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没事吧?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走路也不小心点。”黄锦急急地扯住黄钰,情急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对着那人就是一通抱怨。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那人满脸愧疚地说道。他想向前拉住黄钰,又或许是顾忌男女大防,一副想向前,不敢向前的样子。

  黄锦这才注意道,这男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穿着锦袍,身子颀长,眉目颇有几分儒雅。

  酷1匠网Aj正版p!首?f发

  黄钰抬头看了一样那人,脸色通红,摇手道:“公子不必介意,我没事。”

  这年轻的公子此刻才看清了眼前两个女子。年纪稍大的的姑娘,穿的有点朴素,琼鼻樱唇,眉眼精致,面白如玉。少年竟是看的呆住了。

  “哎哟,这位客官,可真对不起。我们家少爷急着出门,一时没看清……”此时从楼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满脸堆笑地说道。

  “真是对不起。”少年回过神来,对着黄锦他们作了一揖,转头对着中年男子吩咐道:“快去请个大夫过来看看,有没有伤到这位姑娘。”

  “好的。”中年男子赶紧喊来伙计,吩咐了下去。

  黄锦这才意识到,眼前两人,那中年男子应该是这家店铺的掌柜,这年轻男子,应该是这里的少东家。

  “啊?不用,不用?我没事。”黄钰一听要请大夫,慌忙摆手道。

  “还是看看吧,别伤了到了哪里。”年轻男子此刻已从刚才的慌乱中完全回过神来,满脸和色地说道。“不然,两位姑娘,先到雅间坐坐?”

  “不用了,我们是和我家长辈一起出来的。”黄锦见年轻男子认错态度良好,也及时安排人去请大夫了,气也就消了。

  “那我陪两位,当面去和你家长辈道歉吧?”年轻男子一脸真诚地说道。

  “哎呀,锦儿,我真没事。”黄钰扯了扯黄锦的衣服,满脸通红地说道。

  “嗯,姐,那听你的。”黄锦想着一会还要去赶酒席,不想节外生枝,当下就对年轻男子道:“我姐说没事了。就不劳烦公子了。”说完,她就和黄钰一起上楼了。

  “姐,撞疼了吧?”一边上楼,黄锦一边小声地问黄钰。

  “没事,可能膝盖磕青了。”黄钰小声地回答。黄锦这才注意到,她走路略微有点瘸。

  “一会找个地方,我给你揉揉。”黄锦道。

  姐妹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上楼。到了二楼楼梯口,找了一个伙计打听了一下黄胜祖他们在哪个雅间,就跟着伙计一起和他们会合了。

  “锦儿,你们咋才来,快点收拾一下,别让人家久等了。”陈氏看到姐妹两人,颇有几分抱怨,“你看我家桂林就比你们省事多了……”说完,她看了看窗外,见楼下的马车安安静静地在等着,当下也就放心了点:“总不好让曹公子家的人多等。”

  “二姆姆,这话就说的……咱可是娘家,等等也是应该的。”黄镛插嘴道。

  “可……这咋地也不好嘛。”陈氏嘟囔了一句。其实,她也想摆娘家的谱,但是,一看到曹家的那几辆马车,就怯了。

  按这里的习俗,男女双方成亲的时候,女方娘家的地位极高。男方是要好酒好菜客气地供着,这也就是所谓的抬头嫁女,低头娶媳吧。其实不仅是婚嫁的时候,女方娘家地位高。在百年后,娘家的地位更是高,当然这一点以后再说。

  “二姆姆,你可说错了,楼下那些可不是未来姐夫的家人。”黄锦看不得陈氏这样对曹家几个下人都如此小心翼翼的姿态,当下有点不耐烦。

  “好了,都少说两句,钰儿锦儿,你们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彭氏打着圆场道。

  “我又没说错,曹家是啥身份地位……”陈氏小声地嘀咕了一声,看到黄汉和对她使眼色,就赶紧停住了。

  “呵呵,几位客官早。”此时,雅间的门被人推开来了,刚才那中年男子领着一名大夫走了进来,“非常抱歉,刚才这位姑娘不小心被……这位是宜春城有名的治疗跌打的大夫。”他笑着说。

  “钰儿,你咋啦?”何氏一脸紧张地问道。

  “没事,娘,刚被人不小心撞了下。”黄钰解释道。

  “您是?”黄锦出声问道。

  “哦,我是这家酒楼的掌柜,我姓苑。”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刚才不小心撞到这位姑娘的,是我家的少东家。他吩咐我请了大夫,来给这位姑娘疗伤。”

  “不用了,刚才我姐说没事了。”黄锦她看了一眼黄钰,见她在摇头,就笑着道。

  “那……既然这位姑娘坚持,就算了。这是一瓶活血化瘀的良药,还请姑娘笑纳。”苑掌柜掏出一个玉色的小瓷瓶,黄锦打开闻了闻,这药的气味,和上次朱二给他们的伤药,气味很像。

  “好吧,那就谢谢苑大掌柜了。”黄锦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