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啥事?”何氏见一个穿着颇为华丽的妇人在和两个孩子说话,忙走向前,紧张地问道。

  “娘,没事。”黄锦笑着说,“多亏了这位夫人,不然姐刚才要摔倒了呢。”黄锦就把刚才的事情,小声地解释给何氏听。

  趁着黄锦说话的功夫,徐氏不动声色地从上往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母女三人: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就是普通的庄户人家,家境可能略好。母女三人,都是大脚,可以看出来,这两个漂亮精致的小丫头,可不是娇养着长大的,应该还帮家里干着各色农活。

  徐氏不由看了看自己的大脚。想当年,自己也如他们一般,农门小女,只因有幸,嫁的好郎君,这才有今天的富贵吧?

  “夫人,感谢您及时相助。”何氏听黄锦说完,忙向前道谢。

  “客气啦。”徐氏忙热情地向前一步,拉起何氏,拉起了家常,不一会儿,就把黄家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

  何氏自然是非常疑惑的,这个穿着富贵的夫人,咋能这样热情?不仅一点架子都不摆,还如此热情地和她谈天说地。碍于礼仪,何氏只好有问有答,笑着答应。

  而黄锦在一旁听的也有些云里雾里的。这位夫人确实热情过头了点,不过想着何氏告知她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有心人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因而,就随她去了。

  “黄夫人您真有福气,儿女成群的。就看这两闺女的样貌,就知道孩子们都生养的很好。”徐氏渐渐地,把话头绕到了黄钰和黄锦头上。

  “呵呵,多谢夫人夸奖啦。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夫人夫家是哪呢?”有人夸自己的孩子好,何氏打心底觉得舒坦。

  “哦,我夫家姓杨。这是我的儿子。近东,还不来拜见黄夫人。”说着,徐氏就把杨近东拉到了何氏的面前。

  乍一看到这年轻俊秀的公子,何氏自然是稀奇的紧。尤其是看惯了村里那些粗壮小伙子,乍一看到杨近东这种隽雅风流的少年公子,让何氏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大儿子黄钟,再过两年,他钟儿也该有这等风情吧。

  杨近东大方而自然地向何氏行了礼,谈吐颇为自然、有礼,这让黄锦对他的印象颇好。总是觉得他有点面熟,是在哪里见过?

  “黄夫人,我和你颇为投缘,想邀你到我府上坐一坐。不知是否有些唐突了。”徐氏拉着何氏,聊到高兴处,突然道。

  原来,这徐氏看起来打扮的颇为富贵,未出阁前,也在乡野间长大,因此,和何氏有颇多话题。“唉!你都不知道,我天天应付那些大家夫人,每天家长里短的,真是比下地干活累多了……”徐氏皱着眉头,笑着道。

  “呵呵,夫人,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不过,要我,我也会觉着累。”何氏笑着说,“多谢夫人厚爱,只是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还有……您知道的,小户人家,家里事情多。”

  “嗯,那下次来袁州了,一定要记得过来找我,咱俩喝喝茶、聊聊天。唉!我是才来袁州的,人生地不熟,就希望能遇到一两个能聊到一处的。”徐氏道。

  “这也是咱俩的缘分。”何氏笑着说。

  “对!对!对!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俩还真是有缘。”徐氏看了看站在何氏身旁的黄锦两姐妹。

  “你这两闺女,出落的可真好。大的是叫钰儿?小的叫锦儿?”徐氏道。

  “对的!多谢夫人夸赞。”何氏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开始,她对徐氏莫名其妙的热情颇为警觉,但真的聊了起来,也就能理解她了。她如自己一般,出生在农门,乍一踏入上层,确实有很多话题聊不到一起。这点何氏身有感受,前段时间,黄仲谦帮着打理贡品的事情,她曾有幸见过俞县令夫人和丁管事之妻。他们都出生较好,端的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开口就是各种诗词……唉,想想就让何氏有点发憷。

  何氏正和徐氏聊到开心处,这是胡宜辉带着黄仲谦他们找了进来。看到有人来找何氏,徐氏和杨近东到另一边的柜台,专心地挑起了东西来。

  “娘,你们买好了东西吗?”小六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不等何氏回答,他拉着黄锦就要出门,“三姐,我带你去看庙会,人可多了,还有唱采茶戏的。”

  采茶戏,一种载歌载舞、乡土风味浓郁的汉族戏曲剧种。前世,江西采茶戏都入选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来到这里,黄锦曾听过几回。韵味悠长,颇为好看。

  “锈儿,爹和你咋说的?初六就带你过来,到时还有花灯看。今天时候不早了,我们要回家了……”黄仲谦小声哄道。

  “额……我就想着带三姐看两眼。”小六的脸垮了下来。

  “没事,爹不是说了么,我们初六还来宜春的。”黄锦拍了拍小六的头,这小家伙最近长的飞快,都快到她耳根了!不行,她得加油长!

  “爹,过年要用的东西都采办好了吗?”黄钰出声问道。

  “嗯,都好了。咱们回家吧?”黄仲谦道。

  更9新P最快Sh上#(酷\…匠:网

  何氏于是就向徐氏告别,“初六如果家里没啥事,我也跟着来宜春凑凑热闹,到时您不回老家吧?”

  “不回,我们今后就都在宜春啦。你过来了,记得去城西的大益茶楼找我……”徐氏道。

  听到大益茶楼几个字,黄锦瞬间就想起来了!这杨近东不就是那日差点撞到黄钰的茶楼少东家?怪不得刚才他是不是偷看两眼,黄锦原当她们姐妹脸上有啥东西呢,还借着试戴的名头,对着铜镜确定了几次。

  这下终于明白,他看的原来是黄钰。而黄钰自看到了杨近东后,脸就一直通红通红的。她早就认出了杨近东了!

  “姐,这杨公子咋老偷看你呀?”黄锦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在黄钰耳边调侃道。叫你早认出来了,不告诉我!黄锦内心有点小小的恶作剧趣味,逗起了黄钰。

  “锦儿,可不许瞎说。”黄钰整个脸都红了起来,“你这……口没遮拦的,被人听到了,对你名声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我指定不让别人听到。”黄锦笑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