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谈妥了。”下午,黄仲谦和黄钟刚一进门,黄钟就兴致冲冲地说道。

  “总共有三间屋子是空着的,方丈说屋子空着也是空着,可以全给咱们。至于租金……”黄钟看了看黄仲谦,“爹,还是您来说吧。”

  “谁说都一样。是这样的,锦儿,那三间空屋子靠路边不远,而且方丈说里面的桌子、凳子、碗筷也可以给咱用。方丈原说每月意思下,出一串钱就成,我一听桌椅板凳不用重新置办,这可给咱省了不少人工和银子,一高兴就又加了半串……”

  黄仲谦看何氏和黄锦他们娘几个都不做声,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个月一串半的租金不算高,毕竟屋子都有三间呢,还包座椅板凳、碗筷。只是,万一铺子不赚钱……”何氏沉着脸说道。

  黄锦其实也在心里抚额而叹,这谈生意,只有买家往下压价的,哪有主动加价的?看样子黄仲谦还是有些书生气,高兴起来就有点随心所欲了。

  “娘,没事,您说的对,这租金不高。咱指定赚的回来!”事已至此,黄锦只好如此了。平心而论,这租金确实不贵。一串半也就是一百五十文,这价钱真心不贵。若是放白竹镇,最起码要一两银子了。

  黄仲谦一听黄锦这样说,就底气足了。“锦儿,还有一件事,当时方丈问我这房子我们是租一个月呢,还是多久。我想着反正是要租的,就说租一年。至于租金,方丈说我们按月给就成,如果生意不好不想开了也没事,随时找他退租。”

  “哎呀!爹,您可真英明。”黄锦一高兴,猛地蹿到了黄仲谦怀里。再一想,又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后退了几步。

  “我还正想说呢,这房子要租,咱就租一年,合约也定一年的,省的到时中途有啥变故。”黄锦道。

  这世界上不乏聪明人,开早点铺子这个主意迟早有人也会想到。如果他们只租几个月,按月签合约,到时如果生意好,难免不出叉子,房子不一定租的到,即使能租到,估计价钱也不是这个价钱了。毕竟,其实这地段,就相当于是守着金窝了。

  “嗯!这我也觉得有理。”小六小大人似的在边上说道。

  ;5最M新7章节◇S上8H酷匠I1网O…

  一家人看到他那个样子,当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呀,娘,我要喝点糖水。嘴巴里快苦死啦,庙里的水不好喝。”黄钟突然道。

  好吧,黄锦又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没想到黄钟也有这逗比的时候!

  “爹,说好啥时定合约了吗?”

  “嗯,约了明天一早去,我一会就去请村正和你表舅公明天一起去做个见证。”黄仲谦道。

  时下订立文书,都讲究请见证人。而见证人一般都是四里八乡比较有威望或者说是人头比较熟的人。黄家租土地庙的房子做铺子,村正黄正山自然是要请的。一来,他出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代表了官方的态度;二来,日后有事,他也会尽力调节。而请罗进昌出面,自然就是考虑他人头熟。

  黄家对黄仲谦的安排没二话。

  第二天一早,黄仲谦他们就赶去土地庙签合约去了。黄锦作为女人,自然是不宜参加这种事情的。因而,一早,她的心就和猫抓似的。

  “娘,不如我们去看看铺子咋样了吧?可以的话,提前收拾收拾?”黄锦道。

  “嗯,我也想去瞅瞅啥情况了。”黄锦的话,正合了何氏的心思,当下,母女几个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一家人锁了门,拿起扫把、抹布就出门了。进了土地庙,就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和尚将他们迎了进去。

  这小和尚名叫戒色,据说是土地庙方丈早几年收养的一个孩子。说实话,当初乍一听到戒色的名字,黄锦很是笑了一阵!弄的大家都不明所以。

  黄锦他们进去的时候,黄仲谦和土地庙的住持老和尚圆空正坐在一起聊天。黄锦走上前,忙躬身向老和尚问好。

  圆空老和尚,人如其名,身材浑圆,慈眉善目的。他一看到黄锦,先是盯着她的脸,认真地看了一会儿,也不说话,神色颇为肃穆。

  圆空这一看,倒是把何氏吓着了:“方丈,我这孩子有什么不妥吗?她开年那会还遭了一难,差点就……方丈,您若是会看相,就请您设法帮我孩子化解她的劫难吧……”何氏说着,竟是跪了下去,脸色煞白。

  “阿弥陀佛,施主请起。施主不用紧张,这孩子经过了您说的那一劫数,今后必将大富大贵,造福一方!”圆空和尚双手合十,神秘一笑。

  听到他这样说,黄锦提起的心也落了下来。毕竟,她现在对这种玄之又玄的神秘力量也是十分迷信的,否则,她也就没道理来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那就好,那就好!”何氏笑了起来,“方丈,若真能如您所说,那真到了那一天,我来给庙里的菩萨塑金身。”

  “呵呵,那我就等着。”圆空并不称自己为老衲,而是自称“我”。看样子,小和尚戒色平日里看起来除了剔着光头,其他与普通孩子无异,那是有几分渊源的。

  “住持师傅,今儿正好是小年。我刚听戒色师傅说,房子里锅碗瓢盆啥都是现成的,那不如等一会我们简单收拾好了,做些素菜,大家一起过个小年?”黄锦道。

  其实,刚才一进寺庙,黄锦就找戒色,详细问了下房子的情况,因而知道房子其实寺里的和尚经常打扫,稍微收拾下就可以开火做饭。

  “好,好,好!”圆空连声说好。他乐的合不拢嘴。

  “住持师傅,那您把房子的钥匙给我们把,我们马上去收拾了,生火做饭。”黄锦见圆空半天没有掏钥匙的打算,只得出声道。

  “哦,对!”圆空似是想起来什么,赶紧折身回房,掏出一把钥匙。

  “施主,这几把就是那三间房子的钥匙。请收好。”他把钥匙递给了黄仲谦。

  “嗯,谢谢住持大师!”黄仲谦恭声说道。

  一家人分作两拨,黄仲谦和黄钟去请刚走没多久的村正黄正山和罗进昌,顺便到村里买点吃食素菜。何氏、黄锦、黄钰,还有黄镛、小六则随着戒色小和尚往门房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