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掌柜见黄锦收下了药,对黄胜宗他们又说了几句客套的道歉话,就转身出去了。

  “钰儿,你没啥事吧?”苑掌柜出去后,黄胜祖出声问道。

  “爷爷,没啥事,我刚看了,就是撞青了一点。”黄钰道。

  “没事就好。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去吧。”黄胜宗道。

  几个人就从茶楼中出来,上了曹家的马车。转过街角,马车沿着一个小胡同走了大概有五六百米的样子,就停了下来。

  “黄老爷,请您下车,我们到了。”曹家的管事恭敬地请坐在第一辆车的黄胜祖他们下车。

  黄锦掀开车帘。见面前曹家的大门是五檩前出廊式的金柱大门,外檐檐枋之下装饰有雀替和三幅云,两扇朱漆的大门紧紧地关闭。

  黄锦想起黄永福说过的话,曹思明的父亲娶了朱老夫人之后,捐了一个六品的闲职,从此曹家才算改换门庭。曹家的大门,应该是那之后改建的。虽是如此,人们谈到曹家,第一句免不了还是说他们“经商起家”。

  “永福哥,那曹家在宜春县是不是很有势力?”黄锦记得她曾这样问过黄永福。

  “势力谈不上,只是据说朱老夫人和宁王有点渊源,不过具体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正是因为这样,宜春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会敬重他们家几分倒是真的。”黄永福曾这样说道。

  马车又开始前行,走了不远,便是一处角门。门扉已经打开,两个小厮在前引领着马车进了曹门,又走了不到一箭之地,在一扇粉白的影壁前停了下来。

  这可算得上是黄锦来这里之后,见过的又一豪宅了。和那已经荒凉的况宅不同,曹府奴仆成群,一派生机。

  此刻,看着眼前颇有威势的建筑,黄锦不禁对黄桂菊的婚事又有几分忧郁了。说实话,黄锦对黄桂菊和曹思明的婚事,依然不乐观在。在这个讲求门当户对的年代,黄桂菊一个孤女,还是一个农民寒女,如此高嫁入曹府,娘家又是可以说毫无底蕴的人家,她嫁进来,恐怕是遇到那稍有点男夫妇的奴仆,都会难以震慑吧。

  不过,幸好,黄桂菊,是经过了三媒六聘的,一去就是正妻。在这个三妻四妾的时代,能稳当正妻,那底气就会足很多了。即使以后曹思明纳妾,也越不过正妻去。

  现在就看黄桂菊婚后的智慧了。一直以来,黄锦都认为,女人结婚后,就开始进入第二学习期,学习如何长袖善舞,上能讨好公婆,下能管得住奴仆随从,更要能和小姑、妯娌保持基本的和平。

  所幸,曹思明是独子,黄桂菊免去了妯娌相处的烦恼。但据说曹思明有两个嫡亲的姐姐,那可是嫡亲小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好应付。

  ……

  两个媳妇在前面带路,绕过影壁向左走一段,虽是冬天,却能看到满园的青翠,显然是花了心思弄的;约莫再走了一段,穿过一个月洞门,就进了一个跨院,跨院里铺着整齐的青石地面。

  跨院上房门口,早有丫头伺候。两个媳妇让他们在门口稍等,进去回报。一会功夫,就有丫头打起门帘,请他们进去。

  一进偏厅内,就见上方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看样子大约四十许的年纪,一张满月脸,塌鼻梁,眉眼甚是平常,只有皮肤白皙细致,为她增色不少。

  这妇人虽相貌平常,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气派却十分端凝,让人不由得忽略了她的长相。

  “这只怕就是朱老夫人了。”黄锦心想。

  “夫人,客人来了。”一个鸭蛋脸的丫头轻声道。

  “还不快请进来。”朱老夫人说着话,就将手中茶碗放下,微微欠身,似乎要站起来迎客。

  等看到黄胜祖、黄胜宗他们,朱老妇人慌忙起身,躬身想他们行礼:“见过亲家祖父。”

  按辈分,黄胜祖他们自然要比朱老夫人高一个等级,所以一看到他们,就赶紧行礼问好。

  “这群奴才,怎么搞得,也不说清楚……”朱老妇人瞪了一眼她身旁的中年妈妈。

  一屋子的丫鬟妈子,齐刷刷地跪了下去,没有敢做声。

  “也罢,也罢,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下不为例。”朱老夫人挥一挥手,丫鬟妈子这才悄无声息地站起来,开始鱼贯而出,给黄锦一行端茶倒水,递上精致的点心。

  “亲家祖父,难得来宜春一趟,这次来了,多住两天?”朱老夫人笑着问。

  “不了,不了,家里还有事。”黄胜宗答道。

  “今年的年成可还好?”朱老夫人笑着问。

  “今年年成还不错。”黄胜宗接过话茬。

  “嗯,我听说那茶油最先就是亲家家里弄出来的,真心也不错。现在只要我出去一提我有这样的亲家,都赞不绝口呢。”朱老夫人道。

  “呵呵,没啥。庄户人家,寻点财路而已。”提到茶油的事情,黄胜宗不得不开口了。“说起来,这还得亏了咱锦儿点子多。”

  “哦?早就听思明提过,桂菊有几个聪明机灵的堂兄妹了。亲家,您是个有福气的,您看这一个个孙儿孙女,都聪明懂事的。哪位是锦儿?”朱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我叫黄锦。”黄锦又起身屈膝福了一福,一边脆生生地道。

  朱老夫人脸上露出笑意,就叫免礼。朱老夫人一面和连蔓儿说话,一面打量黄家的这几个孩子。

  平心而论,黄家的孩子确实都长的不错。眼前这高高低低站着的没一个孩子,都显得眉目精致,他们虽然都还没长成,但只看那眉眼和身架子,就能判断出,以后肯定都是仪表不俗。

  更让她赞赏的是,这几个孩子,眼神都非常干净,而且有神。坐在那里大大方方,一看就是有良好的家教。

  尤其是说话的,这个叫黄锦的小姑娘。只八九岁的年纪,却眉目如画,单看这一张脸,长大了就定然是个美人。更可喜的是,说话声音清脆,态度不卑不亢,没有故意咬文嚼字,说的乡村土语却不粗鄙,听起来古拙可爱。

  7?酷t匠U网Z首发_m

  只是身量还没有长足。朱老夫人又看黄锦的打扮,她今天穿的是黄底红花的小袄,系的是同色的棉裙,脚下是一双红色的棉鞋。衣裙和鞋子上都绣的都是肥猫扑蝶或是滚线团的图案。

  看那针脚和绣功,这孩子有一个巧手,而且慈爱的母亲。

  只可惜,是一双天足。十岁了,再缠足,只怕是晚了。

  仔细看了黄锦的脚,朱老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惋惜神色。

  此时,旁边有丫头过来,悄声地对她耳语了几句,朱老夫人端起茶,笑着道:“亲家公,真是不好意思,刚下人来报,家里来了其他的客人……这样,我先安排你们到偏厅稍坐一下,一会就要正式开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