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儿,娘把话说前头了。咱家的日子才过好一点,我不会把你这么早就嫁出去的。而且还要多攒点嫁妆……”何氏道。

  也许你会奇怪,这封建时代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氏犯得着一本正经地和两个女儿讨论他们的婚事吗?确实,这个时代,子女在婚事上都没有发言权。但这一点在黄家不同。

  这近一年来,黄家已经养成了相当民主的家庭氛围,凡事都是开家庭会议商量的。长久形成的习惯,让何氏自然而然地和两个女儿讨论他们的婚事起来。

  “娘,我听你的。”黄钰脸色依然有点红,但还是大大方方地说道。

  “哈哈,也不是说不给你找,遇到好的,咱先定下来,别给耽误了。”何氏笑着说。“娘把话说前头,你们两个的女婿,都会听取你们的意见。咱家不兴那瞎眼婚姻……”

  “好吧,好吧,娘,说这些还早的很呢。”黄锦道。

  娘几个又说了会闲话,就去睡了。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

  “来了,来了。”

  随着陈氏的声音,黄胜宗、彭氏、黄汉和、黄汉生、甘氏等人,就从后厅走到了前厅。黄桂菊在黄香莲的搀扶下,也娇娇怯怯地红着脸走了出来。

  黄桂菊和曹公子的定婚宴定在了明天,但按规矩,今天曹公子是要亲自上门来“下茶”的。这下茶其实就是下聘,这是男女成亲相当重视的一道程序。

  今天是个好日子。无论是大房、二房,大家都不是家常的装扮,尤其二房的各位女眷,看得出是仔细打扮过的。黄桂菊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的,脸上薄施香粉,淡扫蛾眉。头上斜斜地插着一支牡丹步摇,身上则是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绣花褙子,长长的裙衫拖地,还真算的上人比花娇。

  彭氏和黄胜宗他们一出门,都脸上带笑,往大门外去迎接客人,黄桂菊则是在正屋门口停了下来,半倚在门框上,一只手还搭在黄香莲的肩膀上。

  对于黄桂菊,黄锦本身谈不上多喜欢。自从黄桂菊害黄锦差点摔死的事情闹出来后,黄桂菊相比之前,在这个家里沉默了很多,也低调了很多。平日里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将自己的绣房,变成了“深宅大院”。

  当然,作为名义上的堂姐妹,黄锦愿意抛弃过往的仇恨,祝福她能得到幸福。毕竟一个孤女,在这世,除了指望夫君,真的就别无他法了。

  “大姐,你今天穿的可真漂亮。”黄锦笑嘻嘻地走过去,主动和黄桂菊说话。

  黄桂菊略带惊讶地看了黄锦一眼。也怪不得黄桂菊惊讶,黄锦平日里几乎没有叫过她。

  “嗯,谢谢你,锦儿。”黄桂菊也不傻,当下反应过来,黄锦这是在设法冲淡她的不自在。

  黄锦正要开口说话,黄汉和他们就陪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个年轻的,中等身材,面容白皙,一身锦缎长袍上金丝银线,华丽非常。他走到院子当间,抬眼看见了黄桂菊,顿时眼睛一亮,加快了脚步。

  不用说了,这个人肯定是黄桂菊的未婚夫曹公子曹思明。曹思明一副斯文儒雅的样子,头戴纶巾,三两步,就到了黄桂菊跟前。

  “桂菊……”

  黄桂菊待曹思明走近,含羞带怯地看了他一眼,娇滴滴地福了一福。

  “咳……”彭氏在一旁假装咳嗽了一声。

  黄桂菊和曹思明就双双脸红了起来。

  ?R酷匠网正版首发

  “曹公子……你先忙,我进屋去了。”黄桂菊的小脚,步步生莲地转身回去了。而曹思明则目送着黄桂菊进屋了,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眼光恨不得粘在她身上。

  “哎呀,曹公子,还是先办正事吧。”穿着大红团花的媒婆,一脸喜滋滋地,适时出声提醒道。

  终于来了。亲身见识一回古代的婚礼习俗,黄锦那八卦好奇的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这时代的婚礼,果真比较繁琐。黄桂菊虽然不是曹思明母亲朱氏心仪的媳妇,但拗不过儿子,只好高高兴兴地、隆重的筹备着。今天这媒人,请的还是官媒。

  黄锦也是现在才知道,古代的媒婆,分为官媒和私媒。

  官媒是代表政府行男女婚姻之事的机构,即官方的婚姻介绍所。官方的媒人,古代称作媒官、媒氏、媒互人等,最早出现在西周。据《周礼·地官·媒氏》记载:“媒氏掌万民之判(即婚配)”。私媒则是我们熟悉的媒婆形象,但古时私媒做成的婚姻也还是要到官媒处登记,接受官媒的监督,才符合国家法律的规定。

  时下,一般点的人家,都是请的私媒。只有讲究点的大户人家,或者对这门亲事格外重视,才特意请官媒保媒。

  曹思明和黄桂菊的婚事,一切都采用最传统的流程走。十一月中旬,官媒曾经上门,要了黄桂菊的庚帖,合婚了。

  合婚是议婚的第一步,也就是拿双方生辰八字,去卜馆请算命先生合算两者的八字有无冲克。男家收到女方八字后,不能马上去合婚,要把八字放在灶君牌位前的香炉底下,俗称“压草书”,倘若3天之内家中有打破碗、摔坏杯子这样的小事发生,就认为女孩的八字有不祥之兆,议婚就此作罢。如果3天内家中平安无事,方可请算命先生合婚。同时,也要看生肖属相,如属“羊”的不能配属“虎”的(羊入虎口),属“龙”的亦不能配属“虎”的(龙争虎斗)。

  “合八字”通过后,就是“下定”,而这次定婚,这是议亲的第二步,也就是俗称的下聘。而今天曹思明就是来下定的。

  长长的礼单,足足三十六抬的定礼,在七里江算的上是头一份。这时代的聘礼,按常规,有白银一锭,金如意一只,取意“一定如意”,另有魁栗、蜜枣,或加香棱、龙凤喜饼等,以示丰盈。茶叶也是主要聘礼,俗称“茶礼”,因为茶苗不可移植,移而不复生,体现了旧时妇女“从一而终”的道德观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