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曹家为了热闹,还特意搭了戏台子。黄锦他们作为娘家人,原本打算吃过饭再走。后来被曹家请来的知客万般挽留,实在没办法,彭氏答应先看一会大戏,再赶回七里江。

  小六等几个孩子听到有大戏看,自然是欢呼雀跃起来。而黄锦作为一个伪萝莉,顶着古代的脸皮,有着前世的记忆。她对这种大戏,有些兴致缺缺。

  不过,彭氏都已经做主答应了,她作为小孩子,人微言轻的,不好多说什么。

  “锦儿,我想……”黄锦正无聊中呢,有人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地说道。

  黄锦转头一看,原来是黄桂林。黄桂林平日比较胆小,一般也不和她说话,这倒让黄锦有点奇怪。

  “咋了?”黄锦问。

  “我……我想去下茅厕……”黄桂林以是满脸通红了。

  “你这孩子……刚不是说让你忍着点。”陈氏横了她一眼。转头又去看大戏去了。这大戏可真精彩,那唱戏的脸上描的花红花绿的,这可比过年耍龙灯的打扮的好看多了。

  “可……”黄桂林不敢往下说,眼里已经泛起了水花。

  “二姆姆,我陪她去吧。”黄锦看不下去了,赶紧打着圆场道。

  “嗯,那行。你们可别乱闯啊,这宅子可不比咱家,那么大,随便一晃就迷路了……真是的,咋有人的宅子这么大……”陈氏头都懒得转了,一边盯着戏台一边道。

  黄锦和何氏说了一声后,拉着黄桂林起身,让一个小丫头带路,七拐八拐地,找茅房去了。

  “茅房就在那里。”小丫头远远地指了一下,“我这还要去伺候看戏的,一会就请你们自己走回去,可以吧?”

  黄锦瞥了这丫头一眼,她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眉毛描的细长细长的,小小的脸蛋打了层香粉,本有几分娇俏的模样,却是被这浓粉给遮住了。、黄锦看她的时候,她正斜斜地睇着黄锦和黄桂林,神情中颇有几分不屑。

  “这就是你待客的规矩?”黄锦冷冷地问道,“不知道我告诉你家少爷,我未来的姐夫,他会如何处置你?”

  “你……我可是自小服侍少爷的,他待我历来宽厚。”此时,小丫头已经有点底气不足了,懦懦地还嘴道。

  “朱老夫人历来最重规矩了,不知道她会如何处置?”黄锦盯着她道。

  “这……那你们快点,我一会带你们回去。”小丫头梗着脖子道。哼,有什么了不起,几个乡下黄毛丫头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黄锦问道。

  “我……我叫丁香。哎呀,我是真有事情……拜托您千万别找老夫人告状,不然……”丁香跪下去了,眼泪哗的一声就流了出来。

  “你起来吧,先去忙你的。不过你记住,我们是客人,你服侍我们,也是分内的。”黄锦最见不得人动不动下跪,骨子里她还是一个有着现代人人平等观念的人。刚才若不是这小丫头一副不把她和黄桂林放眼里的派头,黄锦也不会如此教训她。

  “锦儿,你可真厉害。”等丁香走远了,黄桂林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嗯。桂林,你快进去吧,我在门口等着你。”黄桂菊推了推她。

  曹家果真是富贵人家,这茅房应该是在西厢房,一路走过来,这路面都是用大青石平铺的。茅房外头,对着的是一个精致的小花园,里面山石环绕,还有一汪池水,池水里养着几尾锦鲤。

  黄锦等了一会,不见黄桂菊出来,就信步踱到了池边,趴着专心地盯着那几尾锦鲤。它们在水池里游的欢畅无比,也算是无忧无虑了。

  “哎,你在这儿看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

  黄锦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转身。

  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十来岁的小正太,他穿着一身锦袍,面料上乘。粉嘟嘟的小脸,正好奇地看着她。

  “原来是锦鲤啊,这有啥稀奇的。”少年看了一眼水池,颇为不屑地说道。

  “嗯,是没啥好看的。”黄锦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往少年的身边擦身而过。

  “没啥好看,你还盯着看这么久?”少年张开双手,拉住了她。

  “我无聊,行不行?”黄锦有几分不耐了,“你谁呀?”此时的黄锦,颇有点暴躁,人在屋檐下,凭白地,是个人就对着她大呼小叫的。还是自家舒服。

  “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呢。”少年一副大人般的语气问她。

  pY酷匠W网正版首K发√

  “女士优先,你先告诉我你是谁。”黄锦道。

  “啥?啥女士优先?”少年颇有几分不解。

  “哦,当我没说。”一不小心,说了一句现代文,这古人听不懂也正常。

  “好吧。这是我堂哥家,我今天跟着我爹来参加我堂哥的订婚宴。”少年道。

  原来这是曹思明的堂弟。怪不得一副当家作主的主人模样。

  “我叫黄锦,你堂哥是我未来的姐夫。”黄锦道。

  “哦,怪不得呢。”少年恍然大悟地说道。

  黄锦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爹是不是在昌黎书院?”

  “咦,你咋知道?”少年好奇地问道。“哦,对了,黄汉光是你什么人?他正和我爹喝酒呢。一副文酸样……”

  “你说谁呢?他是我五叔。不许你瞎说。”黄锦生气起来。这小毛孩真是有点令人讨厌,这嘴巴可真是刻薄,十足毒舌男。

  “啊?这么巧?”眼前的小姑娘,因为生气,小脸涨的通红,配上精致的眉眼,显得颇为可爱。

  “不好意思了,是在下冒昧了。”少年忙拱手赔罪道。

  “嘎?!”他这么快就认错了。黄锦颇有点遗憾,她肚子还一堆炮弹没有使出来呢。这样想着,黄锦脸上不由露出几分遗憾。

  “告诉你个好消息。虽然我觉得他文酸的很,但我爹和他聊过了,对他颇为认可。等过完年,你五叔就可以到昌黎书院读书了。”

  好吧,黄锦刚对少年的痛快认错所升起来的几分好感,又被他“文酸”二字,全弄没了。这小子可真是语不气人死不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