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签好了,黄锦先拿出三串钱,算是预付的一个月的租金和事先谈好的押金。押金圆空方丈说什么也不肯收。

  “仲谦,你们的名声早就声名在外了,这押金真没必要……这收了,倒是把我们看低了。”圆空方丈连连摆手。

  黄仲谦只得作罢。

  “还有一事,需麻烦仲谦。”圆空方丈捻了捻手里的佛珠,颇有几分不自在。

  “啥事?住持请说。”黄仲谦道。

  “你看,我们这寺里统共才我们师徒二人,外加一个烧火的挂名俗家弟子。以往早餐我们都没……我一把年纪了倒是没事,只是戒色正长身体呢,所以我想,今后我们几个的早点就麻烦施主做素的,然后我们到点来吃。至于价钱……”

  “住持大师,钱的事情就不用说啦。我们一早就商量了,早点铺子开在这里,就一定要免费供您和其他两位师傅吃。”黄仲谦道。

  “这可不行。你不是反复和我说,这生意归生意,一码是一码么?这样,我们三人每月出五十文钱咋样?你们也不用给我们做太好的,三碗稀饭足矣。”圆空笑着道。

  “这……”

  “行,那就听方丈您的。”黄锦见黄仲谦还要开口,赶紧出声道。既然圆空方丈都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就说明他早就考虑周全了。黄仲谦若是在推却,就不好了。而且这世上啥都好欠,人情最难欠。圆空方丈估计是不想欠人情。

  Pt酷V匠@2网0正版首{发0N

  况且,虽然圆空方丈说只要准备稀饭就成,但做的时候,他们可以自己把握啊,多做点好的素食,方丈吃了也会高兴的。

  ……

  吃过午饭,黄正山他们就走了。临近年前,黄胜宗和彭氏他们也赶回去大扫除了。留下黄锦他们一家子,继续在早点铺子里仔细收拾收拾。

  “咱这铺子是不是该取了名号?”黄钰问。

  “哎呀,姐,你可真提醒我们了!”黄锦猛地跳了起来,咋把这茬忘了呢!

  “爹,娘,你说咱这铺子取个啥名呢?”黄锦问。

  “哟,这我可不敢想。”何氏摆了摆手。

  “这镇上都叫啥王记、李记的,不然咱就叫黄记?”黄仲谦道。

  “嗯,我看行!”黄钟点头。

  黄锦本想取个高大上的名字,比如庆丰早点铺啥的,但后来一想,还是应该切合时下的习惯,也就对“黄记”这个招牌没二话了。

  “这有了点名,还要刻招牌吧?明天开业来得及吗?还有张嫂那里没提前说呢?”黄钰道。

  不得不说,黄钰是个查漏补缺的高手,心思细腻,考虑的也周全。

  “方丈不是说,后天的日子也挺好么。不然咱就推后一天,早点铺后天开张?那样一来也从容点。”黄锦提议道。

  “后天就二十六了……工地上的人都不回去过年了?”何氏有些犹豫道。

  “我刚问了,大部分已经回去了。不过还有百来号人回不了,在这里过年。”黄钟道。

  “哦,可家里啥都没收拾,总得过年吧?”何氏道。

  “娘,没事,早点铺子咱早点关门收工,其实也耽误不了啥事。今年除夕是腊月三十,咱就开张三天,这叫试营业,情况好了,明年大干一场!”黄锦道。

  “那行吧。那我一会就去找张嫂,说下包子馒头的事情。”

  “娘,还是我和爹去吧。您这怀着小弟弟,老走来走去的也不好。”黄锦笑着道。

  “行,锦儿办事,娘也没啥担心的。”何氏点点头。

  当天下午,黄锦跟着黄仲谦一起到了白竹镇。张嫂现在算是她家请的长工,当初就说好了,她帮着打理打理况宅,照顾黄钟和黄镛的起居,黄锦他们每月给她二两银子。这银子对于一个妇道人家来说,不算很多,但也给的不少了。况且张嫂不签身契,也不用入奴籍,自然是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

  黄锦和张嫂详细聊了聊,重点问了问她的过往,以及为何夫家遭难后,没有改嫁等。

  张嫂也是个痛快人,丝毫没有把黄锦当八九岁的孩子糊弄,一五一十地把她的过去说清楚了:原来,张嫂自夫家遭难后,几个孩子也没了,曾几度寻死,都被人给救了起来。后来也就想开了。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才去了几十里外的一户员外家里做长工,还曾做到了厨房的小管事。后来那员外迷上了赌博,渐渐地家业就败了,她这才又回到了七里江。

  “张嫂,你在那员外家里,管着的是整个后厨?”黄锦很是惊喜了一下,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想什么来什么。

  “嗯,那还有假,他们家早年兴旺的时候,上上下下几十号人吃饭,都是我管着的。”张嫂利落地说道。

  “听说你包子馒头做的很好吃?”黄锦道。

  “嗯,这也不是我自夸。早些年我还想过把个摊子卖吃食去,可我寡妇失业的……怕人说三道四,这才没去。后来你表舅公就把我介绍到你家了。”张嫂道。

  黄锦这下可真高兴了。怪不得老听黄钟他们赞叹张嫂做的吃食好吃,原来张嫂是个大厨呢!

  黄锦就把家里开早点铺子的打算说了出来。

  “张嫂,我是这样想的,你看我娘怀着身子,行动也不便。我想请你去早点铺子帮着管事,也就是掌柜的。你放心,工钱一定不会亏了你。”黄锦道。

  “啊?这……开店当掌柜的?这我可是想都不敢想呢!”张嫂很是惊讶了一下。

  “嗯,你肯定能成。再说早点铺子是开在土地庙,每天只做一顿早点,虽说早上可能要早起,但好在收工早,也不算累。”黄锦道。

  “三小姐,您误会了。我不是担心我吃不了这份苦,我就怕自己做不好。要不这样,这掌柜的,我就不当了。我就去做个管事吧,那个我有把握。”

  “既然你这样说,那也成。”当掌柜,那就算是把早点铺子全权委托给张嫂经营了,其实黄锦也觉得没多少必要。一来这只是个小铺子,若不是何氏怀孕,他们一家人自己都能忙的过来。二来,张嫂也不懂经营,更谈不上收账记账这些。

  黄锦和张嫂约定,春节前这三天,张嫂先到土地庙去感受下早点铺子的工作强度和难度,若是觉得吃的消,那张嫂还是可以当掌柜;若是不行,就当个管事师傅,不管铺子赚钱不赚钱,黄锦每月支付她三两银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