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他们提的建议,俞县令基本上都采纳了:首先,由官府出面,征调了二十名榨油的老师傅,集中到白竹镇外一个临时搭建的大榨油坊里。这榨油坊征用的是一个刘姓员外的大谷仓。这谷仓面积很大,可以同时容纳四五十个人操作。

  里正苏正章,则发动各村村正,每天到村里宣传,发动各家各户去捡茶子。因为此次捡茶子,出的工钱高,因此大家的积极性很高。不到二十天的功夫,就从各地运来、汇集了上十万斤茶子。

  为了方便,这次的事情,大本营就安在了白竹镇,丁管事原本就和廖先生熟识,因此,在征得了黄家的同意之后,他带着十几个家丁,临时在况宅住了下来。

  所以,这段日子,黄锦一家也住到了白竹镇,主要负责打理日常的吃食,黄仲谦则一直忙里忙外,负责协助丁管事收茶子。

  “黄三爷,这么多茶子,晒也要晒几个月吧?”这一天,丁管事愁眉不展地拉着黄仲谦说道。

  “唉!是呀,这天气越来越冷了,把茶子晒干、挑拣,是个费工夫的事。”黄仲谦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外面忙碌的人群。这段时间,何氏有空就带着一群妇女,把晒好的茶子将茶子壳、泥沙等挑拣出来,以便好榨油。

  何氏的旁边,坐着穿着夹袄的黄锦,她扎着双丫髻,头上的红丝带随风荡来荡去,显得异常可爱。

  “锦儿,你来一下。”黄仲谦突然心中一动,喊道。

  黄锦抬头看了一眼黄仲谦,收拾利落后,起身到了况宅的议事厅。“爹,什么事情?”

  “锦儿,茶子要晒好才能榨油,可你看最近都是阴天。有没有办法快速把茶子晒好?”黄仲谦当着丁管事的面,就问黄锦。丝毫没有觉得遇到难事,向自己的女儿求主意,是一件多跌色的事。

  跌色就是失了面子,失了身份。

  “这……爹,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黄锦看了一眼丁管事,犹豫着道。

  “黄三姑娘,有什么法子尽管说,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丁管事道。

  “嗯,我听说北方有一种炕,冬天人睡上面,不会冷。我就想,能不能把炕的火力加大,这样就可以烘干茶子了……”黄锦道。

  其实这几天黄锦也一直在想,如何找到一种方法,快速烘干茶子呢。想到想去,可能只有炕能解决了。只是前世黄锦是南方人,对于炕这种东西,只听过没见过,它的具体威力更是不了解。所以说的非常犹豫。

  “哎呀!我咋没想到呢!”丁管事突然站起来,叹了口气。“嗯,还是三姑娘您点子多。用火炕烘干茶子这一招,确实可行!”

  “炕?这东西是啥样的?咱都没见过啊!”黄仲谦说道。

  “不用担心,用炕确实可以。”丁管事道。“枉我为北方人,居然没有想到这个法子。黄三爷,我下去安排了……”

  丁管事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外走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和黄锦一家已经混的相当熟了,彼此之前也相当随意。丁管事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也没啥架子。所以黄仲谦他们一开始对他非常恭敬,但随着相处日久,也渐渐地把丁管事当普通人对待了彼此之前,少了尊卑,多了亲密。

  “锦儿,炕这东西爹在书上也看过。就是真不知道这效果咋样。”黄仲谦待丁管事走远,似是和黄锦说,又似是自言自语道。

  “爹,放心吧,丁管事刚不是说了吗,这东西肯定能行的通。”黄锦笑着道。

  “嗯!还是你这丫头点子多……”黄仲谦哈哈大笑道。

  …酷‘匠=f网P唯%一g9正3Y版,D?其;,他。都是TA盗{s版

  丁管事做事的速度很快,两天时间就在白竹镇找到了合适的房子,搭起来数十个炕,专门用来炕干茶子。

  ……

  连日的操劳,让何氏颇有些吃不住。当一切步入正轨后,何氏就带着黄锦、黄钰和小六回了七里江。

  “他爹,你跟着丁管事。家里还一堆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临走,何氏反复叮嘱黄仲谦。其实,此次黄家在贡品采购中所承担的也就是一个打下手的角色,具体的事情,都是俞县令和丁管事定夺。

  当然,何氏之所以急着回七里江,也是有原因的。

  眼看着快到腊月初六了。腊月初六是黄桂菊和曹公子订婚的大日子!何氏作为三婶,也作为二房的女主人,此时是必须要到场的。

  腊月初二,何氏带着黄锦他们几个孩子,急匆匆地赶回了白竹镇。

  “娘,你说,曹公子他们的聘礼厚不厚?”吃过晚上,母子几人围坐在一起,黄锦突然想起问道。

  “这谁知道呢,厚不厚的,初六就知道了。”何氏笑了笑,“曹公子家家境很好,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何氏看了看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尤其是默不作声的黄钰,心中一动,就说:“钰儿,等过了年,也该给你……”

  “娘!”黄钰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

  黄钰虽然才十一岁,但这个时代,普遍早婚。一般男孩子十五六岁成亲,而女孩十三四岁就成亲了。一开始,黄锦打听到这个事情,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消化过来。十三四岁就结婚,这可是赤裸裸地童婚啊!她可不想这么早就结婚。

  听到何氏和黄钰的对话,黄锦这才发现:过了年,黄钰就是十二岁了,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就已经可以谈婚论嫁了。遇到合适的,甚至过个一两年就成亲了。

  “娘……我姐还这么小,你舍得这么早就把她嫁出去。”黄钰笑着道。

  “锦儿,你说的啥呢?”黄钰的脸更加红了,“啥嫁不嫁的,我才不要呢。”

  “呵呵,傻孩子,这人哪能不成亲呢?”何氏笑着接了过去,“只是娘确实舍不得你嫁那么早。咱家才过一段时间的舒心日子,我也想留着你多享几年福。”

  “是呀,娘,你说的有道理。”黄锦点头。这女儿嫁出去了,就成人家的媳妇了。这个时代,媳妇普遍没啥地位,上要伺候公婆,下还得看七大姑八大姨的脸色,想想就头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