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庙的门房共有三间,布置的不同于一般庄户人家的屋子。从庙里面打开门进去,是一间开阔的大间,类似于堂屋。大间里摆着四五张八仙桌和板凳。大间和两头是通的,另外一头也有打开门,大门一开,就能看到大路。

  e酷¤(匠网首!发R‘

  大间的左右各有一扇小门,通向两边的房间。

  左边是一个灶间,并排垒着两口大灶,大灶上驾着两只铁锅,这铁锅比黄锦家的可是大了好多。

  “戒色师傅,这锅灶还挺好的,一直没用吗?”黄锦出身问道。

  “我听师傅说,这门房是早些年一个姓况的好心人专门用来布施行善用的,这两口大铁锅是熬煮稀饭用的。听说,当年救活了不少人呢。”戒色小和尚道。

  姓况的大户人家?莫非就是黄仲谦的父亲,她的亲祖父?黄锦看了看何氏他们,见他们面色没有任何异常,当下按下心中的疑惑,让戒色带她到了另外一间。

  左手边的房间也不算小,里面用青石垒台,搭着几块木板,木板上铺着一些稻草杆,上面的灰尘厚厚的。屋内并没有别的摆设。

  “这里本来是供看庙的人住的。听师傅说,三十年前,这里的香火可旺盛了,可惜……现在庙里统共就三个人,也就没人住这里了。”色戒小和尚道。

  “嗯!”黄锦点点头。

  黄锦把每一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规划着他们的用途。说实话,这房子用来开早点铺子再合适不过了。右边的灶间自然是用来做吃食的,左边的小间收拾干净,可以让人晚上守夜用。正中的大间通向大路,就是绝佳的店面了!

  这房子根本不用咋改动,只需要打扫一下,就能立马开张!黄锦对这房子是再满意不过了,脸色就带出了笑容来。

  何氏、黄锦、黄钰,还有黄镛、小六娘几个当下就忙碌了起来,扫地、擦桌子,没一个闲的。色戒小和尚也上上下下地帮着打扫。

  “天冷,先少点热水吧。”何氏说完,立刻在灶下点火,打算烧水。

  “娘,我去提水吧。”黄镛拿起灶台边的木桶,转身就走了出去。他虽然已经开始读书了,不过平日里,只要休沐在家,他和黄钟都会帮着做事。对此,黄锦也十分赞成。

  百无一用是书生。黄锦可不希望他们成为那百无一用的书生。所以只要有空,黄钟和黄镛都是要干活的,当然,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成为文酸秀才,别到时科举没考上,倒是把自己原本的生存技能给弄废了就不好了。

  九十六、早点铺子水还没热,二房的黄胜宗就带着彭氏、黄汉和、陈氏过来了。原来,黄仲谦他们回去请黄胜宗他们,黄胜宗这才知道他们要开早点铺子,就带着彭氏他们过来了,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虽说是分家了,但开早点铺子这么大的事情,也应该提前和我们说说。”彭氏一看到何氏就念叨了起来。

  “是呀,虽说你和仲谦主意都挺大,但我们也可以参谋参谋嘛!”陈氏一边说着,手里的活计并没有停下来。

  “嗯,叔婆,我们也是突然想起来的,也不知道成不成,这才没敢胡乱往外说。”黄锦道。

  “啥外不外的,咱可是嫡亲一家人。”彭氏的语气中就带出几分嗔怨来。她现在是有点后悔分家了,分家后,眼见着大房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而他们还在原地踏步,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彭氏也好,陈氏也罢,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黄锦知道,她们心不坏,就是有时嘴巴不讨喜。因此,黄锦笑了笑,再没接话。

  很快就烧好了两锅热水,彭氏、何氏、陈氏和黄钰他们就拿起抹布,将窗台、桌椅板凳、灶台上下、墙面四周,凡是能擦到的地方,全都擦了一遍。所幸,正如戒色小和尚所说,这里虽然空着,但经常会打扫,不算脏。有的也多是浮尘。

  黄锦和小六则忙着清点座椅板凳,将那凳脚松了的,拿去让黄汉和钉紧。锁起来,黄汉和也是个精明人,虽没拜师学过木匠,但胜在手巧人机灵,看木匠师傅做过几次木匠活,他就能自己做出木凳子这种简单的家具。

  等黄仲谦把村正黄正山、黄胜宗、罗进昌等人请来的时候,黄锦他们已经把屋子收拾干净了:大间里的座椅板凳擦的干干净净的,整齐地摆放在一起,总共四张八仙桌,一边两张,中间留出过人的过道。凳子则堆在一起。大间正中间,放了一张高几,高几是专门用来供奉神龛这些的。圆空师傅专门请了一个关公像,送了过来。对于方丈的贴心,何氏又是一番感激不尽。

  “哟,别说,这一收拾,屋子都亮堂了许多。甚好,甚好!”圆空和尚笑眯眯地挨个房间看了一遍。

  “说起来,这房子给仲谦你用,也算是物归……呃,也算是物尽其用了,不错不错。要不要我帮你们挑个好日子呀?”圆空笑着道。

  “那可太好了!只是眼下离过年没几天了,这开业最起码要等年后了吧。”黄锦颇有点沮丧,此刻她是恨不得立马开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