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趁他不注意,从他身旁跐溜就走了过去。

  “哎~~?!这话还没……”少年在身后追了过来。

  此时恰巧黄桂林踩着小脚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咦?又来一个?”少年颇有点好奇。或许是注意到了黄桂林的小脚,他低头看了眼黄锦,“我终于直到哪里不对了。你咋没缠足?”

  “要你管?”黄锦此刻极为不爽。这年头讲究男女大防,更是说男女七岁不同席,这小屁孩一点顾忌都没有,追着她跑。让人看到会咋想,尤其这还是在曹思明家。况且她穿着长裙,咋就看出来她是大脚了?!

  俗话说,非礼勿视,这小屁孩盯着她的脚看,她是不是可以考虑哭哭啼啼一下,让她为自己的清白负责?想到这,黄锦突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啥?”少年问。

  “没笑啥。这是我堂妹,我们先回去了,我娘他们还在戏台那边等我们呢。”黄锦说完,拉着黄桂林,头也不回地走了。

  “锦儿,你咋去这老半天?”黄钰问。

  “我……”黄桂林脸红了起来,“我有点便秘……所以呆的久了点。”

  “没事,姐,这戏唱到哪了?”黄锦问。

  “哦,这讲到了……”黄钰开始给她讲戏。

  看戏的时候,男女其实是在一处的,只是分开坐了。黄锦注意到道一道目光,似乎时不时地看向她们。于是,借着整理头发的时候,故意把何氏特意给她戴上的银簪弄掉到了地上。她弯身下去捡的时候,特意看了下,居然是刚才在大益茶楼撞到了黄钰的那个青年。他难道和曹家也有啥关系?

  “锦儿,娘帮你把簪子戴上吧。”何氏注意到了黄锦这边的动静,柔声说道。

  “好。”黄锦点点头。

  临近年跟前,需要准备各种年货,事情也较多,吃过了饭,一家人就早早地回七里江了。

  这大明朝的冬天,可比前世冷多了。难道是因为没有各种汽车尾气、工业污染的原因?外面的雪,窸窸窣窣地飘落,趁着清闲,黄锦养成了一项新的技能:赖床。

  吃过早饭,她就又赖到被窝里去了,惹得一家人直笑个不停。

  “锦儿,往年咋不见你怕冷?每次下雪,都要出去堆雪人,打雪仗的。”黄钰笑着说。

  “呃……不知道,今年格外怕冷。”能不怕冷不,习惯了前世的空调,乍一来到千年前的时空,抗寒基本靠抖了!虽说有火炉,可烤火的时候是舒服,但一离开火炉,就抖的更厉害啦!还不如窝在被子里舒服,反正现在就自家几个人,也不怕谁说道。

  “锦儿,快起来,跟爹去买腊肉去?”黄仲谦隔着房门,在外面喊。

  “买啥腊肉?”黄锦把头钻出被窝,问道。

  “你忘了?马上要过年了,前几天我们在李屠夫那里定好了腊肉,今天要去拿了。拿回来腌个几天,就可以熏了。”

  “好吧。”黄锦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穿上厚厚的大夹袄。

  “姐,你帮我梳头吧,我穿太多了,梳不好……”黄锦一边说着,一边就把凳子搬到了黄钰跟前。她正在绩麻,见状,停下了手里的伙计,忙给黄锦梳起头啦。

  “今天想梳个什么发型?”黄钰问。

  “随便吧,越简单越好。”黄锦道。

  “嗯,那还是给你梳双丫髻吧。”

  黄钰一边说着,一边就利落地帮黄锦把头发梳好了。

  “这么冷的天,你就别去了,让爹去吧。”黄钰道。

  “我也想啊,可前几天我和爹约好了,让他到时带我一起的……”黄锦拿了一个大披风,跟着黄仲谦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时候,透过木窗看到窗外的大雪,觉得冷的不得了。但真正走出去了,黄锦发现那种寒冷其实也还好。不错也是,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嘛。

  此时的七里江,远远近近的山林,都被白皑皑的大雪覆盖,可谓是银装素裹,显得十分美丽。而房檐边、树枝上,长长短短的,结着需多冰棱,有那调皮点的小孩,直接掰断一截,拿在嘴里当冰棍吃。还是这古代无污染、纯绿色好,若是现代,谁敢给孩子胡乱吃这个。

  黄锦裹着厚厚的披风,和黄仲谦一前一后在雪地里走着。小脚踩在雪地里,吱吱作响。

  “锦儿,别老踩雪。走没雪的地方,不然一会鞋子湿掉了,小心生冻疮。”黄仲谦发现黄锦故意踩雪,就提醒她道。

  “好吧。”黄锦只得乖乖地跟在黄仲谦后面。

  “爹,茶油都送走了吧?”黄锦问。

  “嗯,丁管事昨天派人,全部拉走了。”黄仲谦道,“真是不容易啊!这段时间,我生怕事情办不好,被俞县令他们怪罪呢。”

  “怎么会。其实,我们名义上是协助,其实就是跑个腿而已。”黄锦道。

  “恩恩,也是。”黄仲谦点点头。

  父女两一边走着,一边聊了,没一会儿,就到了村口李屠夫的肉摊子前。

  s酷;匠网首发p}

  “仲谦,你来了,这是提前给你留好的肉。”李屠夫一看到黄仲谦,就笑呵呵地把事先留好的猪肉拿了出来。

  “好,谢谢您啦。李师傅,快过年了,最近生意挺好吧。”黄仲谦笑着问。

  “恩恩,是不错。仲谦,你知道吗,我听说飞剑谭要修一个大水库了,最近咱村里来了一批人,到飞剑谭查勘。说是过了年,就正月里,就要大修呢。”他一边说,一边拿起屠刀,熟练地切了几斤肉给村里的一个人。

  “您看,秤头高高的,十斤整的。”

  “好。你再给我搭点大肠吧。”

  “嗯,好嘞。赵四,你家人口多,买十斤肉够了不?”

  “够了够了,足够了。说起来,这还得拖仲谦他们的福呢,若不是他们弄出个茶油来,我们捡茶子赚了点钱,往年家里就买了三斤猪肉过年呢,哈哈……”

  赵四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买肉的人叫赵四,黄锦曾听人说过,他家有几个半大小子,老婆常年卧病在床,穷的很。听赵四絮叨,原来,今年他们借着捡茶子的机会,很是攒了点钱。等开年,就打算给大儿子相个媳妇呢。

  赵四提着十斤肉,高兴地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