的火药,呈三角形,一个一个的,然后摆成一个圆圈,或者摆成其他的形状。这时用一根香点燃火药,引燃所有折断的爆竹,相互冲击,旋转着,火光四散,烟雾缭绕,呼呼作响。有时,旋转着的鞭炮,还会追着人跑,每每这时,总是能听到一大片的欢笑声。

  这种欢乐,让黄锦觉得是如此简单,却充满了快乐。她拉着小六,穿梭在各家门前,肆意地、欢乐地、乐此不疲地帮着小六捡鞭炮。

  或许是沉浸在这种欢乐中太久了,黄锦一直没注意到,就在她和小六捡鞭炮的时候,身边总能看到黄永寿。虽说黄锦家和黄汉元家有过节,但这个五岁的孩子,心思单纯,往往也不讨人厌,因此,当黄锦注意到他总围在他们身边时,也不大在意。

  “咦?你老跟着我们干啥?”小六有些气鼓鼓地说道。

  “没……没啥。我就想看你们玩。”黄永寿弱弱地说道。

  这孩子刚刚五岁,性格不同于他哥哥,平日里比较活泼开朗,更像他的母亲周氏,有几分软弱。

  “小六,随他吧。”黄锦拉了拉小六道。她知道,两家的矛盾日渐加深,在小六的心里,黄永康也就是仇人的孩子,他不会刻意去欺负他,但也不可能带着他玩。

  “锦儿姐,你真好。”黄永寿一脸感激地看着黄锦,他从口袋里掏了几颗糖出来,“这是我哥带回来的,给你们吃……”说完,他一脸讨好地看着黄锦和小六。

  “哦?你哥回来过年啦?”小六好奇地问。

  “这……我哥他们不让我往外说。”黄永寿像是做了啥大错事一般,慌张地就跑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