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曹公子的聘礼,其中白银足足十八两、金如意六两,鱼肉六十斤,猪肉半扇,龙凤喜饼八十八对……

  厚厚的聘礼,让彭氏等笑的合不拢嘴。

  这一份聘礼不可谓不丰厚,虽说最后还是要作为嫁妆送出去,但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可是相当有面子了。

  最近大房一家搞得是风生水起,分家后日子越过越好了,有时她也会心里发酸。但大房再好又怎样呢,黄钰和黄锦两个大脚丫头,以后是别想比过她大姐了!钟儿和镛儿也开始读书了,但只要桂菊一结婚,汉光就能到昌黎书院读书了。而进了昌黎书院,那最次也是个秀才老爷了!想到这,彭氏腰杆直了起来。

  Uc酷?匠6网d}首h、发*

  看过礼单后,就正式开始在女方这边的订婚仪程。

  首先是祭祖请黄桂菊的之舅父江斌点烛燃香,黄桂菊要给他行“点烛礼”。媒人那吉祥话是成串成串往外冒,听的黄锦一愣一愣的。

  媒人念祝词之时,黄汉和、陈氏夫妻代黄桂菊亲生父母拜神明、祖先,并告婚事以定祈求保佑。

  今天的黄桂菊,一袭大红喜服,显得娇羞欲滴。曹思明简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两人行礼之后,黄家正式开宴。这次宴席,彭氏可谓是花了血本,就差没有参照上次黄永福的烧尾宴的规格了,据说一起花了二十两银子,让陈氏心疼了好几天。

  用餐结束后,曹思明和黄桂菊的婚事就算是铁板钉钉了。

  “思明,明天的宴席有啥安排没?”彭氏一脸慈爱地看着这个俊秀的孙女婿。这孩子是真不错。

  “回祖母,家里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今天是特意过来,邀请您和家里其他人明日到袁州府赴席的。”

  “嗯,除了你三叔和伯祖母有事,我们一家老小都打算去。包括你五叔,和钟儿镛儿三个在学堂读书的。”彭氏笑着道。

  “那敢情好。昌黎书院的知事,是我的堂叔,明天的喜宴,他也是要参加的,到时正好让他和五叔好好聊聊。”曹思明温声说道。

  “好!好!好!”听到这里,黄胜宗连说了三个好。“思明,今后咱就是一家人了,这打断骨头连着筋,你五叔他们,还要多靠靠你们。”

  “说什么靠不靠的,能帮上忙的,理当义不容辞。”曹思明道。

  黄锦听着他们一问一答,聊得火热。心想这曹思明看起来一派公子哥的派头,没想到对人情世故还是颇为应付自如的,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起码的教养确实好。

  不知不觉,转眼就近黄昏了。按习俗,曹思明自然是不能在黄家留宿的,赶着回宜春城了。临出门前,他千叮咛万嘱咐,明日黄家老小一定要去赴席。

  “嗯,现在不是忙时,我们早商量了,家里人能去的都去。除了你三叔和伯祖母,其他人都一起去。”彭氏笑着说。

  她嘴里的三叔指的自然就是黄仲谦,他因为忙着配合丁管事采办贡品茶油,抽不开身。伯祖母则是指李氏,她一直在宜春城照顾黄汉巧及几个孩子,也抽不开身。他最近正专心读书,准备来年下场考秀才。

  黄胜宗自是点头答应。

  其实,按习俗,订婚宴并不会大宴所有的亲朋,而只是由男方出面,宴请双方的至亲。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直系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因而,今天曹思明来还有一个用意,那就是邀请女方家属出席明天他和黄桂菊的订婚宴。

  而黄家虽说是入了七里江的户籍,但总归是外来人口,谈不上有本家至亲。为了不显得黄桂菊娘家人丁单薄,黄胜宗和黄胜祖早几天就商量好,黄家能去的都去,一来表示娘家对这门亲事的重视,二来也告诉男方,黄家人丁兴旺,黄桂菊并不是那无依无靠的孤女。

  “好的!那就好,我娘就喜欢家里人多。”曹思明笑着点头。他看了看围坐在正屋的黄家老小,尤其注意看了下黄钰和黄锦。没想到桂菊还有这么漂亮的堂妹,她们虽说年纪都还小,但凭着他看人的眼光,再长个两年,可就……

  不知不觉,曹思明盯着黄钰和黄锦的时间就有点长了。

  “曹公子,聘礼都已经和亲家公清点好了。”媒婆笑着从后面走出来。黄胜宗跟在她后面,也点了点头。

  “好,那就好……”曹思明回过神来,笑着起身:“祖父、祖母,伯祖父,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卯初,我准时来接你们。”

  “哟,这么快就走,留下吃顿饭撒。”陈氏拉着媒婆,客气地说了。

  “呵呵,按规矩,可是不能在这里吃饭的。”媒婆笑着道。

  “哎呀,我们讲那么多规矩干什么,辛苦跑一趟,哪能不吃饭就走呢。”陈氏接着说。

  “规矩还是不能破的。”媒婆道。

  这规矩还是有意思,俗语道,抬头嫁女低头娶媳。按规矩男方提前下定,女方是不管饭食的。黄锦自从知道这规矩后,就一直纠结了好半天,这种规矩也太有点不近人情了吧!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就坐上了马车,浩浩荡荡地,到袁州府参加曹思明和黄桂菊的订婚宴了。曹家派来了四辆马车,这马车自然都是曹家自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