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和黄钰他们捂着耳朵,笑了起来。

  这一番热闹,不仅吸引了行人,还将一些在附近干活的村民引了过来。

  黄锦记着刚才那中年汉子的话,就忙按他的要求,把早点端了出来。中年汉子先是拿起肉包子,啃了一口,“别说,味道真不赖。”说完,他招呼其他几个坐在店里的人,“你们也来一份。一大早骑马去白竹镇,喝冷风都喝死人了。以后这里有个铺子,可就方便多了。”

  黄锦见很多人在外张望,却始终犹豫着没有进来。再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明显是最底层的劳工。

  黄锦想了想,折身去找黄镛,对着他耳语了一番,黄镛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就传来黄镛的声音。

  “叔叔伯伯们,外面冷,请进屋歇歇脚,暖和暖和。咱黄记早点铺,不仅有热乎乎的稀饭,还有香喷喷的大骨汤,都只要一文钱就能买一大海碗。当然,如果你们自己有干粮,也可以进来喝点热水,吃点咸菜,这些都不要钱。”黄镛越说越顺溜,声音爽朗干脆,让屋里的黄锦听的直点头。

  渐渐地,就有三五个人走了进来,他们要的东西远不如那几个工头模样的人多,多数就叫了一碗稀饭或者是一碗大骨汤,就着自己带来的点心和送的咸菜,呼噜呼噜几大口,吃完嘴巴一抹,心满意足地留下一文钱就走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黄锦原本打算今天的情况不如意的,却没想到,远比她想象的好太多。于是乐呵呵地到后厨帮忙去了。

  “锦儿,快出来,你看谁来了?”不一会儿,黄镛在外面兴奋地喊了起来。

  “谁来啦?”黄锦一边应着,一边掀开帘子,走到了大间。她抬头一看,也高兴地喊了起来。

  “永福哥,你回来啦?太好了。”黄锦真是开心极了。在她心里,黄永福就如那阳光般温暖的大哥哥。

  “嗯!”黄永福也露出了笑容,“我一回来,就听我三叔说,你家的早点铺子今天开张,想着先过来看一看。”

  “永福哥,你先尝尝我家的早点吧。”黄钰这时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端了几个包子给黄永福。

  黄永福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这里面放的啥,可真香。”

  “呵呵,是自己种的小蘑菇,好吃吧?”小六骄傲地说道,“永福哥,我三姐她有倒腾了集中香菇,都很好吃呢。”

  黄锦看到黄永福吃的飞快,料想他应该是一到七里江就听到了消息,于是赶了过来。不得不说,这样一位大哥,做的事情,让他随时感觉到温暖。

  “对了,永福哥,你咋这时候回来了?等过了春节再赶到京城去,来的及吗?”黄锦突然想起一事,忙问道。

  黄永福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如常,“没事,等过完年再说。”

  黄锦发觉有点不对,也赶忙转移了话头。“永福哥,你先坐着,一会儿再说。”

  此时店子里来了不少人,黄仲谦他们手脚飞快,依然有点应付不过来。见状,黄锦赶紧去帮忙了。

  差不多到了晌午,人渐渐就只剩一两个了。

  “锦儿,咱今天卖了三大锅稀饭,还有两锅骨头汤。肉包子三十个,馒头五十个……”何氏拉着黄锦,悄声地说道,嘴巴都有些合不拢了。

  “嗯,娘,今天是第一天,明天估计更多人来。”黄锦眉开眼笑地说道。

  “娘,您累了,歇息一下吧。”黄钰端了个椅子,放在了何氏的身边。

  黄锦注意到,何氏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孕妇孕期确实不宜过度劳累,不然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

  “娘,明天你就啥也别干,负责做着收账就成了。”黄锦道。

  “啊?可我也算不过来啊。”何氏似是有几分惆怅,故意皱起了眉头道。

  “娘,没事,我腿短,也做不了多少事,我负责算,你负责收。”小六在边上道。

  “对,就这么干。”黄锦笑了起来,“小六,咱可说好,要是帐算错了,可得罚钱。”

  “啊?!”小六沮丧了起来,“三姐,能不能不要这么残暴?”

  “哈哈,你看你说的啥话。算错了受罚是应当地嘛。”黄锦道。

  黄钟、黄钰、黄镛听到黄锦和小六的对话,也笑了起来。

  4》酷`}匠N网●正z}版a!首.发)》

  “六儿,别担心,这该付多少钱,大哥心里有数,指定不会让你出错。”黄钟道。

  “大哥,你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黄镛崇拜地说道。

  “嗯,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今天这半天,人家和我说点的啥,刚一说完,我心里就知道他该付多少钱。”黄钟有点腼腆地道。

  “这就是数算了。钟儿,有这本事可了不得,努努力,以后去工部大显身手。”黄永福在一边鼓动道。

  “啊?”黄钟有点惊讶了起来,“真的可以吗?”

  “自然是的。”黄永福点头道。

  见店里也没了其他人,黄永福正了正脸色,说道:“锦儿,刚才那么多人不好说。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是出了啥大事吧?”何氏紧张了起来。

  “永福哥,咋了?”黄锦也紧张了起来。

  黄永福是进京赶考的,出了啥事让他中途回来。指定不是因为过年,过了春节去,这里离北京那么远,指定赶不上。

  “我看这段时间,黄太医也不在,不是家里出了啥事吧?”黄仲谦也关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家里一切都好。”黄永福忙摆手道,“只是……”黄永福指了指天,“入了冬,当今的身体……明年的考试可能要取消了。”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黄仲谦叹了口气,“没关系,黄小太医,以后指定会有恩科的。”

  “嗯。”黄永福颇有些凝重地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今天上推荐,要不要加更呢?要不要?要不要?没有存稿,真是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