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完了张氏的,黄锦就和黄钰一边看柜台里的首饰,一边商量要给黄钰要买点啥。黄钰是节省的性子,觉得家里虽然挣了点钱,但日子才刚刚好过一些,她们不能大手大脚。

  “姐,你看你说的啥呢。钱咱可以自己赚,但你的大日子,咱可不能太寒酸了。”黄锦道。

  “哎呀!你这……小小年纪的,咋老提这茬。”这会店里人来人往的,黄钰羞的脸都红了,甩开黄锦的手,往门口跑了出去。

  可能是因为跑的有点快,黄钰一脚绊到了门槛,一个趔趄,眼见着就要摔倒了。这时,有一个精装妇人刚好进门,伸手拽了她一把,黄钰堪堪将身形稳住了。

  “姐,你没事吧。”见黄钰没有摔倒,黄锦松了一口气,忙问。

  “嗯,我没事。”黄钰按了按黄锦的手心,示意她别太担心。“这位夫人,谢谢您。”黄钰红着脸,柔声向那扶了她一把的夫人道谢。

  黄锦这才注意到,刚才拉了黄钰一把的中年妇人,一袭华服尽显富贵。她的年纪和何氏不相上下,但因为保养得冝,相比何氏,显得年轻了许多。夫人的身旁,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应该是她的丫鬟。

  “没事。”女子嘴巴扬了扬,笑着走了进去。

  “姐,我不说啦。你好好挑两套头面首饰吧。”黄锦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说道。

  “嗯。”黄钰此时也平静了下来,觉得刚才自己的反映确实有点过激了。

  姐妹两叽叽喳喳地,品评这各种首饰,时不时传出来几声欢快的笑声。

  ……

  “还是年轻好。”那华服妇人心中暗道。想当年,自己在乡下之时,也曾和姐姐如此亲密过吧。她不禁开始回忆起年少青葱的岁月。

  “夫人,公子来了。”身旁的丫鬟翠儿出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妇人一转头,看到自己的儿子正矫步如飞,迈了进来。“来来来,近东,快来帮为娘参谋参谋。”

  “娘,您的眼光,儿子一向是放心的。”少年朗声说道。

  “嗯。不过你走南闯北的,见识也多。给娘挑点时兴点的花样。”妇人道。

  ……

  “姐,你就把这套买了吧?”黄锦小声地劝着黄钰道。

  “不用了,我买两套银头面就够了,用不着这么好的。”黄钰道。

  原来,黄锦挑了一套鎏金的头面,样式新颖好看,非常适合办大事的时候穿戴。只是价钱有点贵,要三两银子。黄钰一听价格,当时就不愿意了。

  黄锦觉得,一辈子就那么一次,虽说现在说这个还早,但该准备的也要提前准备起来,买就要买好一点的。于是,她极力劝说黄钰,无奈,她就是不同意。

  姐妹两人的推让,引得了妇人的注意,她笑了起来。小声地对身旁的少年说:“近东,想当年,娘和你大姨也和她们一般,看着喜欢的东西,却舍不得买。”

  顺着母亲的目光,少年看了看正在交头说话的黄锦姐妹俩。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呆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于又在这里看到她了!

  原来这就是上次在大益茶楼撞到黄钰的公子,名唤杨近东。

  说起来,这大益茶楼在袁州府也算是一个传奇,据说杨近东父亲杨士名短短五年时间,就几乎垄断了袁州府的茶楼生意。

  这本不算什么,在这个时代,只要有些背景,就能轻松做到。但怪就怪在,无人能查出这来自吉安的外来户杨士名,他有和背景,咋就那么大的本事能压倒地头蛇?有人说,他和俞县令是远亲;也有人说,他有个妹子是宜春王的奶妈;更有人说,他有个哥哥叫杨士奇,是当朝宰相……

  然而,虽说有着各种议论,但杨士名一直以商人自居,行事也极有分寸。所以,在袁州府,人缘颇佳。

  杨近东看着粉面桃腮的黄钰,再看看她手里拿着的首饰,当下脸就白了。

  虽说他刚刚十六岁,但这些年,协助父亲走南闯北地打理生意,可不是那不通人情世故的。这女子手里拿着的,分明就是准备买来做嫁妆的东西。难道她已有婚约?他不禁有点懊恼,自上次遇到后,他就对这浑身散发着娇憨他就一直设法打听,只知道她是附近大户曹家未过门的儿媳娘家的亲戚,但具体是谁,因为年底事物忙,他也还没来得及打听出来。

  今天能在这里遇到她,可真是太好了。只是,若佳人已有婚约,该如何是好?

  杨近东看着黄钰,一脸患得患失的懊恼表情,引起了他母亲徐氏的注意。

  “近东,那两个小姑娘你认识?”徐氏一看儿子脸色的神情,再顺着他眼神望过去,就发现问题了。她也曾年轻过,自然知道儿子这眼神代表了什么意思。仔细看看他盯着的姑娘,原来就是刚才她拉了一把的小姑娘。这可真是巧了!

  。酷jX匠3网$|首发

  “娘,没事。”杨近东慌乱地移了目光,耳根烫了起来。

  这可真是难得。自己这个儿子,早就到了许婚的年纪,自己也曾特意安排过几次想看,可他总以自己年岁小、事物多为由推脱了过去。没想到……徐氏颇有点感到欣慰:我儿终于开窍了。

  “小姑娘,你们在挑啥?”徐氏见状,热情地走到了黄锦和黄钰姐妹身边。她深深地看了几眼眼前的这两个小姑娘:大的这个个子高挑,出落的十分水灵。举手投足间,虽没有大家闺秀的端庄、优雅,但也有小家碧玉的风情。而年纪小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八九岁,脸上稚气未脱,但从眉眼来看,以后定然也长的相当不错。

  “夫人,谢谢您。我们在给我姐挑点首饰。”黄锦答道。

  此时,何氏从楼上走了下来。刚才她上楼去取簪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