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什么是飞剑谭水库?”黄锦想起刚才李屠夫的话,有点好奇。

  “具体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说官府要拨银子,修个大水库,以免洪灾旱灾啥的。对了,这事你们可以去问问丁管事啊,你家不是和他很熟么……”李屠夫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如钟,呼出的热气,瞬间变成白雾。

  “好的,谢谢您哈。”黄锦笑着道。

  日子过的好了,黄仲谦和何氏夫妇也舍得吃。今年过年,他们一下子买了三十斤走肉。

  “这可是……以往一大家子住一起,才割二十斤肉呢。”何氏一边感慨,一边双手齐动,利落地打理黄锦他们刚买回来的猪肉。

  她先是把猪肉剃掉骨头,切成一条一条的,每条大概是五到六斤。然后用烧红的火钳把猪毛烫掉,再用菜刀刮干净。

  “钰儿,花椒盐炒好了吗?”何氏问。

  “嗯,娘,已经炒好了。现在就抹盐吗?”黄钰道。

  “先把肉晾一下吧,盐也要冷一下。”何氏道。“这做腊肉,其实很简单。锦儿,钰儿你们今后出嫁了,就按着刚才娘那样处理就成。至于腊肉腌的好不好,关键还是看盐抹的巧不巧。”

  “娘,咋判断盐用的巧不巧呢?”黄锦仰着头问道。

  “这就看个人口味了。一般来说,不能太咸了,不然吃不下去。当然,如果盐抹少了,不仅肉味淡了,还留不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何氏开始抹盐了。只见她将肉的表面全面揉搓一遍,然后将肉放在干净的小缸内,将余下花椒盐撒在肉面上,肉表面用干净的重物压住,盖住缸口。

  “行啦!”何氏抹了抹额头的汗,舒了一口气。“这大雪天的,腌肉还挺费劲的。”

  “娘,这就完了吗?”黄锦问。

  “嗯,差不多了,过两天,把肉翻个面,再放三四天,就可以拿出来熏了。”

  黄锦放佛闻到了腊肉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娘,还剩几块骨头肉,中午做骨子肉吧。”明明早上吃的饱饱的,这会黄锦似乎又有点饿了。

  “爹,飞剑谭很大吗?”吃饭的时候,黄锦想起李屠夫的话,忍不住问道。

  “嗯,很大,我也就十来年前做过一次。”黄仲谦道。“其实飞剑谭离咱村不远,就十来里路,里面有的庄子还是属七里江管呢。”

  “爹,您给我说说呗,飞剑谭那里有多大?”黄锦问。

  “这我可说不好。我只记得那里水面宽阔,湖光潋影,水天一色;在湖面上,时时可见‘水鸭衔鱼来去飞’;泛舟湖中,‘漾漾带山光,澄澄倒林影’。我曾有幸弃舟登岸,信步湖边,‘万倾湖天望,一星飞鹭白’,满眼秀丽风光令人心怡神驰。”黄仲谦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爹,你说的啥,我咋有点听不懂捏?”小六突然出声,打断了黄仲谦的诗情画意。

  “你这小子,多跟你哥哥他们学点东西就听的懂了。别书到用时方恨少!”黄仲谦作势轻轻敲了敲小六的头。

  小六忙捂着头求饶:“爹,三字经、百家姓都全都会背了。连三哥都说我比他小时候强多了呢……”

  “哎哟,说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钟儿他们回来,说是过了腊月二十一就放假了。这都没两天了吧。仲谦,你到时去接一下他们回来。”何氏道。

  “嗯,好。”黄仲谦点头。

  “爹,到时我和你一起去。”黄锦道。

  “我也要去。”小六跳起来道。他正值换牙期,说起话来有点漏风,颇有几分搞笑。

  “天冷,你们就别凑热闹了。”黄仲谦道。

  “爹,我去是有正事的,我想去下费记。”黄锦正色道。她可不是个瞎凑热闹,添乱的主。

  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二,一大早,黄仲谦借了一个驴车,带着黄锦和小六就往白竹镇赶了。

  所幸,前几天的鹅毛大雪下了一夜后,就停了。这两天天气颇为不错,冬日暖阳,照的人很舒服。树上、房顶、田野,四处的雪都化了。做在车上,时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围坐在房前屋后,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说着闲话。好一派岁月静好的光景!

  “真舒服!”小六美美地说道。

  “是呀!”黄锦此刻很庆幸,都说生命没有第二次。她很感激老天爷,让她能有第二次机会感受生命之美好、瑰丽。

  “三哥,鲁先生和你们说过飞剑谭吗?”黄锦刚一看到黄钟,就拉着他问。

  “嗯!鲁先生也是听他的同年说过。听说飞剑谭的碧玉晚钟、湾立涌珠、虎啸吼池、峰子晕光、石环挂月、溜剑潭、仙女跳台、七星转斗八景颇为奇异,许多文人墨客都曾去游玩过。鲁先生也曾和同窗多次去过。”

  最Z新{章节a/上;j酷(匠i@网

  “嗯。上次听村口的李屠夫说,飞剑谭要修一个大水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这就不知道啦。你问这个干啥?”黄钟道。

  “没事。我就是好奇。兴许钟大掌柜知道点呢。”黄锦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黄钟说。

  “锦儿,听你念叨这事几天了,你一会不是要去费记么?那到时就问问钟大掌柜吧。”黄仲谦道。

  “嗯!”

  不一会儿,黄钟兄弟两个就收拾好了几箱子书。

  “哥,咋都是书,你们的衣服呢?”

  果真是书生搬家,皆是书啊!

  “衣服那些,张嫂说趁着天好,她先洗了,等过两天稍回去。而且,家里有很多衣服。”黄钟道。

  “嗯,说的也有道理。”黄锦点头。

  黄仲谦已经把两箱子书搬上了驴车。“钟儿、镛儿,东西都搬好了吧?这回去得住到元宵后,可别落下什么。”

  “爹,您放心吧。再说,真落下东西了,也不是十万八千里,我和三哥再来一趟就成。”黄镛笑着道。

  “哈,说的也是。”黄仲谦笑了笑,“你们都做好了。我们现在去费记。”说完,他跳上车,挥了一鞭子,黑色的小毛驴赶紧迈开了步子。

  一路上,黄锦发现,白竹镇上的人似乎比以往多了起来,而且多是外地人。他们三三两两地挤在各铺子跟前,买着各类生活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