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他们去的早,到袁州府城头时,红彤彤的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探出头,远山青黛,笼罩在迷雾中,竟是格外地诗意。黄锦突然就想起了韩愈的诗句,“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远处的丘陵起伏,近处进出的人群喧闹,突然间,她心里涌起了莫名的诗意来。

  “锦儿,你在发啥呆呢?”黄钰推了推她。

  “没事。娘,我在想,趁着咱来袁州府,是不是该给咱姐买点首饰了?这里的花式肯定比白竹镇好看多了。”黄锦道。

  “嗯,是该买了。日子真快,等过了年,就该给钰儿相看了。也不知道哪家小子有这福气……”何氏颇有点感慨道。

  “娘,您说啥呢!”黄钰满脸通红,打断了何氏的话。

  “傻孩子,这可是人生大事,没啥藏着掖着的。告诉娘,你心里有啥想法没?”何氏压低了声音,悄声道。

  “咋这还越说越离谱了呢!”黄钰耳根子都通红了。

  “唉,女大不中留。娘也舍不得你们啊!不过,你不说也没事,等真到了那一天,娘肯定会经你同意了才定的。娘就你们两个女儿,娘就希望你们嫁的如意,一辈子过舒心的好日子。”何氏道。

  娘几个正聊的带劲呢,车就停了下来。黄仲谦掀开车帘子,“快下车吧,到你们二姑家了。”

  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黄汉巧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看到是黄仲谦他们,忙笑着迎了上来。

  “三哥、三嫂,你们来啦。还没吃早饭吧?快进屋歇歇,烤烤火,我马上去安排。”黄汉巧连珠带炮地说道。

  “巧儿,不用了,来的路上,我们吃过些干粮了。今天来,主要是打算接爹娘回家去,顺便来城里办点年货。”黄仲谦把车栓好,笑着道。他看了看黄汉巧手里的孩子,笑了起来。

  “这是哪个呀?”何氏跳下了车,赶紧接过黄汉巧手里的孩子,心肝宝贝地夸了一阵,问道。

  “这是安安,小的。”黄汉巧一脸慈爱地看着何氏手里抱着的孩子。

  “都挺好吧?”何氏一边抱着孩子,一边随着黄汉巧进屋,一路上不停地和她说着家常。

  “说起来,我们这舅舅舅妈的,早该再来看看,只是家里事多,一直抽不开身。”何氏道。

  “嗯,没事,爹来的时候,已经和我说了。三嫂,看着你们日子越过越好,我是真为你们高兴。”黄汉巧道。

  进了屋,大家又闲聊了几句。因为挂念着买年货需要不少时间,因此,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黄仲谦他们就出门了。临走的时候,黄汉巧千叮咛万嘱咐中午一定要回去吃饭。

  ;L看\正i)版g:章节a上"酷:B匠&网;Y

  难得来一趟,如果连饭都不吃一顿,估计黄汉巧他们心里也不舒服。所以,黄仲谦、何氏夫妇并没有推脱,而是满口答应。

  “本来我该陪着去的,但有生还得上衙门去,家里也走不开。这样,让辉儿带你们去鼓楼买年货,他知道哪家的东西划算。”

  “嗯,那是再好不过的。”何氏笑着应承。

  黄锦一家人先进了金银首饰铺子,这也是一家老号。不过毕竟是在府城,规模比白竹镇那些的银楼大了许多。柜台上摆了一些金银首饰,样式新颖,花样也多。当然,这些比起前世的样子,还是显得古朴了一些。

  黄锦突然想到,她是不是可以卖卖样子赚点银子?呵呵,她越发发现,有了这几千年的知识,她可是有了众多赚钱的技能。就比如这饰品样式,前世那开遍大街小巷的啥美,发夹款式漂亮,而且免费梳头,梳的花样又多!

  嗯,决定了,以后有机会,也可以考虑开一个这种全国连锁的女士饰品、梳妆店,指定日进斗金。

  “几位客官,如果不喜欢这些,还可以在店里定做。可以自己拿金银来,铺子只收加工的费用,或是用铺子里的金银,也可以。”店里的伙计见黄锦娘几个看了半天,却没有买的意思,忙热情地说道。

  没想到,这里的经营模式还挺灵活。黄锦决定了,回去找个机会,好好学学画花样子,这样,以后岂不是可以不引人怀疑,就拿出首饰设计稿。哪怕不卖,打出来的东西,自己带着也赏心悦目不是。

  “娘,我看您的首饰也就那几样,不如挑两根簪子?”黄钰道。

  “这个主意好。”黄锦赞道。她心里只想着何氏说的明年要给黄钰相看人家了,那样的话就该给她准备点嫁妆了。却没想到,也应该给何氏置办几样首饰,毕竟现在她家里的日子今时不同往日了,又开着铺子又雇着人的。

  人就是这样,到了什么身份,就该有匹配身份的打扮。不然只会让人觉得你没有实力。这和虚荣扯不上关系,而是说必要的形象包装。这个道理,自古至今都同行。

  “我就不必了吧?”何氏摆手道。“一会还要买年货,那可得费不少银子呢。”

  “娘,您放心,我心里有数,今天带的银子够的。”黄锦小声地对何氏道。

  女人对于首饰确实没有多大的抗拒力,而且这铺子的簪子样式是真心好看。何氏狠狠心,挑了一根银素簪。这簪子样式简单,但胜在别致。她在七里江还没见人戴过。而且挑素簪,也便宜。

  黄锦不同意,觉得簪子当然要买漂亮的。

  “娘,这太素净了点。”黄锦道。何氏这年纪,放前世,还是青春少艾的美少妇,这是没条件,等以后有条件了,她也该怎么美怎么来。

  于是,黄锦亲自给何氏她挑了一根鎏金的凤尾银簪子,重四钱,鎏金和凤尾都很精致,要价是五钱银子。何氏也很喜欢,就是有点心疼钱。

  “千金难买心头好,娘,既然喜欢,就买了吧。”黄钰也在边上劝道。

  见两个女儿都极力劝说,何氏没法,只得点头同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